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場選舉 記政治倫理道德之死

2016/7/28 — 20:19

梁天琦(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梁天琦(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一場選舉 70個席位 立法會議席
一塊肥肉 人人想搶
也記載了倫理道德的死亡

短短時間內
我們看到了極端的語言偽術
他們口中的「港獨」
並不是一般理解的「港獨」
而是含有另一重和港獨毫無關係的意義
盡管它曾經被稱作港獨

我們又看到了華麗轉身
昨天還是高舉港獨
今天的我可以完全推翻昨天的我
因為目標比手段重要

廣告

那日後假設你們進入議會了
你說的話喊的口號
又有多少是真的?
你說的意思會否又會有另一重意義而公眾不得而知?
甚麼時候你又會覺得為達目標
可以再一次不擇手段?

這不獨是獨派的事

廣告

我們也見證了
經常說要做少數關鍵 顧全大局的人
派六張名單去搶三個議席
還說要力爭第四席
那甚麼少數關鍵呢?顧全大局呢?

還有個傻子學者去推動甚麼雷動聰明
有那怕一個黨派有認真考慮過參與過嗎?
日後你們再高喊關鍵少數時
是否只是說說笑而已?

還有些已經淡出舞台的人
莫名其妙重出江湖
還要從自己曾經支持的人陣營中挖牆腳

又有些人經過黨內民主程序 被拒參選
就可以拍拍屁股退黨自行參選
那是否黨的每個決議 都要單獨問問這些人是否同意?
那政黨還有甚麼意義?黨內初選推舉程序是個玩笑嗎?

當然不要忘了 也可以以此解說
是政府的極端無恥和無所不用其極
令站在政府對立面的人 也必須用極端手法回應
是這樣嗎?
那或許有道理

但是否我們必須接受 在無恥的敵人面前
我們也要同樣卑劣才能生存?
所謂的政治道德和倫理 在議席當前
也應當先拋諸腦後?

或許在政治上要說倫理道德是緣木求魚
但要求政治人物有起碼的底線和言行一致
是否很過份?

當政權本身和站在它的對立面的人
都是這個樣子
我們還可以相信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