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場假戲真做的選舉,非建制演出了什麼?

2017/2/10 — 12:10

首先,開宗明義,今次「選舉」是假選舉。

理由很簡單,因為在這個香港體制裡,根本沒有任何明文規則確保民意得到正當的表達與規範政府的權力。雖然許多人認為今次選舉中「民意」確實發揮了作用,但這個「感覺」實情源自曾俊華的選舉工程營造得非常巧妙,竟將一場假選舉演成似是真選舉。試想一想,如果今屆特首選舉候選人中沒有曾俊華,只有葉劉與林鄭,大家就只會不斷罵這個小圈子選舉,不會像現在一樣,分成幾個「陣營」爭論應該撐薯片曾、派長毛出選,還是直接杯葛選舉。無論你身處什麼陣營,至少必須承認這點。

接下來,我會用中大教授周保松先生的分析框架討論今次選舉。周先生認為:

廣告
  1. 如果曾先生在高民意支持下落敗了,許多香港人將會有巨大的失落,終於(或更加)明白,特首選舉是一埸什麼遊戲,而這必然對當選人及制度本身的正當性,帶來巨大衝擊。
  2. 如果曾先生最後勝出了,難免會令人覺得(真實原因是什麼當然沒人知道,而且也許不是太重要),那是香港民意的勝利,因為中央最後不得不重視大多數沒有選舉權的港人的意願,並將之凌駕於香港權貴所站的那一邊。於是,虛擬的東西,好像部分變成了真實。或者說,假戲好像一步步成了真做。
  3. 至於曾俊華先生自己呢?假如經過這次香港真實民意的加持,而又真的當選,他大概回不去以前了,而「拍住上」也不可能再只是一句競選口號,而是必須兌現的一個政治承諾。所有香港人都會看著他,如何兌現這個承諾。

我同意 (1) 的預測。 (2) 也可能發生,至少支持曾俊率的人的確會認為這是民意的勝利。當中最大問題是 (3) 。為何曾俊華經過「民意加持」當選後,真的會兌現自己的政治承諾?有什麼實質的力量或者制度可以規範他必須這樣做?由特首選舉到整個政府體制,最令人(甚至政治學者)糾結的地方是,香港政體既非威權政府,又非民主政府,卻又容許三權分立與少許自由,簡直是三不像。當中三不像之中,最令香港統治產生危機的便是,係由民意(民間力量)到政府運作這一步,一直是真空狀態,沒有任何制度、潛規則、甚至政治文化可以保證到民意會影響政制(請回望梁振英)。

讓我們退一步,假設曾俊華當選又真的會兌現政治承諾,他會兌現哪項政治承諾,又會在哪方面反口?他選擇兌現的政治承諾的基礎又是什麼?是民意?中央政府?還是社會權貴?雖然「民意的反彈」可能是他必須要考慮的因素,但中央政府與權貴始終是他首要的考量對象。而最關鍵又最令人擔心的是,從曾俊率今次的選舉策略與鼓動民意的手段來看,曾俊華當了特首後,要一邊反口,一邊不至令民意反彈得太厲害,並不困難。在我眼中,現在曾俊華團隊最厲害之處,不是「挾民意」,而是「造民意」。他的團體確實有這般能耐(至少現階段來看,做得非常出色)。

廣告

特首選舉直至如今,非建制派基本上分成兩個陣營: A. 務實派:林鄭與葉劉是梁振英 2.0 ,實在無法選擇。曾俊華未必好,但至少好過前兩者。他當選,至少可以短期止蝕,減低對香港政治基礎的破壞。 B. 原則派:強調今次是小圈子選舉,非建制派不應該為曾俊華造勢。我們主要工作是揭穿這場選舉是假選舉,否則長遠而言只會對香港爭取民主道路與公民力量破壞更大。(部分原則派主張長毛出戰,這方面的策略性就不多談,不是我想討論的重點)

我想主張的重點是: 第一, A 與 B 其實在最基本的政治信念上的分歧,並非如大家想像中般大,至少目標都是想通過今次選舉保留香港剩餘無幾的良善政治基礎。 第二, A 與 B 只是戰略制點不同。 A 仍然相信民意可以發揮一定作用,香港政制仍然未完全腐化到無法透過民意對政府進行監測與規範,所以選擇高民意的曾俊華是最好策略。B通常是不再相信香港體制可以保存下去,只會愈來愈爛,所以現階段最重要的是保住民間力量,不要被分化,甚至為小圈子選舉抬轎。曾俊華成為特首,香港政治環境也無法保存得多久。

老實說,我個人就傾向原則派,但同時也非常明白A的實質擔憂。個人認為其實 A 與 B 中間,還可以有第三派: C. 繼續宣傳今次是小圈子選舉、假選舉,不為曾俊華做勢,保持現有非建制最大公約數,不被分化。同時,最好是曾俊華不在高民意下當選。這樣我們就可以在曾俊率當選後,繼續抗爭,亦令他無法因為所謂「民意」的認受性胡作非為。(許多原則派擔憂的是,曾俊華一旦挾「高民意」與「非建制選票」當選,他之後弄什麼政策出來,也可以用「民意」擋駕。

當然, C 是最理想的狀態,但基本上是紙上談兵。而悲哀的是,大家有無發覺,無論是 A 、 B 或 C ,其實能有所作為的根本不多。觀乎現時民意趨勢,真正「帶領」著民意走的人,由始至終都是曾俊華。網上再多輿論也好,似乎都無法阻止曾俊華民意高企。而最最最悲哀的是,整個選舉之中,非建制一直都是處於被動角色,被敵人牽著鼻子走,持續分化下去。

個人認為,當下最重要的不是,長毛是否出選、應否投比曾俊華、應否杯葛選舉,而是退一步思考,以作長遠謀算:

  1. 到底「民意」在整個香港政制之中,仍能發揮多少作用?
  2. 如果要約束現今香港政府,到底需要幾大的民間力量。非建制派可以如何團結,或至少不再分化下去,以確保未來曾俊華亂來時,也能有限度約束他?
  3. 觀乎今次選舉,無論是政治現實派與原則派,都無法像曾俊華團隊一樣,可以這樣「操控」民意。曾俊率固然有結構性的先天優勢(有資源、有選舉制度幫他宣傳),但更重要的是,民間力量明知自己勢弱,甚至現在有逆民意之嫌,還可以有什麼作為?有無良善的協調機制?還是繼續各自表述,各有各做?

這些都是大家必須認真思考的問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