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地兩檢】邵善波:人大是香港最高權力機構 決定不能挑戰 與英國國會無根本差別

2018/1/3 — 11:58

有「左王」之稱的前中央政治策組顧問邵善波,今日以「新範式基金會總裁」名義在《信報》撰文,力撐人大常委會就一地兩檢的決定合憲。邵善波指出,2014年的一國兩制白皮書已闡述,中國憲法與《基本法》雙雙構成香港的憲制性法律基礎,「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也是香港的最高權力機構」,而且包括法院、政府、立法機關都要遵守,不能挑戰。他認為人大常委會與英國國會的性質和權力範圍,沒有什麼根本性的差別。

他認為,反對一地兩檢因政治分歧不願承認人大地位,今次爭議根本不是「法律觀點的差異」,促反對者應向社會交代。

邵善波指出,《基本法》起草過程中,當時代表法律界的諮委會委員、資深大律師張健利,提出一個「四角原則」(Four-Corner Principle),即香港最頂層的憲制性法律,只限於《基本法》文本,任何超出《基本法》文本四角以外的東西,包括中國的憲法及附件三以外的中國法律,在香港都應該無效、不適用,北京的法律專家和官員雖不同意此說,但可能考慮到當時社會穩定等因素,為免引發大的爭論。

廣告

邵善波認為,香港本法律界質疑一地兩檢決定,包括港大法律學系教授的陳文敏的質疑,是基於「四角原則」。

「白皮書已說明   憲法與《基本法》是香港法律基礎」

廣告

他認為,2014年國務院公布的一國兩制白皮書,已對問題有較完整的闡釋,指憲法與《基本法》雙雙構成香港的憲制性法律基礎,「這對香港有什麼實際意義呢?首先,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也是香港的最高權力機構;其次,根據憲法第31條,除《基本法》外,人大常委會也可因應情況和需要,為香港某些特定的具體事務作出法律性的決定。這就無疑否定了『四角原則』。」

邵善波指出,人大常委會的決議成為《基本法》以外的香港法律是有先例的,像對特首的任期、對香港什麼時候可以落實普選行政長官,都曾通過決議作出規定。「所有人,包括法院、政府、立法機關都要遵守,不能挑戰,因為它是主權機關的決定。」邵舉出的兩個例子,均涉及人大常委釋法,惟一地兩檢不涉及任何釋法。

「如果行使最高權力算人治 ,英國也是人治」

他又在文中斥責,一些法律界人士理直氣壯地質疑中國最高立法機關行使權力的方式,認為絕對權力就是人治。他認為人大常委會與英國國會的性質和權力範圍,沒有什麼根本性的差別,「但這些受英式法律教育的法律界人士,不可能不知道英國的國會也是一個擁有絕對權力的機構。英國國會作為行使主權的最高機構,權力大到什麼程度?詼諧的說法是,它只有一件事不能做,那就是不能把一個男人變成女人,意即它的權力幾乎是無限的、絕對的…故人大常委會李飛副秘書長說全國人大常委會一言九鼎,並不奇怪,也不為過。如果行使最高權力、絕對權力就是人治,不是法治,那英國也是個人治的制度了。」

對於陳文敏指人大常委的決定是「行政決定」,邵不點名反駁,這是常識性錯誤。「它所作的決定具有法律效力,是法律體系的組成部分,效力層級高於國家行政法規。…一個有161位成員的最高立法機關,舉行多天的會議,經過對決議草案反覆的討論,並嚴肅地投票表決,竟被說成只是個『行政行為』,如此指鹿為馬,實在不應是一個法律學者會作出的判斷。」

不點名斥陳文敏「指鹿為馬」

邵善波又認為,在香港境內某些地方不適用香港法律、內地法律在香港境內某些地方適用,並不影響香港整體行使香港的法律、內地一般法律不在港適用,不影響《基本法》18條規定的實施。

邵善波認為,此次爭議是個政治爭議,雙方的意見是「政治分歧」,而不是「法律觀點的差異」,更不是因為一些人不了解國家的法律制度、不了解大陸法,「持這些觀點的人是因為他們不願從根本上承認和接受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委會作為主權代表,擁有絕對權力的地位。如此一來,恰恰是這些反對人士,才真正應該向社會清楚交代他們質疑全國人大常委會權力的理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