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s://www.fb.com/yeungtinshui/

2019/7/2 - 16:22

一條政治理論解釋衝立法會為何合理

7月1日 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7月1日 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朋友聊到說,現在還沒正經的政治理論,能說明為何衝立法會合理。

其實是有的。雖然我覺得這時候講理論未必有大用,但 in case 有人非要理性角度出發才能接納衝立法會,就簡略寫一下。

首先,Laclau and Mouffe 有「敵對性 (antagonism)」的說法,指政治必須要分敵我。很多人認為萬事有商量,可以傾共識,但很多事情其實無得有共識。香港人心目中的「民主」和中共心目中的「民主」,河水井水,傾一世也不會有共識。夾硬要共識,只會是假共識,實際上其中一方被欺壓。所謂「真普選」袋住先就是這個問題﹕「雙方同意」的民主,其實是假民主。

廣告

Laclau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Laclau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後來,「敵對性」的說法被批評,指責過於將「敵我關係」合理化,動輒引發暴力衝突甚至內戰,暴動都合理。這正是一些人對衝立法會的指控﹕很多人覺得,政府係衰,但表達訴求要和平;無論政權多麼惡劣,打爆玻璃就唔好,掟磚就唔好。暴力唔好,因為危險,危險可能搞傷人甚至死人,無論點講政治都唔可以搞傷人搞死人 - 確實也是有這種說法的。

兩位理論家也不是沒想過這一點。作為回應,Mouffe 後來就推出「競勝 (agonism)」的講法。Agonism 是 Antagonism 的一類,簡單來說就是,「競勝」不當對手是十惡不赦的「敵人」,而是運動場上競賽的那種「敵人」。這裡說的運動場,就是黨派政治。Mouffe 認為,政治是可以做到敵我分明,但又唔打交,關鍵就在心態上要和而不同(你有你的道理,只是我不同意你)。因為對手也是合乎常理的人,所以能夠公平競賽。因此 Mouffe 支持黨派政治,認為議會就是不同政見可以公平競賽的地方。

Mouffe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Mouffe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Mouffe 的 Antagonism 論調,接近很多人說的,應該爭取香港人支持,贏民心,然後在議會用選票取勝;或者,民建聯說泛民唔守議事規則,要求他們在議會理性討論,也是這個意思。這兩種說法都不大支持衝立法會。前者認為會失民心,後者唔撚使講。

說到這裡,好似 Support 唔到衝立法會。然而,關鍵就在,Mouffe 其實無放棄要在戰場見的那種「敵我關係」。她雖然發明了 Agonism 的講法,但她並不是認為所有矛盾都可以變成 Agonism。咁邊 D 人是在戰場見的敵人呢?那就是﹕如果對方根本唔認同社會要民主多元,那就只能戰場見。

其實道理好簡單,你在運動場比賽跑步,正常來講是公平競爭,但如果對手根本就唔想同你跑,淨係同你講﹕「反正我係贏,你係輸﹗」那你如何還能當他是競賽對手?

這套講法解釋了,為何規矩、議會,甚至民意,都不能夠合理地阻止衝立法會﹕根本上對手都不跟你講規矩。講規矩的話,為何會有 DQ?真普選呢?講民意,200萬01人上街呢?講議會,功能組別呢?根本所有路都是給對手封了。

在這個前提下,敵人就是敵人。它不是一個合法的對手來的。所以,唔需要講和而不同,唔需要客氣,唔使講咩「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因為對方根本就沒捍衛你﹗

在這種狀況下,真的無規矩可言,亦無規矩需要言。完全是鬥智鬥力。可以拉倒這個政府的任何手段,都有它的合理性。

如果要怪,就怪這個政府唔講道理在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