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帶一路夜蒲團

2016/5/31 — 10:59

由民建聯大律師馬恩國任主席的中澳法學交流基金會,五月初以「一帶一路」交流團訪問北京,團員卻被揭夜蒲親密照。圖為馬恩國(城市論壇直播截圖)

由民建聯大律師馬恩國任主席的中澳法學交流基金會,五月初以「一帶一路」交流團訪問北京,團員卻被揭夜蒲親密照。圖為馬恩國(城市論壇直播截圖)

5月25日,消息傳出由民建聯大律師馬恩國帶隊的中澳法學交流基金會「一帶一路訪京團」訪問北京時,竟有團員晩晚「夜蒲」KTV。至少有兩名夜蒲團員佘英輝與翁繼文,分別跟性感女郎在KTV親密地「攬女」合照,左擁右抱兩名身穿性感舞衣的女郎,事後疑似由建制派Whatsapp群組流出而曝光。事發之後,佘英輝道歉,但翁繼文一度強辯KTV「正經」,自己沒有越軌色情行為,只不過是「性情中人,喜愛音樂」,與KTV「藝人」起舞只不過是「個人即興耍樂」,後來才表示自己「低估事件」、「政治敏感度不足」,對受影響人士及團體「致歉」云云。

較早之前,訪京團團長馬恩國在會後曾經高調引述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張榮順之言,聲稱中央對付港獨「要槍有槍,要炮有炮」,可謂指名道姓,直爆內幕(儘管符合事實),違反黨內守則,頓時語驚四座。隨團的榮譽顧問譚惠珠連忙「補鑊」,再加上「一帶一路夜蒲團」本質昭然若揭,譚惠珠及擔任高級顧問的梁美芬等人立即「割蓆」,辭去中澳法學交流基金會職務。港共亂賊把石頭紛紛掟向馬恩國,向黨表忠,足見「犯錯」的共產黨奴才之慘淡下場,完全死不足惜。與此同時,馬恩國的六年監警會委員任期,更因屆滿而不獲續任。

廣告

醜聞一出,擔任訪京團榮譽顧問的中聯辦法律部長王振民相當不滿。中聯辦調查事件及要求團員「自首」。

姓黨的《大公報》更加在《害群之馬對建制不利》一文中,如此不點名狠批那兩個「即興耍樂」的「性情中人」:「可以看到兩人的樣子只可以用『猥瑣』二字來形容,如果他們家中還有妻子兒女,真不知顏面要往哪裏擱」;「兩人自己『唔要面』也還罷了,但兩人此行打著『一帶一路訪京團』的名義,隨團擔任榮譽顧問的有『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在京更獲全國人大『法工委』副主任張榮順會見」;「醜聞一出,全團蒙羞,『一帶一路』四字也被潑上髒水」;「兩名當事人出醜獻世,是他們自己的事」;「建制派近年在港難以打開局面,愛國愛港未受到應有尊重,實和少數『害群之馬』以及『投機』歪風有關」;「作為建制一方成員或同路人,難道就連這麼一點警惕性和自愛自重之心都沒有了嗎?」此文一出,剛剛才說過陪唱的女子「有著衫、著鞋、著褲,所以好難評論」、只要「正常、乾淨」消遣就「無所謂」的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蔣麗芸,立即閉上了嘴。

畢竟,我可以用四句話來概括這次事件:「性情中人,即興耍樂,要槍有槍,要砲有砲」。這就是他們珍惜「一帶一路」這個所謂「最後機會」的終極表現!這就是他們奮勇「對付港獨」的「史上最強超級武器霸王」!中國共產黨豢養了這一大批奴才,絕大部分都只不過是這種貨色。對於推翻共產黨的事業來說,這是一樁好事,足以讓垃圾逐一暴露,足以讓蒙昧的大眾有機會逐漸清醒。

夜蒲,不論色情與否,從來都是個人的自由。對於一般人來說,審判夜蒲的善惡對錯,在於上帝,在於法律,在於配偶及子女,不在於你我。對於「一帶一路訪京團」成員來說,更加在於全程安排訪京大局的中國共產黨,在於基金會出資者及其成員,在於社會大眾觀感及輿論壓力。「一帶一路夜蒲團」的夜蒲耍樂行為,色相難看,黨不喜歡,不在話下。不過,習近平當年是否喜歡夢雪,那就當然輪不到你說喜不喜歡。習近平愛幹就幹,奴才們想幹被幹。奴才們從來早知如此,主奴有位,怨不得人。

「一帶一路夜蒲團」成員夜蒲「攬女」和勾肩貼面,不是最愚蠢之處。他們最愚蠢的地方,在於欣然自拍及接受拍照,然後放任自己及團員在網絡群組內傳閱其色相。只要有這種智商的人繼續「協助」中國共產黨,那麼共產黨的崩潰滅亡可謂正式開始倒數計時。馬恩國、佘英輝、翁繼文,以後歷史書談論中國共產黨滅亡的原因時,必定有你們的響亮名字,放在註腳當中。身為該團榮譽顧問的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縱使立即推卸責任,以後必將難辭其咎。

至於中澳法學交流基金會會否倒閉、馬恩國是否失寵或被掃地出門,這是共產黨內的事,我卻不太在乎。黨內互鬥,跟紅頂白,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反之,我比較關注的重點是:共產黨內多一個馬恩國之流,以及多一個蔣麗芸之流,應該比多一個曾鈺成之流,對香港及世界更好。如要推翻及消滅共產黨,促進憲政民主共和分權中國的誕生,當然希望共產黨內多些垃圾,少些高手。

廣告

可幸的是,自從獨夫習近平專政以來,客觀事實正是:中國共產黨內越來越多垃圾,越來越少高手。這對香港來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