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地兩檢」安排的核心是「信心」問題

2017/7/25 — 8:09

資料圖片:高鐵

資料圖片:高鐵

巴黎的火車北站,就在市中心區的旁邊。從那裏每天都有很多人乘坐「歐洲之星」火車往返倫敦和巴黎。進入站區的專屬通道之後,便是英國的邊境管制區,在那裏進行入境手續之後,就等同進入了英國國境,車行途中雖然一大片都是法國的領土,但通過了海關之後,在車廂之內就已經等同了進入了英國的國境。特區政府想像中的高鐵「一地兩檢」,在觀念上可能其實就是這一種形式。

如果在英法這兩個司法管轄權獨立的國家,都可以達成這樣的協議,利便他們的旅客,為什麼在香港,幾乎可以肯定是以同樣邏輯來安排的「一地兩檢」會構成這麼嚴重的問題?為什麼甚至會成為林鄭月娥這屆政府上任之後第一個最重大的政治炸彈?

毫無懷疑,造成今天一地兩檢爭議的一個主要的法律原則問題。但不盡然是法律原則及相關的技術性問題,而是不少香港人確實覺得這一種安排會進一步破壞一國兩制。在這裏有一個有由國內公安邊防人員執法的特殊口岸,涉及的也不單純是邊境管制問題,而是對國內司法制度及執法人員的信任問題。令香港人感到受威脅。而所謂的「威脅」,也不單純是個人安全和權利的問題,而是提升到一國兩制這個保障香港獨特社會地位的制度會不會因而受到破壞。

廣告

可以想像,香港如果要有高鐵,一地兩檢的安排就無可避免,否則建設高鐵便會變得毫無意義。也可以想像,如果回歸之後一國兩制的落實,可以讓香港人對香港社會維持原有的制度及生活方式不變充滿信心,那這一個三十多年前制定基本法的時候沒有預計到的需要,可能便不會成為一個政治炸彈。

一地兩檢問題的爭議的核心,說穿了,除了是法律問題需要解決之外,更重要的其實是信心問題,是香港人對國內那一種制度及對中央政府的信任問題。

廣告

由九七回歸過渡期,到回歸這三十多年之間,香港人對基本法及對中央如何處理一國兩制的信心,可以說是不斷下跌。只要不再自欺欺人,誰都會清楚知道這是熟令致之。涉及法律的基本原則,需要隨着時間及發展而作出調整,而在法律執行的技術細節上,更沒有可能完全一成不變。因此今天要為三十多年前沒有人想像到的高鐵發展,進行法律的技術性的調整本來應該是順理成章的事,就算要因此而對基本法作出適應化,有可能是無可避免的。

但現在問題已經不是單純的法律原則適應化問題,也不是在香港境內設一個由中央政府租用的邊境管轄區在技術上是不是可能的問題,而是在回歸之後這一段時間之內香港人對中央政府信心越來越薄弱的問題。

要解決技術問題相對容易,要化解信心疑慮卻不是三言兩語可以產生成效,特別是在中央政府一再破壞基本法,一再違反在回歸討論及安排期間對香港人作出過的承諾這個大政治背景之下,這一種不信任便更加沒有解決的基礎。

可以想像,中央政府也會與以往面對所有問題時一樣,保證會完全準確依照一國兩制原則來辦事,認為香港人沒有什麼需要擔心的。也可以想像,當一地兩檢的具體方案提出來之後,中央政府及特區政府都會統一口徑,把那些對一地兩檢安排提出質疑的所有人,打成「別有用心」、「仍然留戀殖民地的思維」、「抗拒中央」、甚至是也「一貫反中亂港」這一些政治標籤。

也可以想像,特區政府可以把一地兩檢相關的法律安排做到很好,做到在法律上就算仍然有爭議,但在法律的操作上卻不能作出有力的挑戰。而且,只要中央政府及特區政府下定決心要做,有什麼做不了?大不了就再一次要求人大釋法也非無不可。

但問題依然是那一個,為什麼香港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流失得那麼快?為何港人對中央政府的信任會如此低落?為什麼一個在英法兩個主權獨立國家之間都可以達致的安排,在中央和特區政府之間反為是一個令人難以安心的威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