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張滿載感動和希望的授權書

2015/8/28 — 17:55

【文:吳宗鑾@法政匯思】

(編按:港大畢業生議會將於9月1日舉行特別大會,處理港大校友關注組要求校委會在30天內確認副校長任命等的動議,法政匯思連同其他專業團體,連日在各區擺設街站,爭取港大校友的授權書。)

昨晚在堅尼地城擺街站的時候,有一位中年男士,拖著一個小小的行李箱,背著背包,遠遠看見我們,卻只是留在7、8米外,拿出一個平板電腦對著我們的街站,拍了好幾張照片。

廣告

由於當時DAB也在附近擺檔(抽保留電車的水),我下意識覺得這個男人有點可疑。所以,當他走過來,查詢關於授權書的問題時,我特意強調我們保障私隱的方法。他聽完不置可否,似乎還要考慮什麼,我也就不去管他繼續派傳單。我還「懶醒」地跟另外一位義工說:「條友怪怪地,小心DAB啲人過嚟攞私隱作文章。」

沒多久,那位先生又回來了,還拿出一張已經除了被授權人的資料外,已經填好的授權書。我對自己的疑心感到有點不好意思,默默地協助他填好授權書。這位先生確實是個很小心的人,填完後還要給授權書拍照留個副本。

廣告

拍完照他略帶靦腆地說:「其實我響數碼港返工,有朋友話畀我知你哋今晚響呢處擺街站,專登過嚟交張授權書㗎!」

我當時的臉肯肯定有點紅。

「我有個朋友住喺元朗,佢都想填,唔知你哋跟住會係邊到擺街站呢?」

「我哋今個星期六會去沙田...不過張授權書一定要響聽日六點前送去港大,唔係你簽咗都冇用。」

「寄呢?寄得唔得呀?」

「寄都得,不過我驚你趕唔切喎!」

我看他又皺眉、又嘆氣的,再幫他問了一下,確定一定要交原件,傳真、電郵都不接受。

那位先生搖搖頭,向我道了謝拖著喼離去。

幾分鐘後,我遠遠看見他拖著喼又從港鐵電手扶梯的方向,向我們匆匆走來。

「可唔可以畀張空白嘅授權書我呢?」接著又匆忙離開。

沒幾分鐘,那位先生又回來了。這次他把我拉到一旁,說「我朋友真係想填授權書,但填咗點畀返你哋呢?」

「哦,不如我畀我手機號碼你,到時你再call我安排啦!」

再次道謝之後,這位中年男士就真的離開了。

大概一個多小時以後吧,我收到了那位先生的電話:「Chris,我入咗元朗攞到我個friend嘅授權書啦!我點樣交畀你哋呀?」

「哇,你真係去咗元朗?(聲音掩不住激動)請問你住邊㗎?」

「我住藍田嘅,點好呢?好唔好你等等我,我依家攞過嚟畀你?」

「唉,唔使啦,你咁有心去到元朗攞張form,唔通藍田我都唔肯過嚟咩!」

就是這樣,我們多了一張載滿感動和希望的授權書。

(標題由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