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帶一路 亟待畫龍點睛

2015/4/15 — 6:37

習近平主持博鼇亞洲論壇開幕典禮

習近平主持博鼇亞洲論壇開幕典禮

3月28日上午,偌大的會議室裡擺滿了香檳色和白色的座椅,每個人都在向身邊的人自我介紹,掏出名片的同時嘴角上揚,帶出一句禮貌而熱情的問候語。這裡是2015年博鼇亞洲論壇開幕典禮的VIP區,潘石屹從前兩排位子走過時,身旁的一位代表說,「看啊,習大大一會兒要來給『一帶一路』和亞投行拉贊助了。」根據博鼇官方發佈的「2015亞洲經濟前瞻指數」,中國「一帶一路」戰略超越「東盟10+3」和「中美投資保護協定」,將成為最有利拉動亞洲經濟的貿易機制。這足以說明中國對於「一帶一路」戰略的期望之高。

「我一來到博鼇,大家都在講亞投行和絲路基金。」春華資本董事長胡祖六感受到貫穿於博鼇論壇的焦點話題。從晚餐會到開幕式,從對跨國公司的討論到對亞洲新未來的討論,以及中國—東盟海洋年的合作和出口企業的轉型問題,話題的焦點都離不開中國的這個戰略規劃。

「一帶一路」分別指新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從2013年提出開始就已經成為中國乃至亞洲經濟發展的熱點話題。早在2015年博鼇亞洲論壇開幕之前,外界普遍認為2015年將是「一帶一路」的實施之年,且中國必將借助這一亞洲乃至全球最具影響力的政商峰會之一落實與地區間和國際間的合作。在眾人期望之中,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開幕式上表示,「一帶一路」建設的願景與行動檔已經制定,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籌建工作邁出實質性步伐,絲路基金已經順利啟動,一批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專案已經在穩步推進。發改委、外交部、商務部當天下午便聯合發佈了《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以下簡稱《行動》)。

廣告

根據《行動》,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將是優先領域,包括推動口岸基礎設施建設,暢通陸水聯運通道,推進港口合作建設,增加海上航線和班次,加強海上物流資訊化合作,拓展建立民航全面合作的平台和機制,加快提升航空基礎設施水準。這與習近平在開幕式上提到的交通能源電力和通信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相互呼應。中國外交部部長王毅也在當天的博鼇論壇上表示,中國已經與泰國簽訂了高鐵合作協定,與老撾的鐵路協議正在加緊推進,還將積極地參與新加坡與馬來西亞高鐵的競標。3月27日,中國與哈薩克簽署了加強產能與投資合作備忘錄以及開展鋼鐵、有色金屬、平板玻璃、煉油、水電、汽車等領域產能合作的33份檔,項目總金額高達236億美元。此前,中、哈兩國已有一份總值140億美元的合作協定和一份180億美元的產能合作框架協定。

中國地方政府和企業做出了積極回應。《行動》明確將新疆定位為「新絲綢之路經濟帶核心區」,將福建定位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核心區」。 福建省從「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提出伊始,便積極參與,致力於將自身建設為21世紀海上絲路先行區;新疆烏奎、吐烏大高速公路改擴建專案原本是「十三五」規劃內的專案,隨著新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建設,在新疆自治區政府的積極爭取之下,國家發改委將這兩條高速公路的改擴建專案提前,列為2015年的工作重點,並給予國家財政支援; 雲南正加快推進航空網建設,重點開闢東南亞、南亞國際航線,並建成了面向越南、老撾、緬甸3國共9條電力通道。

廣告

據亞洲開發銀行預測,亞洲在2010年到2020年期間將有8萬億美元投資於基礎設施。申銀萬國在相關研究報告中提到,交通運輸、建築建材、能源建設、商旅文化、比較優勢製造業等方面的五大行業將受益。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則著重強調了交通運輸方面的機遇,他對《商業週刊/中文版》記者說,「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的實施和發展,儲運業和物流業將會最先迎來巨大的機遇。」

海航集團董事局主席陳峰在博鼇論壇表示,海航成立烏魯木齊航空、福州航空、北部灣航空,並將積極發展海上物流,收購了全球兩大集裝箱租賃公司GE Seaco和Cronos;東方航空公司也做出了反應,東航總經理馬須倫在香港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正構建昆明樞紐中心。除航空港之外,公路物流也希望在「一帶一路」戰略中獲益。中國的公路運輸與航運不同,物流業十來年的飛速發展並沒有使公路運輸前進多少,大約98%的公路貨運量還是依靠1000多家中小型物流公司和社會車輛承運。這就使「傳化物流」這樣的民營企業看到了機遇。「『一帶一路』對物流業是利好消息,可以促進公路港概念的普及和推廣。」傳化物流文化品牌經理嚴渭煒對本刊記者說。然而,相對於中國國內企業的熱情,許多跨國公司似乎仍在等待。

此次博鼇論壇不乏沙特基礎工業公司、俄羅斯石油公司、法國電力集團、聯合包裹服務公司這樣的大型跨國公司,但是,根據已有的公開報道,卻很少看到這些公司宣佈針對「一帶一路」的具體戰略舉措。一位不願透露消息來源的跨國能源公司內部人員向本刊透露,就她所知,該公司確實還沒有針對「一帶一路」的專門戰略,至少還沒有公佈。

這與美國一家知名諮詢公司的董事總經理的說法相同,她表示,該公司服務物件中,還沒有哪家跨國公司已經制定針對「一帶一路」的戰略。她認為,現在談這個問題還為時過早,「一帶一路」在中國才剛剛開始宣導,具體在企業層面能給出甚麼樣的投資政策都還沒定,現在只是一幅願景,所以大家需要觀望。由於許可權問題,她不願意透露姓名和公司名稱。這種擔憂並非沒有理由。到目前為止,除《行動》之外,中國政府並沒有出台「一帶一路」的具體規劃方案,而與之相關的亞投行的具體投資方向也不清楚,其總部選址在北京的消息也是最近才確定的。對於「一帶一路」,印尼前貿易部部長馮慧蘭在博鼇分論壇上幾次用「新」來修飾,「大家應該都知道對於新的『一帶一路』,人們會有一些擔憂,看看中國是否會用它的強權,中國是否希望借助這一戰略把自己的產品和服務強行推銷到其他國家,或者把自己 的公司送到其他國家。」同樣的憂慮出現在亞投行身上,為平復擔憂,負責亞投行籌備工作的多邊臨時秘書處秘書長金立群表示中國不會「以老大自居」。 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美國著名專欄作家弗里德曼表示他看不出開闢一條通向哈薩克的商路「在經濟上」能有多大回報。他說,作為美國人,他只能說「祝你好運了」。

儘管如此,胡祖六仍然認為「一帶一路」對跨國公司來說是個很大的機遇。「亞投行可以在8萬億的融資上提供 1.2萬億到1.3萬億的資金,剩下那麼大的缺口就是我們市場的機會了,比如說跨國公司。」

目前有種流行說法將「一帶一路」與中國的改革開放相提並論。竹立家認為,「『一帶一路』最重要的作用就是進一步拉近中國與國際市場的距離,對經濟社會的發展、進一步開放產生積極影響。」但是,中國政府也應儘快出台具體的政策文件,使戰略佈局落到實處,只有市場真正明晰發展前景之後,才可能真正迎來期待中的互聯互通。

 

文:楊貴

原刊於《彭博商業周刊 / 中文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