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邦

林彥邦

傳媒人,涉足報章、電台、電視,沉迷文字,喜愛說故事,希望成為擅長說故事的人。

2019/7/7 - 9:51

一場轉移視線、模糊焦點的議題操作大戲,正在熱烈上演

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

一場轉移視線、模糊焦點的議題操作大戲,正在熱烈上演。

先是7月1日,林鄭在慶回歸酒會,無緣無故提出要和各界「對話」(謎之聲:邊個話要同你對話?),之後隨即個別約見大專院校學生會;各宗教界人士、大學校長在和林鄭密會後,亦隊形一致,先後發聲明,提出政府應和群眾「對話」,再有一大批看似是社會賢達或「中間人」的物體,以至部份傳媒的社評,提出政府應「放下身段」對話云云。

一時間,是否「對話」彷彿成為了政府是否回應群眾訴求的指標,但先等等,群眾從來有要求過和政府「對話」嗎?

廣告

從來沒有。

而所謂對話談判,前提是雙方有妥協空間,但民間的五大訴求非常直接,「yes or no」,當政府對民間的訴求寸步不讓,對話又有何意義?

政府的輿論戰,當然不止「對話」這招,還有突然被推上台的「通識教育爭議」,完全是無風起浪,由梁美芬、董建華等人唱黑臉,狠批通識教育是令青年「激進」的成因,再由教育局和羅范椒芬唱白臉,為通識科護航;我無寫錯你無睇錯,是羅范椒芬和董建華互唱反調,難道羅范會突然良心發現要講「公道說話」?當然不是,他們只是唱黑白臉,令本來無爭議的「通識科」變成輿論重點。

也別忘記,一眾「官員下台」的「風聲」,早在六月中左右,已經「有傳」鄭若驊掛冠求去,之後近日陸續傳出「湯家驊賣樓」這些花邊,還有李家超可能下台之類的傳說;還有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等所謂「中間人」出來講「人話」,要求政府重啟政改云云云云。

以上,綜合就是要營造一種「政府軟化」、「願意溝通」、「管治體制內部矛盾」的假象,加上大量的資訊令不是太關心的群眾飽和,但事實上全部都只是口講口賠,若將這些花招和煙幕拆開,核心是甚麼?

參考7月5日張建宗見記者,對於民間五大訴求的回應:「行政長官較早前就政府的立場很清晰說了,所謂五個訴求,我不再重複政府立場,大家也已很清晰。」

答到費事,換言之,由6月15日林鄭宣布「暫緩」至今,足足三個星期,經歷過兩次大遊行、衝擊立法會以至大量較零散的示威行動,再多了三條人命的血債,政府除了搞公關,依舊寸步不讓。

這些花招,對運動核心參與者當然不會有效果,但政府的目標受眾不是這群人,而是中間游離的花生友,這批人的特質是,堅信只要政府作出「讓步」的姿態,群眾就應該感恩戴德,不要再搞事;這批人亦容易因為「新聞」淡忘「舊聞」。

而對於堅實的運動參與者,政府玩的是另一套:狠狠往死裡打,製造恐慌。

這從警方拘捕的手法可見端倪,例如在其中一輪的大抓捕中,拘捕了違反「航空令」的人,即違法使用航拍機;又例如「警員起底案」,再次搬出已被廢武功的「不誠實使用電腦」、單方面擴大「私隱條例」的打擊面,拋出「未經同意公開個人資料就是刑事罪行」這種賅人聽聞的說法,又拒絕詳細解釋;又又例如「貨van司機案」指哮喘藥為毒藥,將最無反抗能力的「畫家」急急提堂等等…

這些例子都說明了,警方的手法就是能抓的、能找到罪名的,再細微的罪名都告,那怕是否「告得入」,必定先往死裡打,而且專挑最脆弱的先開刀。

綜合這種一手硬、一手軟的做法,政府分化群眾製造恐慌的意圖,昭然若揭;另一個不得不防的,是在運動開始走下坡的同時,一些不和諧的音調又再適時地出現,例如「民主黨」密會張建宗的假消息(實為民主派全體代表),又例如在運動較早期,空穴來風發放的「提放左膠」警告等等,是否熟口熟面?

無可否認,運動走到瓶頸甚至無可避免地下滑,局面愈來愈有走向五年前那場運動中後期的徵兆,但不同的是,這次社會已經背負了血的代價,退無可退,還望在運動中屢屢創造新路向的新一代,能突破過去的局限、還望不要重蹈覆轍,還望人心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