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年後的831

2015/8/31 — 20:27

圖為今天政府總部,政府正派工人在公廣外再加一道鐵閘

圖為今天政府總部,政府正派工人在公廣外再加一道鐵閘

【文:朝雲】

去年25/11旺角清場,首日被捕的市民,被控刑事藐視法庭。但明天也許提早了斷。

辯方指出,儘管法庭接納控方申請,批准審訊,但控方沒有依法在14日內,向法院入紙(原訟傳票)登錄聆訊(enter for hearing),違反《高等法院條例》第4A章52條,故律政司的檢控已然失效。

廣告

控方則援引案例,謂原訟庭法官可以動用「固有權力」,行使酌情權,接受控方延遲入紙,既往不咎,繼續審訊。

***

辯方由資深大律師麥高義(Gerard McCoy)打頭炮,開展猛攻的序幕。

麥指過去香港,已有八宗刑事藐視法庭的案件,過去律政司都跟足程序,一些案件正是由現在控方的律師負責。此次破例,已經明明白白抵觸高院條例。

廣告

即使控方嘗試援引其他案例,勸法官可動用「固有權力」,都不能凌駕《高院條例》定下的規矩,後者更加重要。

麥根據國際案例,刑藐是重罪,一律要嚴守程序。他向高院法官周家明直陳,法官同樣要守法,唯有別無選擇才能動用「固有權力」。既違條例,不能僭權通融。

接著麥「狂串」律政司,自拘捕到審訊,經過漫長休庭,換來控方在庭上發言,不過40分鐘,卻沒有論據。批評控方在休庭期間,根本沒做好資料搜集。

最後麥明言要求終止審訊。而且控方犯下嚴重錯誤,致令審訊破費拖沓。就算律政司罷休,辯方也可能追究。

***

麥高義下場後,輪到另一資深大律師潘熙接力,繼續「串」控方。

潘指出,法例要求控方在14日內呈交傳票,以確認聆訊日期。時限是法律保障被告的權利。傳票既違反程序,逾時就自動失效,法官無權為控方酌情豁免。他援引英國上議院的案例(過去英國上議院兼掌司法),僅遲一日,依然否決。

潘更點出,律政司根本未曾明白交代,他們為何犯此錯誤,想酌情也無從談起。他向法官笑言,若袁國強親自出庭,解釋是他看漏出錯,法官知道原委,還有考慮的餘地可言;但若要由下屬去頂,法官又何必接納。

***

四眼哥哥與另一市民,沒有代表律師,法官允許他們自行陳詞。

四眼哥哥首先感謝法官,盡力保障沒有律師的被告權利。

他說案件本由地方法院處理,是律政司想以更重的刑藐入罪,才轉交高等法院。其實控方把他們留給地區法院的釘官,先還押多日,再判重刑,政府的心願早就達成。

案件上至高院,面對更嚴峻的指控,更複雜的程序,家人朋友都很擔心。他很樂意法官採納其他代表律師的抗辯,終止審訊。

但他強調我們都沒有犯罪,如果有罪,就是做得未夠。

他早已準備受審,公開自己被黑警「砌生豬肉」的遭遇和驗傷報告(法庭翻譯聽到這一句,略略遲疑才譯成英文說下去)。即使終止審訊,他依然會追究到底。

***

周家明法官宣佈明天十一點,為是否終止審訊裁決。

即使法官終結此案,理論上律政司還是可以重新入稟,捲土重來。唯控方會否厚顏再告,尚屬未知;至於旺角第二日清場,被捕的黃之鋒、岑敖暉等,律政司再沒犯此紕漏,無法再以此為由抗辯。

麥高義在庭上的演說,活脫脫是法庭劇、法律片的精彩表現。身為老外資深大律師,他不必像控方律師,以連珠炮發的英文顯示能力,幾乎每字一頓,滔滔雄辯;少用深字,言簡達意。我方律師和旁聽市民,都聚精會神,會心微笑,律政司一方律師面色沉重,甚至沒有搖頭表示不滿。

朋友解釋,麥高義在簡短的陳詞,已經融會法治四大層次箇中三義:法治不止於律政司所求,只顧有法可依,找到合適的案例,就慫恿法官可以自行裁量酌情,毋須跟上訴庭判辭;更高階的法治,是有法必依,由於條例定下規範,明犯就沒有通融可言;而且要更進一步地以法限權,由於傳票已經自動失效,原訟庭法官也沒有司法管轄權,法官都在法治之下,權力受限。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