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地兩檢引狼入室

2015/12/22 — 16:40

高鐵香港段總站設計概念圖  (圖片來源:高鐵網站)

高鐵香港段總站設計概念圖 (圖片來源:高鐵網站)

蓄意加速港中融合的廣深港香港段高鐵工程不斷超支,封頂屢破,進度落後,官商勾結,掠奪公帑,污染環境,地產霸權,早已引起全港市民公憤。既是權貴資本主義下財經犯罪的實例,也是中國天朝主義下赤化香港的陽謀。港人坐看共產黨和地產黨狼吞虎嚥,義憤填膺。然而,沒有最離譜,只有更離譜。12月15日,以梁振英為首的港共政權竟然宣佈,在高鐵香港段通車後,只能接受「一地兩檢」,嚴詞拒絕「兩地兩檢」,強迫大家必須接受中國大陸的海關、檢疫、出入境公務人員,在未來香港西九龍高鐵站的特定區域內執行中國大陸法律,變相在香港境內劃出一塊赤化特區,重疊適用香港法律及大陸法律。是可忍,孰不可忍!

原本「一地兩檢」早有國際實例。例如乘客在法國巴黎北站搭乘歐洲之星列車前往英國倫敦,就會在該站出發前先接受法國和英國公務人員的「一地兩檢」才可到月台登車(當然我們未聞法國必先修改法蘭西共和國憲法去配合這種「一地兩檢」)。那麼,為何今天香港人要如此激烈反對在未來香港高鐵站內實行「一地兩檢」?

廣告

這不是憲法問題、法律問題、主權問題,而是究竟這是「文明接通文明」抑或「野蠻闖入文明」的根本問題。法國人可以接受英國公務人員在巴黎北站特定禁區內執法,因為大家都是文明人;香港人偏偏就是不願接受中共公務人員在香港高鐵站特定區域內執法,因為那些都是黨的人。香港人就是對中共執法人員不信任、不接受,因為這些人往往說一套做一套。

憂慮在於中共以武力為後盾,藉著把大陸法律延伸至香港的機會,在香港境內炮製各類冤假錯案,架空香港司法救濟。以被中共囚禁的香港出版人姚文田為例,如果這類人士日後在香港西九龍高鐵站特定區域內出現,中共官員即可照樣插贓嫁禍,聲稱閣下走私,拘捕後立即坐高鐵押送北上,判囚十年。需知道某君明明身在香港,尚未離境,但卻可被共幹生擒後人間蒸發。中共當局甚至可能在該特定區域內設置行政拘留室、刑求審訊室,黑頭套、無影櫈、辣椒水、冰塊、火烙、刺針,極盡無法無天。凡此種種,任憑香港市民、議員、官員、執法人員如何吶喊反對都沒有用,因為大陸公務人員聲稱自己正在「執行」中國法律,不容大家說三道四,完全凌駕香港司法。在這種意義下,早前被中共拒絕入境的「加拿大小姐」林耶凡,總算是幸運兒。

廣告

先例一開,後患無窮。紅磡直通車站、中港客運碼頭、赤鱲角機場、中環解放軍碼頭、中聯辦大樓、央企寫字樓,以後可以依樣畫葫蘆,處處都是「一地兩檢」,撒豆成兵,共幹南下,香港完蛋。這些正是大家堅決反對「一地兩檢」的根本原因。

想深一層:台灣會允許中國官員從廈門渡海到金門,從福州渡海到馬祖,實施「一地兩檢」嗎?中國會允許北韓官員從新義州操過鴨綠江在丹東市「一地兩檢」嗎?約旦會允許伊斯蘭國暴徒團員跨出其佔領區而在約旦國土上「一地兩檢」嗎?獨裁野蠻國家不得染指他邦,這是普世常識。本應知恥知止,如今知難而進,簡直蠻橫無理。

在海關、檢疫、出入境方面,香港與中國應有清晰區隔,區隔就在深圳河,不在西九龍高鐵總站一隅。西九龍高鐵總站整體,以及尚未跨過深圳河的香港高鐵路段整體,都是位於香港境內,由香港納稅人出資,既不應割讓、奉送、租借給中國,也不應放任共幹執行黨法。這是文明社會抗拒野蠻暴政的應有態度。

解決方案何在?兩地兩檢。深圳市福田站、位於龍華的深圳北站、廣州南站,均應由大陸政府斥資擴充辦公面積,例如口岸設施及安檢站,用作大陸方面海關、檢疫、出入境檢查用途。這個強國,沒有錢嗎?沒有人力、物力嗎?隨便抓個貪官,清算一下貪贓,早已綽綽有餘。不為也,非不能也!

有人還說因為福田站在地底,因此做不了擴充工程。有人更說大陸當局已經擺明表示不會這樣做。難道這不是笑話嗎?一切事在人為!況且,對於香港人來說,興建高鐵非吾願,得寸進尺正無賴。兩地兩檢本是常態,大陸政府應該自掏腰包全力實現之,貫徹「誰要做、誰出錢」原則,而非慷香港人之慨,進而搬出一地兩檢這把大刀架在香港人頭上,加速港中溶合,共幹撒豆成兵。

梁振英聲稱:中國大陸大多數有高鐵站的城市,站內不設海關、入境等口岸設施,所以在這些城市實施「兩地兩檢」完全不可行。這是理由嗎?這是從「沒有」跳躍到「不可行」的無效論證。按照他的邏輯,香港高鐵站本身一開始根本沒有「一地兩檢」的海關、入境等口岸設施,為何現在卻說「一地兩檢」完全可行?香港高鐵一開始根本就不存在,為何現在竟然蓋了起來?顯然前後矛盾,身懷政治任務,不惜自欺欺人,可以休矣。

又有人提議:在由香港駛往深圳的高鐵車廂內,允許大陸官員檢查旅客。但是這種做法不僅在時間上不可行,而且那路段的大部分路程都是位於香港境內。高鐵車箱絕非香港法外之區,始終不應允許大陸官員執法。

另有人估計:65%乘客以深圳為終站,35%乘客以中國大陸其他城市為終站,因此兩地兩檢將會為後者(非前者)增加時間成本,高鐵使用效率大幅降低,甚至形同虛設云云。這種說法很可笑,擺明告訴大家:兩地兩檢影響乘客的比例其實相當小。更重要的是,關於這35%少數乘客,我們可以拿高鐵跟其他交通工具作一橫向比較。質言之,從香港進入大陸任何城市的交通方式,例如直通車、船舶、飛機、汽車,從來都是實施兩地兩檢,所以「兩檢」的時間基本上是恆定的,高鐵亦然。而如果實施兩地兩檢,高鐵都竟然不比直通車、船舶、飛機、汽車更快到達國內目的地,那麼這肯定是「高鐵無用」的問題,而不是「兩檢礙事」的問題,更足以證明高鐵自始至終是一個大白象工程,形同虛設,劫掠公帑。

至於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聲稱正在研究,在一地兩檢的必要前提下,可否把大陸有關海關、檢疫、出入境及其他法律增補到《基本法》附件三,使之成為香港法律的一部分。此論一出,港人譁然。這是繼推出「一地兩檢」得寸進尺之後,港共集團再次企圖得尺進丈,用心相當險惡。袁司長,你有聽過法國政府為了在巴黎北站實施「一地兩檢」,而把英國的海關、檢疫、出入境及其他法律增補到法蘭西共和國憲法當中嗎?港共政權賊相畢露,狼嚎不絕,不值一駁。這些從來不是法律問題,而是常識問題,但偏偏很多人就連常識都沒有,就去當官讀稿,簡直可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