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場「六四」 兩種抽水 三五成群嘴鬥嘴

2015/6/4 — 12:13

【文:酷比 Coolbe】

「六四」紀念踏入26周年,亦是雨傘運動後首個悼念日。過去熱淚縱橫的國殤八股文已經落伍,取而代之的,是「愛國 V.S. 愛港」、「民主中國V.S.民主香港」、「我是中國人V.S.我是香港人」的爭論。

這邊箱,「大中華膠」強調愛國不等於愛港﹔維園燭火是香港人的集體回億,結束一黨專政才能推動兩地民主。那邊箱,「本土膠」說「六四」不關香港事﹔連「9.28」也未平反,哪有心力平反六四。各執一詞,莫衷一是。

廣告

所謂「膠」,即思想僵化,不少知識份子讀了點書,背了一堆民主人權法治的理論,吃個腦滿腸肥,結果腦生塞,容不下異見。自以為「眾人皆醉我獨醒」,實質中了老毛「敵人反對我贊成,敵人贊成我反對」的小農催情毒,迷迷糊糊被政客胸襲摸腿也懵然不知。

你說「冇眼屎乾淨盲」,中國關我們屁事﹖假如有個廣州尖子吃了蝙蝠野味而成為帶菌者,再帶奬學金落廟街幫襯一樓一鳳,恰巧你狙擊完支聯會後去探同一位鳳姐,結果染上新沙士,發燒肚瀉。那麼你會「冇沙士乾淨痾」,還是力促高局長隔離內地客,喊「北菇雞滾回北京幹」呢﹖同樣,「六四」屠城令胡趙改革派失勢,江派的蛤蟆老虎群魔亂舞,貪腐之風蔓延香港,那麼你甘心讓「大國勃起」的中共繼續雞姦基本法,抑或鼓勵親朋戚友去六四紀念館買政治防狼噴霧﹖

廣告

相反,若你搖尾乞憐地奢望中共民主化後惠澤香港,那麼是否認為深圳公廁先由踎廁變獨立坐廁,「尿歪罰一百」開出第一張罰單,香港才不再遍地黃金﹖還是主動將深圳客的踎街照、以及佔中者將垃圾分類兼掃街的影片廣傳天下,用文明向野蠻行為說不﹖同樣,為何泛民只懂年復年燃點燭光,循例喊「建設民主中國」,卻不在傘後推動「五區公投」,讓民主呼聲遍佈18區﹖更離譜的,是在拉布戰中無所事事排排坐,任由保皇黨偷懶食粉果。終於,水炮車撥款通過,泛民變相成為民建聯B隊,向納稅人發炮﹗

六四維園見﹖六四遍地開花﹖說穿了,這只是政客撈油水的宣傳口號。溫和民主派大比數對「港人優先」動議投棄權票,大姐大劉慧卿更說香港「吃大陸的,喝大陸的」,卻因戴著六四光環而站在道德高地。新興本土派則為爭取政治籌碼而另起爐灶,跟隨雙黃喊「不要平反六四,我要中共倒台」。追隨者彷彿患上失憶症般,忘記教主曾在愛國遊行中呼籲市民湧往維園,國師陳雲力倡杯葛悼念。幸而,他們在佔旺期間沒忘記雙黃的「佔中鳩做論」,只是邊謾罵雙學和佔中三「恥」,將佔領功勞據為己有。

政治理念各有不同,政治道德卻沒楚河漢界。不管你是捍衛本土的HongKonger,還是心繫祖國的Chinese﹔是受通識洗禮的傘後Teenage,抑或牢記中史的Uncle,既然一同身處香港這個國際大都會,相信同一套普世價值,何不跨越政見種族國界,以普世的人道精神延續六四亡靈的生命燭光呢﹖當燭光溫婉燃亮,誰在維園,誰在尖咀,都顯得不太重要。

 

作者簡介:酷寒的絕境,終能化作無與倫比的晶瑩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