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直都在進步中的黃之鋒 — 多一點鼓勵,多一點時間,多一點空間

2016/11/19 — 16:50

黃之鋒

黃之鋒

國教事件之後,或許在傘運期間或之後也有過一些令人爭議的決定和舉措,但我覺得,整體來說,黃之鋒一直都在進步中。

面對排山倒海的批評,面對來自國內及本地喉舌及整個國家機器施加的壓力,面對部分民主派陣營內的懷疑,甚至有部份本土及港獨道旁兒批評他Out,他仍然能夠持守著原來的政治座標。這一點是應該得到肯定和更多鼓勵的。

有一次在維園外,看見一批恃老賣老的維園阿伯及中國大媽式的人物,大聲朝他高喊:「死𡃁仔/無知廢青/,乳臭未乾,返去讀多D書,識D歷史至出嚟獻世」、「唔知你老豆點教仔」、「我係你老豆/老母就一定先打死你」、之類、之類。我站在旁邊,只覺好笑,年輕就一定對歷史無知嗎?年長又一定對國家民族的歷史掌握得更準確嗎?看來未必!黃之鋒肯定還有很多地方需要提升,很多方面仍有待琢磨。但相對而言,那些圍觀喊打的人,其無知是可以從面部表情、動作已經看得出的。他們唯一可以倚恃的傲慢,就是自己比黃之鋒活多了一把年紀。但這真的有什麼值得傲慢之處嗎?

廣告

每次看到建制集會被動員、被一輛輛旅巴運送至集會現場,然後不知就𥚃,只知道是政府是阿爺便要支持,期待完事後取得個禮物包、吃頓飯、也可能收到一點點車馬費的那些人,我都會想到魯迅的一段故事,那故事是中學時代得知的,一直記在心裡。當時魯迅在日本仙台習醫,看到一段日俄戰爭後日本政府的宣傳片,是控制着東北地區的日軍處決中國犯人示衆。魯迅從錄像見到那些圍觀著的中國民眾人人都是只是木無表情,甚至流露出看熱鬧時的興奮。魯迅因而慨嘆,那些無知的中國民眾最需要醫治的不是身體,而是他們的靈魂,魯迅因而決定棄醫從文。

有朋友說幸好魯迅早死,如果他活到解放後,肯定命運坎坷。真的,可能不需要等到文革,在反右運動已經可以把他鬥臭鬥死了。魯迅如果有機會出席上星期那個所謂「撐釋法大會」,可能也會慨嘆超過了一百年,中國人社會中仍然有不少基層民眾沒有多少進步過,仍然是百多年前那一類圍觀者。

廣告

中國人社會政治的清明及社會的進步,仍然要上承魯迅那一代人,一代一代的薪火相傳下去。在這個過程中,必然會繼續被專制政權及國家機器的迫害,也必然會避免不了一眾無知圍觀者的冷眼、冷嘲熱諷、甚至粗暴的霸凌。

當然也不能把寄望放在一個黃之鋒、兩個黃之鋒、或三個黃之鋒身上。每個人的性格、能力、及條件不同,清楚知道方向,各自謹守崗位便是起碼的責任。也不要失去希望!縱然站在前台的也不一定事事盡如我們的期望。對於年輕一代,我們真的要給他們多一點鼓勵、讓他們有更多的時間及空間。他們這一些年輕參政世代中,可能有一些人定位出了偏差(例如梁游二人),也可能犯上了錯誤,但除非有証據清楚證明他是鬼,否則也應該盡量疑中留情,無需落井下石,更應慎防在不自覺中被政權把持的國家機器,動員了成為圍觀者而不自知。他們這些年輕人有時也會出言不遜,但我始終覺得他們總比那些掛著「商界翹楚、專業精英、專家學者」招牌四出招搖撞騙,甘心情願為當權政府作跑腿、當嘍囉的更值得香港人,以至整個中國人社會期待。

相對於那些活到一把年紀,卻是越老越糊塗、越老越自以為是、甚至甘於被政權利用,甚至動輒口出惡言,被動員被收買做圍觀者的,黃之鋒只有21歲,直到今天他的整體表現仍然是相當不錯的,他的進步也是明顯的。他值得得到更大的鼓勵和肯定。也希望我們這個在老化中的社會,可以給予黃之鋒這一類年輕人更多的鼓勵和更大的空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