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軒 (Sampson)

黃宇軒 (Sampson)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地理系博士,香港土生土長的城市研究者、藝術家及獨立策展人。

2018/9/28 - 21:17

一場制止香港變成極權城市的運動,才開始了四年

又到 9 月 28 日,傳媒大幅再談 2014 年的佔領。現在回看,那年的確只是個開始,該年十二月在金鐘出現的橫額,'It's just the beginning',說得很準確。不過,以書為喻,如果說 2014 年只是第一章,那人們越來越看得清楚,這更像是一本關於「制止香港變成極權城市」的書,而不是「令香港成為民主和自由城市」的書。換句話說,有了距離後,人們可看到,才開始了四年的,比較像一場「消極的」漫長抵抗運動,而非「積極的」漫長變革運動。

「制止香港變成極權城市」的消極,源於香港面對的現實的巨大制肘。這裡說的制肘,是現下中國推動的專制政治,看來會維持一段長時間(看一帶一路計劃的野心),香港一步一步被納入這專制政治中的傾向清晰可見(看大灣區計劃的方向和過去四年的發展)。網上受廣傳的影片,Vox 記者 Johnny Harris 拍攝的《邊界》系列,也說得清楚,按現在的傾向,香港完全成為中國「一制」一部份,也即意味成為一個不自由和不民主城市的機會甚大。近日有政治學者開始形容,中國持續落實的是極權主義(totalitarianism),而在二十一世紀極權主義不見得會比過去脆弱。2049 年,中共立國一百年,屆時有可能是個強大的帝國,香港很也有可能只是在內的「其中一個中國城市」、一個極權城市。

2014 年後不僅沒有結束、其實才初初開始和摸索成形中的,就是在上述大環境下,面對「香港將一步一步成為極權城市」這切實可能、香港公民嘗試作出的各種回應和組織起來的運動。政治學者鄭煒和袁瑋熙在研究近年香港政治時,為 moment(時刻)和 movement(運動)所作的區分,在此非常有用:2014 年佔領只是一個 moment,及後在香港出現的,則可能是上述漫長的 movement。可以說,2014 年後,香港長久的狀況,將會像是十號風球下,颱風把一家人的窗戶吹破了,於是住在裡面的人要盡力把窗口重新封起來、把吹進來的雜物和雨水清走 — 但烈風還同時一直在吹,且要吹一段長時間。

廣告

這狀況意味著什麼?

1. 確認很有可能徒勞無功的重要

從現在到 2049 年,香港變成大灣區中一個沒有民主和自由、跟隨「一國」行極權主義的城市,機會很大,在這環境中嘗試逆流而上,保持香港僅有的「不同」,就注定是失敗和讓人沮喪的運動。但清楚認知到這點,人們反而不會因失望和不切實際的希望而容易變得消沉,參與進運動人的人也可減少因失望而互相指責。

2. 牢獄和政治懲處下,靈活組織

參與進「抵抗香港變成極權城市」的運動人數愈少,就愈不成氣候,因此以各種方法讓這場運動中的香港公民付出龐大代價,將會是可見的常態。以現有殖民地時期留下的法律,通過法律懲處、政治檢控和各種形式的「DQ」,打擊參與者,將十分常見。在各種法律和政治懲處的恐懼面前,思考仍能讓參與者組織起來和行動的靈活方法,將是重要而無法迴避的挑戰。

3. 一個陣營,共同探問「制止香港變成極權城市」的方法

雖然 2014 年後,已很難有一組政治立場可連繫所有希望香港落實自由和民主的公民,但在上述發展下,「制止香港變成極權城市」這最大公因數,將讓不同陣營的參與者連結,舊有的政治 label 和陣營,也許都只能在此大前提之下聯合行動。香港將主要分為「願意制止香港變成極權城市」的政治陣營和「願意香港變成極權城市」的建制陣營。在「制止香港變成極權城市」的陣營中,真正重要的分歧就成了比較關於「手段」和「方法」的分歧,即如何「制止香港變成極權城市」才最有效的討論。

4. 運動的組織和動員,既要 moments,也要 movements

要願意參與進「制止香港變成極權城市」這場運動的香港公民,既維持一定人數(甚至壯大人口比例),又要他們變成能夠被動員、並以各種具體行動實踐和參與的成員,就意味著必然要「多條腿走路」,以不同方法維持「制止香港變成極權城市」的漫長計劃。除了像佔領運動那種「爆發」的時刻外,也要有「非爆發」而緩慢組織和壯大力量前進的運動,這樣的 movements 必然是要繁花千相,極盡多元的。像雨傘運動的 moments 和像這四年來在社區與其他領域出現的 movements,將持續交替出現,相輔相承。

「制止香港變成極權城市的運動」,2014 年開始,才過了四年,輪廓開始顯現,其實香港人已活在這部書的第二章中,雨傘運動作為 moment 的第一章,was just the beginning。

 

延伸閱讀:
倫敦大學 King's College 政治經濟學教授 Stein Ringen 寫,關於中國與極權主義:Totalitarianism: A Letter to fellow China Analysts
鄭煒、袁瑋熙編,《社運年代:香港抗爭政治的軌跡》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