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百個學生,一百個故事

2019/6/19 — 16:31

【文:日南 @教育工作關注組】

我們以至所有教育團體,一定不想學生到警民衝突現場,更沒有默許學生使用暴力。學校的確有方法阻止學生,例如將學生禁錮在校,以及恐嚇他們如被發現在衝突現場的話會以校規嚴懲。家長同意這樣做嗎?就算家長同意,反叛的學生會怎樣想?

有些學生的家庭成長背景複雜,與父母不和,或者學業長期力不從心,他們深陷於失敗、猜疑等負面情緒中。他們平日已積下不少無力感,當他們找到爆發位,就一發不可收拾,希望有所貢獻。

廣告

有些學生在網上接收大量似是而非的資訊,卻不懂判斷真偽;他們又受同輩影響,很容易認為只有示威一途才可改變現狀。

有些學生很關心時事社會,留意新聞之餘也喜歡閱讀社會理論,但沒有人幫他們疏理思緒、擴闊視野、多了解社會不同階層的想法,結果他覺得可憑自己力量改變社會。

廣告

……

一百個學生有一百個故事,我們不可能列舉、也不知道全貌。學生走上激進道路,其實不少教師並不自覺,為甚麼?當教師總是以專心教書或其他原因迴避學生對政治爭議的提問,結果學生暗起裡唾罵教師虛偽、無知、怯懦。

他們要上戰場,會受你勸阻嗎?

師生真誠交流的重要性

事實上,如果教師在平日校園內外努力經營師生關係,真切聆聽、交流對社會的看法,撫平學生可能在家庭社會遇到的傷痕,梳理他們的想法,可在今次危機發揮作用。對於大部份較單純的學生,簡單告誡他們來日方長,安全為重,別忘了還有關心你的師長,已經收效。

有些教師更會按學生需要,透過即時通訊社交平台安撫他們情緒,有些熱血教師更因有學生瞞著父母(或者父母根本不理他們)到示威現場,而選擇到場勸走他們。

討論時事爭議習慣的重要性

或者學生有千百種理由參與抗爭,但肯定不是愛暴力、受教師唆擺。他們只想為香港未來做點事。他們不應承受這樣的侮辱。隨便認定學生是被「政治動員」、「教師默許搞事」,卻忽略其他造成學生「激進」的可能性(特別是學生的性格及社經背景),根本有失公允。

事實上,如果平日師生有討論時事爭議的習慣,可有效防止學生激進思想。學生在教師的主持、引導下暢所欲言,學習尊重雙方觀點之餘,也作出價值判斷。教師更可及早識別潛在激進學生,作為對策,教師除了從日常相處中與他們建立信任外,也可鼓勵他們舉辦活動,他們投入活動,可令更多師弟師妹了解時事,有成功感之餘,也有充權的意義。

香港需要肯承擔的掌權者

有些肯承擔的校長已具名發表心聲,並勇於作出價值判斷,例如尹志華校長怒斥道,倘孩子出事政府不能迴避責任。此外,過百位中學校長及前校長聯署,以個人名義呼籲港府立即擱置修訂逃犯條例,以真誠文字表達對學生的愛惜。這是學校與政治互動的良好例子,使教育界得到社會尊重。公眾眼睛雪亮,會鄙視躲在中立的保護傘下發表毫無溫度的樣辦聲明,隱去甚至粉飾政府施政失誤的教育工作者。

有些「資深教師」,以為政治可以跟教育截然二分,學校可以跟社會絕緣,價值判斷等於不中立,回應社會現況的「罷課不罷教」等於政治課,可說是概念混亂,也自行閹割了教師和學校的重要角色。

讀過楊潤雄局長「緊守崗位、守護學生」的信件,使同工們感到被威脅、被誤解。希望楊局長收回上述信件而改發另一封信,讚許教師了解、安撫學生的努力,也肯定教師與學生真誠分享爭議議題的看法,洗脫「白色恐怖」、「設置思想禁區」的嫌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