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場一定會輸仍要打的選戰?

2016/2/19 — 18:34

本土民主前線立法會新東補選候選人梁天琦(圖片來源:梁天琦競選片段截圖)

本土民主前線立法會新東補選候選人梁天琦(圖片來源:梁天琦競選片段截圖)

【文:單飛翔】

如此下去,失去議席是必然結果

2012年立法會新東選舉,民主vs建制得票分別是267,000和198,000,議席6:3,相比其他區策略失敗,戰績是五區最亮麗的。那26萬票,放到今天的補選,首先可以預料黃成智和方國珊會分別取走一些票數。再加上此次不同07年兩太對決,民主建制陣營都是寂寂無名的新星,沒有明星效應推高民主陣營投票率(絕大部分為組織票的建制派受影響極有限),所以假設建制仍取得17萬票,楊岳橋和梁天琦票數加起來也只會有大約20萬。而26位立法會泛民議員,已經有25位表態支持楊岳橋,最後一位黃毓民也已經表示梁天琦沒有勝算。那麼20萬票會有幾多人投給梁天琦呢?兩位候選人繼續相持下去,輸掉議席是無可避免,唯一合理,也是任何人都預計得了的結果。

廣告

為甚麼要打一場一定輸的選戰

廣告

這樣的話,問題便來了。既然本民前,梁天琦,勇武支持者深知一定會輸,而且一定會令楊岳橋輸,為何還要大力助選和攻擊楊岳橋?為何要打一場一定輸掉的戰爭?答案很簡單,這個議席得失根本就不是梁天琦支持者取決勝敗的考量。換句話說,儘管他們在這個選舉中說有勝算,勢在必得,其實是是另有目的,並不是為了「贏」的。

由此衍生另一個問題,既然不是為了勝出選戰,梁天琦支持者是為了甚麼而支持他?

要回答這個問題,可以從選舉結果的影響來分析,就讓我從兩方面闡述:周浩鼎勝出,和楊岳橋輸掉。

周浩鼎勝出,會令勇武抗爭成為唯一出路

首先,周浩鼎勝出對梁天琦有甚麼好處?其實如果有嘗試瞭解勇武派的論述,就能明白一二。其中,勇武派之間有一個流行的想法:「針拮唔到肉就唔會知痛」。

試想,如果周浩鼎勝出,政府就夠票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發言時間,法定人數甚麼的,通通可以改變。屆時拉布將不可能發生,立法會主席和委員會主席可以毫無原因地把議員趕出會議廳,立法會將會「區議會化」,變成建制派遊樂場和政府的橡皮圖章,「議會抗爭」更變成偽議題,因為根本沒有可以賴以抗爭的制度。這能夠解釋為何連人民力量和新民主同盟等比較進步的民主黨派都會支持「保住大局」論。因為作為民主陣營立法會議員這一持份者,沒有了議會就等於沒有了存在意義,他們辛苦掙來的一席就會頓成垃圾,被威脅飯碗而立刻「歸邊」再正常不過。

言歸正傳,修改議事規則對勇武派有甚麼好處?還是那句:「針拮唔到肉就唔知痛」。部份勇武派支持者的心態是,正正是因為議會還有那麼一丁點的制度可以依靠,香港人才想著立法會還能守住最後防線,建制派還未可以為所欲為,所以還可以活在comfort zone,不用參與勇武抗爭。但如果議會真正失效了,三權鼎立的香港一條腿斷裂粉碎了,情況就會大大不同,制度外的勇武抗爭就會變成唯一出路和選擇。對勇武派來說,現在的太平是虛假的,他們有責任拆穿這個謊言,正義地把事實加速呈現在香港人的面前,這樣就會有更多人加入他們的抗爭行動。對他們來說,周浩鼎勝出所象徵的議會失效,是現況下必然的結果。在理在情,令民主陣營輸掉議席,令議事規則被成功修改的「焦土作戰」就是最合理的選擇,是符合自己和「全香港」的利益的。

然後,楊岳橋輸掉對梁天琦有甚麼好處?第一,是準備接下來的立法會五區直選。第二,是對正當性的渴求。第三,是取得更多泛民支持者的支持。

勇武派在打的選戰,是9月的立法會換屆選舉

第一,這次補選不單止是勇武派「試水溫」的機會,而且也是為了接下來的立法會五區直選的策略性部署。有關注2012年立法會選舉的人一定不會忘記,除了新界東選區外,在香港島,九龍東和新界西選區,泛民都是贏選票,輸議席,敗得令人咬牙切齒。因此,早就有人提出民主陣營需要互相配合,以便取得最多議席。

因此,2016年立法會選舉的選戰,其實早在2012年已經開打。想在選舉協調有bargaining power,選票是最有力,最實際的籌碼。因此在2012年取得最多民主選票的公民黨和民主黨,毫無疑問會在每區都分到一席。然而,一票都沒有的勇武派,如果參與協調,肯定不會有任何話語權。如果不顧協調而擅自參與五區選舉,在泛民決意配票的情況下,不但勝算極微,而且還落得「搞搞震冇幫襯」的罵名。值得注意的是,在五區直選中輸掉是沒辦法取得早前討論過,周浩鼎勝出的好處的。因此,在此次補選中取得越多,越大比例的票數,就可以有越大的bargaining power去在協調機制中爭取分配更多的席位。當然,經此一役,你會懷疑勇武派是否還能與泛民協調。但事實上,只要有了選票,到時候即使勇武派沒有直接參與協調,泛民的協調機制也會不得不考慮他們對選情的影響。

本土民主前線自稱勇武派組織,矢言推翻失效的制度,支持使用「相應武力」進行襲擊,又批評立法會的泛民議員無所事事。那麼,他們如何justify自己趟政治渾水,參與最醜惡、最講現實、最依賴制度的立法會選舉?為何要參與他們一直以來都貶之為無用,浪費民主陣營精力,製造太平假象的議會抗爭?他們說,會改變立法會格局和令立法會不再一樣。但既然勇武,勇武不出個所以然之前就說要選立法會議席,實在是奇怪至極。勇武派最喜歡拿外國做例子,可是歷史上就從來沒有見過武力革命支持者在連人都未死一個的情況下,就說要進軍議會的。勇武派經常批評雨傘運動毫無結果,虛耗精力。但如果以同一種結果論來分析,旺角衝突除了傷了幾個警察之外,根本就絲毫沒有造成實際的影響。梁振英都照去放假,真可謂「天下太平」。話說回來,那麼究竟為甚麼梁天琦想得到議席?那就當然是隨席位而來的資源,曝光率,和下面會提到的正當性了。

勇武派也渴望認同

第二,無論是甚麼政治組織,只要你進行社會行動,就需要正當性(legitimacy)。從ISIS到聯合國,他們都需要民意認同才能夠有支持者和參與者。而選票正正是perceived legitimacy的最直接來源。之所以是perceived legitimacy而不是legitimacy,是因為有人選你,不代表他們認同你。正如去年剛過去的英國大選一樣,選民選了保守黨的金馬倫,很多都不是因為認同他,而是在現實政治(Realpolitik)的前提下,為了不出現像上一屆辦事束手束腳的聯合政府,而集中投票給保守黨。然而,挾著選票的加持,當權者卻立刻有了藉口去「代表」選民做出不同的決定,這也是為甚麼我們要拒絕假普選,免得正當性落入中央指派的特首手上。

說回梁天琦,勇武派陣營一路以來都大肆貶斥「顧全大局」,「保住最後一席」等說法,並全本拒絕任何現實政治的講法,反之不斷製造「要投就投一個你喜歡的候選人」,「其他人無權左右你的投票」,「跟着心中所想投票就對了」等等暗設false assumption的輿論,使用種種語言偽術去把楊岳橋渲染為「被迫要投」,「不受歡迎」,「沉悶沒夢想」的候選人,意圖催眠選民令他們對他產生憎惡感,進而呼籲選民拋棄「理性」,呼籲他們「信自己」投給梁天琦。選舉是一個現實和充滿手段的骯髒遊戲,使用這種手段去爭取選票實在無可厚非。但作為選民,如果因這些花招就被蒙蔽的話,未免對不起自己的智慧和批判思考。

那麼梁天琦要那些票數來做甚麼呢?只要得到了一定的選票,本民前和勇武派就可以立即把票數詮釋為支持勇武抗爭的民意,為旺角衝突以至自身提供正當性。有了正當性之後,他們發起其他的勇武抗爭行動就少了憂慮,多了支持。在選戰取得實際的結果也令他們的說法顯得更具說服力,應對那些質疑的聲音時就更理直氣壯了。

口裏說不要,身體卻很誠實

第三,勇武派要得到支持者,而最簡單的來源不是建制支持者,不是中間派,而是泛民支持者。方才提到,勇武派在輿論中貶斥現實政治,把楊岳橋支持者標籤為愚蠢膽小的失敗者,但要說誰是Realpolitik的忠實粉絲,實在非梁天琦支持者莫屬。他們知道把選舉資源聚焦周浩鼎根本幫不了選情,而且這種事楊岳橋早就在幫他們做了。於是,「口裏說不要,身體卻很誠實」,本民前就全力狙擊公民黨,泛民,楊岳橋等方面,因為現實告訴我們,搶楊岳橋的票遠遠比搶周浩鼎的票容易。至於周浩鼎和楊岳橋誰較邪惡,誰當選會對香港有更壞影響,在對本民前利益為最重要的現實政治前提下,這種「道德」抉擇根本就不是本民前以至勇武支持者的第一考慮。盡情攻擊楊岳橋,把其標籤為舊泛民,保守泛民,每一句都是同時在為自己撬來支持者。雖然這顯得部份梁天琦支持者們十分虛偽,不過政治本來就是充滿虛偽和謊言的,本民前也不免於此。支持勇武派是絕對正常的,但被情感蒙蔽而以為他們是絕對無私和正義,則是過於天真了。

在立法會補選中投票,選一個立法會議員

可以說的還有很多,但要了解梁天琦,本土民主前線,以至勇武派的mentality,以上幾點足矣。至於如何投票,實在是選民的自由。個人而言,雖然我沒有票,但如果是我,我會支持一個有理想,有實幹,想去議會入面做一個議員的人去立法會做一個立法會議員。不認同的,請你借鑑失敗了的五區公投。

 

(作者簡介:自由主義者,醫療專業學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