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年思辯

2015/9/29 — 11:13

【文:李彬瑞】

雖然每次都不足以令我改變立場,但定時也看看另一方的觀點。

客觀而言,學生進入公民廣場是引子,但整場運動是由警察的催淚彈一蹴而就的。在以後七十九天中,雙方都使用不同程度的暴力以求達到目標,沒有一方是真正乾淨的。甚麼推撞,胡椒,催淚,警棍,通通都試過。作為一個強烈反對中共干預香港,不滿現特區政府腐敗無能,支持香港值得擁有更高自治權,並認同以更為進取 的手段爭取自治的_ _ _ (帽子自行扣上),立場上我不可能說警察的武力是合理,但我認為示威者既然要以如此手段去追求如此目標,根本不可能假設警察會大開綠燈。各為其主,我們是要反政府反中共反現有的制度,反觀警察的原則「維護社會秩序」,本身就不可能相容,注定要對抗,何苦浪費心神覺得警察該對我們怎好怎好呢?要走出來,就要有覺悟,警察因天條所限,不再是我們的朋友。

廣告

有人認為香港社會在佔領後的泛政治化,認為太傷感情太無謂。於我之見,所謂泛政治化只源於香港人長久以來不問政治,而英人治港期間適逢經濟機遇,配合殖民政府部份德政,大家樂得少動腦筋。而事實上,社會常態並非如此,世界上的發達國家(除了俄羅斯和某強國)都以不同代價(包括但不只限戰爭,騷亂,政黨內耗)形成公民社會,大家清楚自己應對社會政策有何等責任何等參與何等權利,而香港基本上沒有。

有警員透露參與佔領的部分學生在衝突中不知所措,連帶批評年輕人急功近利,強求政府一步到位達到普選。部份未知情況的學生,貿然前往衝突前線,誠言是可悲,但事實上又無數學生在參與行動後,才在心中培育一些公民意識,對香港的歸屬感。再說,追求普選乃是香港自主權談判時期已經提出的訴求,只是當年香港人錯信中共,絕非警員所謂「一步登天」。

廣告

不少人概嘆年輕人不再流行以合理合法方式表達意見。必須指出的社會現實是,主權移交十八年,特區政府施政只見每況愈下,中共傀儡六八九經不公不義小圈子選舉欽點上台以來,更是加緊打壓反對聲音,踐踏香港固有價值,強推國教,無理拒絕香港電視發牌,冷待大規模佔領背後不可忽視的民意,近期干預港大副校長任命,罄竹難書。無數政黨團體以體制內外不同合法方式表達訴求,結果呢?

上了年紀的求穩,年輕的求變,恆久如是,求變必伴險,歷史告訴我殘酷的事實,社會上總是年輕人犧牲的足夠多了,年長的當權的才追到上腳步做更對的事。

所以我們這一代,如果你愛香港,準備好繼續犧牲吧,這是制度和中共強權壓迫下,有尊嚴的人唯一可以做的事。

或者有天我會在街上掉汽油彈,還會說聲「對不起,警察」,哈,天知道。

 

作者簡介:港大畢業,深愛香港的年輕公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