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石激起千層浪:「支那事件」時局前瞻

2016/11/7 — 16:03

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

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

【文:栩晉】

立會選舉結束,正當港人陶醉於非建制版圖擴張,大有與建制派分庭抗禮之勢時,香港時局卻又突然迎來多事之秋。青政的兩位議員的出位誓言,將本已熱哄哄的議會帶進劍拔弩張的戰局,讓疲於奔命的港人無奈不已,而建制派及港府更不會輕易放過此等良機,陽謀、陰謀並出,必欲置其於死地。所謂「一石激起千層浪」,筆者以為這石頭實如天外隕石,力足振聾發瞶,為香港時局作了一次既深且遠的前瞻。   

第一,此次事件使香港民意得以澄清,讓港人的深層意識昭示於人前。傘運過後,「港獨」及「本土」思潮崛起,震動朝野及中央。直至月前的立會選舉前,數名帶有「港獨」背景的人士被遞奪參選資格,足見「港獨」之烈及中央、港府「懼獨甚深」。及後,部分主張「港獨」人士更以高票勝算,彷彿宣示「港獨」思潮實具有深厚的民意基礎。加上,「支那」事件爆發,讓人驚覺「港獨」不單活躍於社會,更有入侵立會,深化其勢力的趨勢。對此,筆者以為事件雖使朝野混亂不堪,但卻有「激濁揚清」之效。   

廣告

正如上言,選舉前後,中央、港府及建制派均以「港獨」禍烈,且有蔓延深化之勢,故大加抨擊及阻撓入局。但事實上,部分非建制人士均對二人言行大加保留,再據不少傳媒報道及民意調查,均指出不少支持梁、游二人的選民均大感失望,並表示不信任及不再支持二人。由此可見,「港獨」之勢非如想像般強烈,中央及港府實在毋庸杞人憂天。但在此,筆者必須指出,「支那」背負的是中華民族的屈辱,而非中共強國的尊嚴,民意只是「反對港獨」絕非「支持中共」。「愛中不愛共」方是香港人的深層民意。   

第二,本已風雨飄零的「三權分立」,將進而發展成「三權共融」之局。自一九九九年至今,人大共釋法四次,當中雖有法院主動要求,但亦難免破壞了行之既久的法治精神及削弱終審法院的權威地位。近日,「支那」事件再次惹來人大將就宣誓案作第五次釋法。對此,筆者以為此次釋法,其破壞力及代表性實非前幾次釋法可比。觀乎前四次釋法,所釋對象多為偶發性,如「剛果債務」、牽涉重大公眾利益,如「港人內地子女居留權」等政策而非政治原則。至於,「特首任期」及「政改五部曲」雖牽涉政治原則,但其禍端則是「基本法」的不完整及條文模糊,予人可乘之機。

廣告

但是次釋法卻是直接挑戰立法尊嚴和議會地位。先不論梁游有否辱華,但政府主動干預立會事務本已匪夷所思,加上案件已然交由法院審理,而律政司亦多次明言「望由香港法律自行解決問題,避免釋法」。如此,則無論釋法先於或後於裁判,均表明人大意志凌駕立會和法院,幾可宣布「行政」、「立法」及「司法」只是人大的統治工具,並無任何主導可言,更遑論獨立性。此外,二人畢竟是民選議員,背負深厚民意和程序正義,以釋法解決而非民意解決,亦代表了港人民意只是政治花瓶,「遵從只是人情,專制方是道理」,人大意志才是幕後玩家。   

其實,眾所周知,九七回歸後,「三權分立」的基本原則已不斷受到衝擊。多年前,中央及港府試圖先以「三權合作」改變「三權」結構,再提出香港奉行中央的「行政主導」原則。近日,不少親中人士更明言香港從不實行「三權分立」,大有廢除之勢。據上而言,「支那」事件正為中央及港府提供了上佳藉口,走出幕後,正式登陸幕前。   

第三,晦暗不明的特首戰再起風雲,鹿死誰手,殊未可知。儘管梁振英絕不得港人支持,建制是否願意全力護航亦是未知之數,但對比董、曾兩位前特首的連任情況,可知中央並未決定加以祝福。加上,雙曾表明有意競選,實是梁振英連任的攔路虎。因此,「支那」事件之前,大部分言論雖不敢斷言梁振英連任無望但亦視之為冷門黑馬。

但是次事件後,梁振英高調表示「釋法無可避免」,此舉無疑是絕地一擊,既能進一步引清兵入關,更能向中央表示死忠。根據中央任人唯忠的原則及政治籌勞的慣例,梁振英實有咸魚返生的可能性。而且,假設梁游被廢,甚或如坊間所言,釋法將波及姚松炎和劉小麗二人,非建制一下子失去四個議席,必將影響傘運後,難得出現的議會平衡,實為梁振英送上「借花敬佛」的及時雨,並造成無可挽回的輪迴悲劇。如此一來,梁游二人被認作「鬼」亦是無可厚非。

觀乎上言,不難發現「支那」事件引爆了不少政治炸彈,且弊多於利,將香港送上另一次歷史路口,面對難以預料的前途。儘管如此,筆者仍需引用西哲伏爾泰的名言:「我不認同你的說法,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表明絕不認同梁游,但絕對尊重其背後的民意。

 

作者簡介:教育工作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