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國兩制的完美演繹

2019/6/11 — 12:50

二零一九年六月九日晚上,我和絕大多數出席六九大遊行的百多萬人一樣,在家中沖個靚涼,開個冷氣,休息一下,在網絡瀏覽早前百萬人空巷的震撼影像,心中默禱港共政權稍作讓步。

可惜,手中的凍飲才喝到一半,已傳來第一個不算好的消息:在廿三條倒戈的自由黨,已被西環馴養成乖寶寶,率先表忠歸隊,然後是 777 傀儡政權宣布,送中草案如期二讀,百萬人的怒吼猶如輕風吹過,林鄭依如故我的送香港到斷頭台。當我們這些成年人,在高床軟枕上沮喪之際,一群不認命、手無寸鐡的人,郤在金鐘面對警方荷槍實彈的速龍部隊。

留守在金鐘的人,有盡職的記者,有操普通話、痛罵警察不仁的大媽,但主要的,還是一群年輕人:我們香港的年輕人!我這個沒有用的大人,只是懦弱的在網上看直播(正常想知道真相的人,都不會看 CCTVB 吧?!)

廣告

當時,警察首要驅趕的,竟然是記者,網上的留言變得躁動,哀求記者不要離開,因為大家都擔心,警察會大開殺戒。是的,這已不是政權移交前,在香港黃金十年時受各國欣羨、高效又幹練的香港皇家警隊。直播所見,個個殺氣騰騰。當年傘運,場上總有一些愛護市民好警察,但六月十日凌晨,沒人有半分慈眉善目,你看被同僚錯手打傷的那位,就明白當中沒有手下留情這回事。

網上總有些人說:亂就唔好、搞事就唔好……但在直播所見,留守的年輕人其實很有傘運的素養。他們在遊行後留守,然後只是試圖以雜物築路障,口中清晰叫着反送中的口號,但並沒作出極端的衝擊行為。相對之下,警方的動作兇狠百倍。有時覺得,香港的示威者真的把特區警察慣壞了,因為他們都和平理性,警方自然手到拿來,更把他們塑造成悍匪般,在公眾面前耀武揚威,結果到遇上真正的悍匪,香港警察通常都表現得頗窩囊。

廣告

到底是誰做成這場騷亂?如果政府在市民遊行後的反應,是撤回或押後惡法,我深信留守金鐘的人,定會像我們這些錫身的成年人一樣,回家好好睡一覺。但政府卻依如故我,要把香港的未來毀了 — 那是屬於他們的未來;就像一個房東要把住客送給惡霸強暴,無論她怎反抗,都要推她出去,毀掉她一生,拼死反抗很正常。但是他們真的拼死,卻不怎麼反抗,看到年輕人把性命都豁出去來保護香港,怎能不心酸。

不過,在看直播時,我有個有趣的發現:在各個直播的網媒之中,每台平均的收看人數約二千多人,但香港電台就有過二萬人收看。而且,該台的留言,主要是來自台灣的觀眾。他們對年輕人和那位痛罵共產黨的大媽的熱血,都顯得很憂心,對香港被共產黨劣化而感到婉惜,不少台灣朋友更一直留言為那些年輕人打氣。

事到如今,傀儡政權強推惡法,無視多國出言阻止,百萬人上街反對,年輕人不惜以生命來換取自由……這一切一切,台灣以至全世界的人均清清楚楚的看在眼裡,警方一棍一棍打在孩子身上,也把「一國兩制」這個紙紮招牌打個稀巴爛。

如今,不少人要 777 下台來平民憤。到這裡,我倒有點同情她。當百萬人史詩式大遊行後,自由黨率先歸隊,大家認為是林鄭的力量嗎?我想,現在辭不辭職,根本不由她說,尤其西環及北方已開始放風,指是林鄭為領功獨斷獨行云云,全是共產黨七十年來用完即棄,先頂罪、後割蓆,再要來個青天老爺除奸官,令市民感恩載德的慣常技倆。林鄭的悲劇結局,已差不多定調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