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9/27 - 1:51

一場自取其辱的對話騷

林鄭對話會(立場新聞圖片)

林鄭對話會(立場新聞圖片)

1,  聽得,很感動。絕大部分發言的香港人,珍惜機會,有質素、有準備,話鋒鏗鏘有力,但大部分竟然心平氣和,道行甚深。

2.  詫異,竟然無人掟鞋、無人爆粗(最多只是尊稱湯姓行政會議成員十一哥)、又無人打斷特首講廢話、無人行出去直斥其非。

3.  粗略統計,30個被抽中發言的人當中,支持這場運動的人,竟然有23人(包括直斥林鄭、鬧警察濫捕、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鬧林鄭關心八達通機多過關心年輕人等),另3個屬藍絲(稱呼這三個月是「暴動」,罵教師罵法官罵香港電台等),3個中立偏藍(強調自己中立強調自己講數據關心經濟好擔心乜乜乜),1個中立偏黃(說自己是和理非但成家都好驚好驚……)。政府檢討:一定不是政府有問題,而是網上報名方式不利長者參與,不理想,要改善。

廣告

4.  正如一位女士批評「對話」形式,這種「對話」,六人問完問題,林鄭才回答,根本沒有「交流」,不算對話。如此關公技倆,兩大好處:一,不用一問一答也無法追問,林鄭不用直接受到質詢;二,六人講完,每人幾條問題,林鄭自然可以選擇性答問,迴避敏感問題,觀眾則唔多覺。

5.  話說了很多,但也要留意林鄭有什麼不敢吭一聲,兩大類問題,林鄭從來無回應過。其一,「問責制係咪已經壽終正寢?」「問責制係咪名存實亡?」官員席上,陳肇始劉江華邱騰華全場無講過一句話,應該來受死的盧偉聰李家超鄭若驊則不見蹤影。很多市民問「問責制」,有人問盧偉聰鄭若驊去咗邊,林鄭月娥一概側側膊避答。好的,我代林鄭答心果句,儍仔,問責制「問責」兩個字由頭到尾都係語言偽術,成個制度董建華當年係為咗架空唔聽話的公務員,自己可以自由揀卒組成內閣,借「問責制」奪權,根本同「官員承擔政治責任辭職」完全無關。

6.      仲有另一類問題,很多市民重複發問,問得很好:你說立幪面法,咁你會否規定警察不准幪面,咁先至不會雙重標準,你敢唔敢?你成日話監警會現行機制行之有效好公正,而家警察打人,個個都無編號無記認,點樣投訴?你成日話有「底線」,堅持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觸碰了你什麼底線?你說獨立調查會影響警隊士氣,即是前設了警隊做錯事;張建宗只話可以代警隊道歉竟然畀員佐級協會出信罵,你會否為政務司司長討回公道……這堆問題,林鄭由頭到尾全數迴避。好的,我又代答林鄭心果句:唔好意思,警隊已經唔係我話事。

7.      還有很多金句:「政治問題你不去解決,你把問題推給警察與市民。」有市民表示冇乜嘢想講:「大家都知道,你哋話唔到事。」有市民表示,一早知你講廢話,林鄭求其答都無問題:「我哋講多啲,好過聽你講。」「好的政治家,是凝聚,不是撕裂。」「如果你想知道年輕人諗乜嘢,你去手機安裝一個app叫LIHKG。」

結論一:反政府聲音極為突出,看來真的是隨機抽簽,正反比例與民意調查中七成多市民贊成雙普選與獨立調查的結果相若。

結論二:政府想把討論spin去講經濟講民生講醫療,但無乜人有興趣講,結果邱騰華陳肇始劉江華齋坐兩小時,唔輪到佢哋講,政治問題林鄭月娥逃避不了,但她束手無策,只好扮扮虛心聆聽。

結論三:做騷不成,但無所謂了,反正民望近乎跌無可跌,於是將錯就錯,用這種方式自取其辱,或者多幾分同情分。

相關文章:

從白色恐怖到血色恐怖,一切很正常
四招拆解失實資訊(如果你還想拆解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