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年 ‧ 傷未癒】警棍扑頭 右眼視力僅餘七成 佔領急救義工:港人勿忘政府所為

2015/9/17 — 19:35

佔領運動期間,示威者在警暴下頭破血流的畫面,相信不少港人仍歷歷在目。在整個雨傘運動中,共有最少568人送院,受傷者不計其數,但直到今日,暗角七警仍未被檢控、當街棍打途人的警司朱經緯光榮退休,多宗示威者襲警罪成,有佔領者被判刑十個月;而抗爭的代價,只能由每一個參與者,獨自默默承受。

急救義工阿健,於雙學升級行動中,被警棍擊中,後驗出視網膜脫落,為此斷續留院四個月,動過兩次手術,視力仍無法完全恢復;上個月,傷癒的阿健入稟區域法院,控告警務處處長、其僱員或代理人,於去年12月1日在立法會道、龍和道交界,將他打傷,追討人身傷害賠償及有關損失。

阿健指,早在受傷時已有意入稟控告警方,但傷勢一直未康復,不能花精神處理官司的繁瑣事務,才拖到8月。他強調,入稟並非針對任何個人,而是針對「落命令嘅政府同制度」。雖然不抱勝訴的希望,且要面對漫長的訴訟過程,但阿健仍決意入稟,全因不想港人「忘記政府做過嘅嘢」。

廣告

「再遲一點發現,就可能失明」

十二月一日凌晨三、四點,警方在龍和道驅散佔領示威者,阿健與一群急救義工在立法會道、龍和道交界近海傍位置,收拾物資準備撤離,但自龍和隧道的警員衝出揮棍驅趕,雖然阿健身穿標示急救員身份旳反光衣,仍被警棍兜頭扑中。

廣告

與其他被警棍扑頭的傷者一樣,被擊中當刻,阿健未有感到太疼痛,到事發兩週後,才發現右眼視野出現重影,求醫方知因頭部受硬物撞擊,導致右眼視網膜脫落一半;醫生當時指阿健的情況十分嚴重,幸好只有一半脫落,若再拖久一點才發現,右眼就可能會失明。一群佔領急救員籌到十多萬,讓阿健在法國醫院做手術,由於病情拖延太久,右眼發炎,不可用「打氣」方式固定視網膜,要改用「打油」,三月再施一次手術將油份抽出。

手術留下了後遺症:因為油會乳化,導致阿健右眼出現白內障。現時,阿健右眼視力由第一次手術後的一至三成視力,回復至七成,情況類似近視加深,另因白內障的關係,視野部份位置有陰影。阿健指,目前的康復情況,已較手術前預想的情況更好,但視乎白內障惡化的情況,未來數年應須再進行一次手術,更換人工晶體,此前要定時覆診,監察白內障惡化情況。而阿健視網膜再脫落的機會,亦較一般人為高。

「我無嬲過打我嘅警察」

治療、手術及住院四個月的費用,合共數十萬,幸得《蘋果日報》為其籌款,獲大批市民捐助。住院期間,發生一件令阿健難忘的事。十一月旺角清場時,阿健曾救助過一位自砵蘭街被警擊退的示威者;示威者的後肩、面部中棍,嘴角血流不止,當時阿健曾一邊為他嘗試止血,一邊與他談話數分鐘分散注意力。那幾晚阿健曾為不少人急救,對自己幫過什麼人早已無甚印象,那位傷者卻對阿健記得清楚,在新聞中看到阿健受傷的消息,特意前往醫院探望。

阿健原為自由身室內設計師,去年受傷後於十二月到四月期間兩度留院,之後又在家休養數月待完全康復,足足有近九個月的時間離開職場,至近日才重返,最近剛接下「復出」以來的第一宗任務;「重新行返出嚟…一年冇做嘢,好難㗎。」

雖然只是想為前線傷者急救,但阿健對受傷一事亦有相當心理準備,只是未料到會嚴重至永久受損。他坦言,從受傷起到現在,對當日以警棍傷他的警員並無怨懟。「到今時今日我都冇嬲,講真嘅。 要嬲嘅唔係嬲佢,係嬲個政府點樣做嘢,明知嗰度有傷者、明知嗰度係手無寸鐵嘅人,都仲下命令去打。」

(阿健現正收集當日的現場影片,以作官司呈堂之用,如有片段提供可與阿健聯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