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條藍絲帶的淪落

2015/1/25 — 10:30

【文:Joey】

法國巴黎有槍手闖入《查理週刊》,槍殺12人血案洗雜誌社,舉國震撼哀鳴,歐洲多國悼念,同聲捍衛言論自由。那份漫畫諷刺刊物,平時印行六萬份,其實不算暢銷大報,甚至乎,帶點偏激種族爭議,但在法國,人們明白:我未必同意你,但要尊重你發言自由。Je suis Charlie。這是非常可貴的 nobility quuality。

回看香港,之前商台李慧玲被炒,撐政府者一片歡呼,除「大口玲」而後快,記協發動「藍絲帶」,卻也追究無從,漸漸地,在香港,炒人不過是商業決定「公事」。再到明報劉進圖被斬,公眾雖未至於幸災樂禍,亦不斷有言語詆諉受害人私生活等……斬人可以頼「私怨」,意圖轉移針對新聞自由的關注。儘管記協與萬人高呼「我們都是劉進圖」「They can't kill us all」, 但面對冷刀鋒,我們呼喊無力。

廣告

當初《香港電台》烽煙節目叮走吳志森,唔聲唔聲,因為仲有隔離台李慧玲。《DBC》「被商業糾紛」收檔,冇聲出咪算囉,數碼收音機咁貴。
到《商台》把李慧玲從黃金時段烽煙節目調再走到解僱,算啦,日鬧夜鬧把聲好吵耳。

《南早》換政協總編輯變《紅早》,香港人唔出聲,因爲唔多識英文。
《陽光時務》創辦人街頭遇襲,who cares,都唔識個大陸佬乜水。
《獨立媒體》被襲擊,早知佢地得罪人多架啦,成班左膠廢青。
《信報》換河蟹總編輯、抽起「獨眼香江」版文章,引發該版全組人請辭,還是唔出聲,因為唔睇這份扮精英的報紙。
《明報》總編輯唔聽話被調走,編輯部面臨整肅,無言,聽聞個總編份人好串。
《蘋果》被 cut 廣告,《金融中心》改版,關我咩事呢,肥佬黎大把錢。
《主場新聞》最終「我恐懼」收場,點講呢,蔡東豪對唔住成班 blogger。

廣告

因為麻木,因為事不關己,因為許多人的冷漠,香港一步步進入寒冬,社會一步步淪落。

2014 年尾一場「佔中」,更照出無數牛鬼蛇神。

香港人爭取的是真正普選,公平公開的提名、參選、投票制度。我雖憎厭建制,但沒有要求在選舉制度中剔除保皇者參選,沒有設計限制親中土共工聯會民建聯的提名權參選權:that is,我不同意你,但尊重你公平競爭,大家在選票上定輸贏。

但中國君主帝王權術沒有 fair game,中共沒有政治倫理,只有敵我鬥爭。人大常委 8.31 落閘是要趕盡殺絕,定性「反中亂港」者冇得你參選:that is,專制。

有網友留言:人類如果不是向高貴的心靈看齊,必然是向低俗的品性看齊。

我佔金、銅、旺馬路,但我留返條路比人行,有地鐵比人搭:問中共港共,有冇比條路香港人行?!反佔中「藍絲帶」之所以醜陋,皆因「為撐而撐」唯政權是瞻,不容許反對異議討論,不惜羅織罪名抺黑示威者,誇大恐嚇危害經濟甚至「they can kill us all」,煽動一群嘍囉追住你鬧,買通黑手追住黎打,開動官方媒體 propaganda 唱衰你、數臭你,梁政府瘋狂掟你 87 發催淚彈,出動差佬扑穿你個頭拉你告你,最醜惡。

佔領落幕,忽聞「藍絲帶」李偲嫣聲稱參加 2015 區議會和 2016 立法會選舉!國之將亡,香港能否逃過妖孽橫行,還看香港人的智慧和選擇。

藍絲帶,原是 2014 年,記協在渣馬派發的,呼籲捍衛新聞自由。

然而,渣馬主禮鳴槍起步的,是警務處長曾偉雄。今年也是。

於此亂世,而選擇沉默,已經輸在起跑線上,香港人。

 

作者簡介:作為一個香港人,時刻發揮厚多士精神,生活上眼見怪事、錯事、愈來愈過份,一於插到佢暈!Never be afraid to say what you feel - You can only die onc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