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國兩制走了樣

2015/12/30 — 10:44

香港一景 (資料圖片)

香港一景 (資料圖片)

梁振英名副其實是「陀衰家」的天煞孤星,說什麼便衰什麼。先後得他誇讚和倡議香港應予學習的天津和深圳,今年便先後出現人為大災難,徹底暴露了紅色官僚資本獨裁專制下,無權無勢的老百姓只能淪為芻狗,死了也不知道是什麼一回事。

今年本是例行公事的上京述職,任內除了大搞政治鬥爭、挑撥族群矛盾便一事無成的689,亦因中央刻意低貶其所謂「超然地位」而坐歪,不可再與國家主席和國務院總理平排而坐,平白讓中共趁機向全港市民以至全世界宣告「一國兩制」已經名存實亡,所謂維持「五十年不變」的「兩制」,只能從屬權力永遠不容分割的「一國」;所謂「港人治港」不單無聲無息地消失了,香港未來的發展和定位,亦只能是李克強所言的「應抓住國家『十三五』發展的大機遇,進一步做好香港與國家戰略對接,提升香港在國家和國際經濟格局的地位」。

奇怪的是,「一國兩制」和「港人治港」被矮化和取締,在本港政界和民間竟無多大反響,連自詡「香港有當然主權」的所謂「革命建國本土派」和「城邦本土派」均默不作聲,可見本港政黨政客的水平低劣,目光如豆,只見樹木,不見森林,實教港人難以寄予厚望。

廣告

習近平在聽取梁振英述職前,特意對傳媒公開講了一番話,說「香港在『一國兩制』實踐出現新情況,香港與國際社會也有一些議論」;又指「中央在貫徹『一國兩制』方針有兩大堅持:一是堅定不移,不會變、不動搖;二是全面、準確、確保『一國兩制』在香港實踐不走樣、不變形,始終沿着正確方向前進」,究竟發放了什麼政治訊息?

共產黨真是詭辯專家,精通語言偽術,往往教人摸不着頭腦。從語意邏輯上來說,香港既然在「一國兩制」實踐上出現了「新情況」,教香港和國際社會有所議論,那麼就是「走了樣」、「變了形」,而中央若要「全面、準確、確保『一國兩制』在香港實踐不走樣、不變形」,就必須撥亂反正,否則一切都是白說的廢話。

廣告

根據黨媒《大公報》翌日題為〈『一國兩制』有主次,一張桌子見端倪〉的社評之解讀,所謂「走了樣」、「變了形」的「新情況」就是梁振英任內出現長達79天的「佔中」(中共官方一直只稱「佔中」,不會採用「雨傘革命」、「雨傘運動」或「佔領行動」的說法,當然有特別政治含義,因為在佔領行動期間,習近平與奧巴馬在亞太經貿會議期間召開的中美高峰會,已就事件的定性取得共識,即佔領行動並非中共和土共內部極左派所指的外國勢力策動的「顏色革命」,而只是「大規模社會違法事件」;罪魁禍首絕非由一開始便反對杯葛唱淡破壞佔中的所謂「勇武本土派」和「城邦本土派」,而是一介書生戴耀廷,不然中聯辦便毋須發動和組織全面清算港大法律學院的陳文敏和戴耀廷的行動,以至乘機槓上開花的689,死心不息都要委任仇視港大的李國章出任港大校委會主席了),結果連曾經對「一國兩制」和「港人治港」存有幻想的主流民主派和廣大市民也夢醒過來。港人幾十年來堅持的民主路,已經走到盡頭,前路茫茫,走不下去了。

問題是,誰令香港出現了「新情況」、「走了樣」、「變了形」?還不是中共和土共內部主張「一國」壓倒「兩制」的極左派,以及他們力主以「幹部治港」代替「商人治港」和「公務員治港」,因而抬捧顢頇無能的梁振英上台執政種下的大禍嗎?

如果真的已經集大權於一身的習近平認為「重發展、保穩定、促和諧,是香港廣大市民的共識」,也指明是「特別行政區主要任務」,就不能光說不做,而應該當機立斷,即時把在UGL事件上涉嫌貪污受賄的梁振英「雙規」法辦,解除職務,並且撤銷由主管港澳事務的張德江一手炮製卻無人認頭的「白皮書」,以至違憲違法的人大8.31決定,還港人對「一國兩制」和「港人治港」的信心。否則,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惟恐天下不亂的689及其黨羽一日僵而不死,就會伺機作亂,不斷製造議題,挑撥社會矛盾,香港就只能一天一天亂下去、爛下去,直至死亡。

 

原刊於信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