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年前的今天,你在做什麼?

2015/9/28 — 12:14

正如戲團的宣傳口號一樣,生活在香港,「做返個正常人,是今日最離地的夢想。」

正如戲團的宣傳口號一樣,生活在香港,「做返個正常人,是今日最離地的夢想。」

【文:貝律怡】

回想起來,我應該在灣仔至金鐘一帶遊蕩。對,是遊蕩沒錯。作為一個虧龜的港女,我連走入添馬參與「非法集會」的勇氣都不夠,但卻仍然在「上街散步」期間被差人當是尋釁滋事般查問,直至有白衫差人認為我和同伴毫無危險性才「由得佢地係度啦」。

一年過去了,當日的憤怒已消散得七七八八,但無力感卻與日俱增。走過報攤,看到某報「曲到圓」的頭版廣告,更覺城市的荒謬。

廣告

然後我到沙田大會堂看了一齣話劇《第拾壹方案—今曰城》。明明是一個英國改篇劇本,卻總讓我不期然地想起這一年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事。

故事由觀眾席頂的宣傳機器廣播展開序幕。某個遙遠的國度,政府強迫市民由舊城遷都至今日城的故事。全劇共有六個場景,由社會不同階層的人,以及他們在新、舊城生活的所見所聞串連起整個故事。所有角色都談論著一個從來沒有出現過的男人,一個虛擬的權力象徵。當大家面對著這股無形的白色恐怖,究竟可以如何自處?

廣告

推土機不斷摧毀舊城的一切、女人高呼著哀悼快要失去的城市,這個本身已不易消化的劇本,在如此社會氣氛下的香港看來更讓人倍感沈重。

也許,就正如戲團的宣傳口號一樣,生活在香港,「做返個正常人,是今日最離地的夢想。」

 

作者簡介:天不怕、地不怕,惟天與地之外對任何事都大驚小怪。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