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無所有的我們,還怕甚麼?

2015/10/5 — 12:15

李嘉誠 (資料圖片)

李嘉誠 (資料圖片)

港大校委會以十二票對八票否決任命陳文敏為副校長,與李嘉誠罕有地高調發表聲明反擊近期大陸對他所謂撤資的抨擊,表面看來風馬牛不相及,實質卻是一物兩面,同出一轍,反映中共對港政策之基調的確經已變更,一切都是以政治掛帥,目的就是要加強對香港的操控,不惜一切代價。

校委會十三名(不投票的主席梁智鴻並非中立,因為他早已違背既成規章制度,容許校委會不記名表決)出賣港大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損害港大根本利益的奸佞小人,根本詞窮理屈,無法說出不按常規(根據物色委員會的推薦)批准陳文敏之任命的理由,企圖以所謂保密慣例遮掩自己的醜行,冷不防初生之犢馮敬恩不畏虎,不留情面公開踢爆,一眾豺狼嘴臉遂無所遁形。

廣告

港大學術地位勢每下愈況

無論他們如何砌詞造說,都不能掩蓋人盡皆見的事實──否決陳文敏之任命,根本就是中共和梁振英政權指令的政治任務。為保萬無一失,避免重蹈立法會政改方案投票的覆轍,連一早表明外遊缺席的石禮謙也被急召返港,可見共產黨志在必得。事實上,開會前校長馬斐森接受路透社訪問,已毫不諱言自己深信事件幕後有人策劃,因他被入侵的電郵很快便成為左報的內容,所以不排除幕後黑手是北京。中共為求目的,不擇手段,實在令人不寒而慄。

廣告

今次的否決最大的禍害,不在陳文敏能否出任副校長,而是校委會已向中共屈服,讓政治摧毀百年學府港大的聲譽。如果港大師生和校友還不起來抗爭,力拒中共的魔掌伸進校園,港大的百年功業肯定盡廢。不單現存的師生再無學術自由,在寒蟬效應的恐懼氣氛下,言論自由也會受到威脅,教職員更不敢輕易參與政治;在海外學術界裏,港大的聲譽更會一落千丈,有名望與成就的學者,都不可能願意來港執教,港大在學術界的地位和評級,勢必每下愈況。

李嘉誠對中共文革式的批鬥公開高調回擊,背離「富不與官爭」的傳統智慧,說明了一個事實,就是本港地產霸權與中共的關係已大不如前,而財雄勢大的權貴官僚資本已不再把本港地產霸權放在眼內,大有狡兔死、走狗烹、取而代之的意味。強如首富李嘉誠,面對強權明裏暗裏的逼迫,也要表明心迹,「我生本無鄉,心安是歸處」,做好兩手準備,如果逼人太甚,就不能不「此心安處是吾家」,遠走高飛了。

李嘉誠的心聲,道出了戰後在港落地生根一代港人的無奈。正是兔死狐悲,那些一心以為可以取代李嘉誠地位而靠攏中共的二、三線地產霸權,千萬不要高興太早,必須記取歷史教訓,今天李嘉誠的處境,已經預示你們未來的結局了。

形勢越來越明顯,中共已經沒有耐性,急不及待要全面接管香港。一國兩制不但名存實亡,五十年不變的承諾也不會延續至二○四七年。雨傘運動後,反對派內部和民間掀起一片討論香港前途的熱潮,不論革命建國、城邦自治、全民制憲抑或永續自治,都將目標集中在二○四七年以後的前景,但現時看來似乎有點好高騖遠了,因為現狀也不保,又何足以言未來?難怪任何論述在民間都沒有多大迴響了。當務之急是守住既有的優勢,對於中共的壓迫,一定要堅定不移地說不,寧為玉碎,也不作瓦全。只有置之死地,讓機會成本比我們更大的中共收回香港也一無所有,香港才有機會絕處逢生。

首富李嘉誠也豁出去了,一無所有的我們,還有甚麼可怕?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