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地兩檢變身走私快線

2018/4/12 — 20:49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1. 上文提到西九一地兩檢會出現司法管轄重疊的混亂局面,今次同大家講另一個極端:西九一地兩檢會製造一個中港兩邊都管不到的走私快線。立法會審議一地兩檢條例期間,不少民主派議員都提出石崗車廠有可能成為邊界漏洞。我之前曾經聽譚文豪議員講過他對石崗車廠的擔憂,這兒綜合各方意見介紹一下問題所在。

2. 講走私之前,先講解一下西九一地兩檢對於中方和港方的管轄範圍搞得有幾複雜。首先,在深圳河以北的路軌,當然係中國大陸管;而深圳河以南的路軌,當然係香港管。西九總站呢,月台及中國大陸關口就中國大陸管,香港關口同地面大堂就香港管。

3.那麼在深圳和西九總站之間的旅客怎麼辦?政府想到凡是在兩者之間營運的列車車廂都算中方管,使得乘客在整個旅程都在中方管轄範圍之內,直到在西九總站正式出境中國和入境香港為止。不過,高鐵軌道除了營運的列車,也有不營運的列車,例如從送回石崗車廠的列車。因此,同樣從西九出發,開往深圳的列車車廂就會被視為中方管轄,但開往石崗車廠的列車車廂就會被視為港方管轄。

廣告

4. 漏洞來了:假設有人要從中國走私往香港,可於深圳把違禁品放在列車暗格。列車的所有旅客在西九落車後,只要一開車前往石崗車廠,全抽車都會在法律上進入港方範圍,當中所有的人和物就會完完全全繞過了中港雙方設於西九站內的海關。對於一些只在中國大陸有出境限制,在香港境內卻沒有管有限制的物品,這就是上佳的走私途徑,因為涉事者要承擔的法律風險比在羅湖帶過關要低得多。如果有人要把高鐵變成走資快線,可以安排把大量現金放在高鐵暗格,然後等列車到達石崗車廠後由一位做內應的港鐵職員取走。雖然這位港鐵職員要冒被港鐵發現的風險,不過儘管從中國大陸出口大額現金有限制,在香港隨街拿著幾百萬人民幣卻不犯法,所以如果他僅僅於石崗車廠被搜出大量現金,本身不足以入罪。

5. 同樣的做法,反過來也可以。在香港隨街拿著十桶奶粉是不犯法的,只有拿到海關出境的時候才算。要避過海關,同樣可以收買港鐵職員在石崗車廠把奶粉收藏在列車暗格,只要列車一開到西九開始載客,便繞過了中港海關入境中國,之後再安排旅客從暗格取出奶粉即可。當然,道理上港鐵可以在石崗車廠的閘口檢查每一位入內的員工,但還是那句話:在香港隨街拿著十桶奶粉是不犯法的,即使發現了也無罪可告。再者,還有很多不是那麼容易發現的違禁品可以混入石崗車廠,例如象牙手飾。而由於這些物品同樣是管有本身不違法,只有帶過境才違法,所以即使在石崗車廠入閘時被發現了也沒所謂,那位港鐵員工大可以說他就是喜歡帶象牙手飾上班。仲有iPhone呢,港鐵冇理由唔俾帶iPhone返工嘛?

廣告

6. 政府對此的官方答案,是港鐵有責任在列車來往石崗車廠前清空車廂。問題是每天列車這麼多,有可能每列列車的每個暗角都查得清楚嗎?當漏洞是這麼明顯,而犯案風險相對低,會試運氣的人就很可能會出現。這條走私快線,完完全全是基於西九一地兩檢的司法混亂而生的。如果改用真正的深圳灣模式,在福田和深圳北做一地兩檢就沒有這些問題了。政府為了西九一地兩檢自找麻煩,何必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