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票一故事.1】不敢生兒育女的八十後:是年輕人真正走入議會做事的時候

2016/8/19 — 12:24

2012 年立法會選舉,楊菲菲的一票,投給長毛梁國雄。

那是非建制派還未大混戰的年代。當時的楊菲菲,像大多數香港人那樣,看一切都比今日來得簡單,甚至有種「唔係建制就係泛民架啦」的二元印象。當然她是站在民主派一方,而泛民中她較屬意的,就是相對激進的長毛(民主黨算吧喇,她說)。

因此理所當然地,她投他一票。

廣告

2014 年,雨傘革命爆發。楊菲菲直言那場「革命」對她這八十後來說,是感動人心的。畢竟六四的時候她年紀還輕。懂事以來親身經歷的最大型的社會運動,就數這一場了。

儘管如此,雨傘革命也曾經使她迷惘。別說在運動結束後,早在清場之前,她的迷惘已然孳生。香港將來要怎樣走下去?曾經站在佔領區中的她如此詰問。她直言自己對香港前途的想像是悲觀的,已婚的她不敢生兒育女。

廣告

「就是因為有些人為保障自己利益,令整個社會的價值單一,人人只能在同一條跑道上跑,所以我唔敢生。」

然而她不考慮離開香港。

「因為是自己屋企嘛!你真正鍾意個地方,係唔會想佢衰。」

唔想佢衰,咁又可以點?她不知該香港該怎樣改變、怎樣做才能改變。

這一年,她想,議會或許是個答案。

「如果『有些人』可以進入議會說話,改變入面的 Agenda,那說不定能產生甚麼改變。」

她口中的「有些人」,指的就是年輕一代。

「我讀到一篇文章,說現時議員平均年齡 57 歲,最後生是楊岳橋,35 歲,最老是劉皇發,78 歲......」楊菲菲一頓,笑道:「佢半隻腳都踩入棺材啦!」

「雖然『八十後』這稱呼已說了很久,但我覺得,這一年才是年輕人真正走入議會做事的時候。」

所以,今年年初新東補選,她投梁天琦,理由是梁天琦對答如流,才華出眾。楊岳橋固然也不差,但楊本身已是個執業大律師,較之於他,還是大學生的梁天琦更令人驚嘆。

半年後再選,梁天琦荒謬地被取消資格。楊菲菲最期待的畫面沒有出現,她手執的一票很可能會投給「Plan B」梁頌恆。不過眼下還在掙扎:梁頌恆的辯才實在沒梁天琦高,因此她也可能會改投公民黨楊岳橋。

至於長毛呢?

「唔會咯,我真係想有些後生的人出現。」

若問,在這議會失效的年代,選到後生入議會又如何?

「Well,都係搏一舖架咋!」

 

候選人名單詳見:election2016.thestand.new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