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票一故事.10】社區工作者:爭公義之前,先做個好人

2016/8/28 — 17:42

2014 年香港令楚翹感到一股極大的無力感。

那一年的她像許多香港人那樣,日以繼夜,在繃緊的時代氣氛裡吸收大量新聞資訊。她還記得那年七一,佔中預演後警察抬人清場的畫面。那片段讓她傷心,覺得絕望。

「我還可以做甚麼?」她自我詰問。

廣告

想著,竟生出一個似乎風馬牛不相及的念頭:食素。

廣告

「因為這是我能力範圍內,可以為世界做的一點事。」

體制或許不是一時三刻改變得了,但這並不表示她要坐以待斃,最少她可以努力做好自己,對身邊每一個人好。

於是楚翹改變了自己關心社會的方法。新聞資訊,她不再狼吞虎嚥地追看;取而代之的是,走入社區,建構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我覺得雨傘運動重要的成果,其實是它重新連結了人。」

我們的訪問有大半時間在一輛客貨車上進行。客貨車由大埔生活書院開往區內一家老人中心。正在生活書院工作的楚翹,早前跟一些學生義工,一同與老人製作陶瓷作品。她正在把這些作品送到中心。

初翹甫踏入中心門口,便有好幾個公公婆婆跟她打招呼。「王小姐!」人人臉上掛的都是燦爛笑容。

生命教育,就是楚翹在雨傘運動後,認定應該要做的工作。現在,每個周六都會有好些年輕人去上課,學習如何從自己做起,令世界更加美好快樂。

「你要講社會公義,但卻連街邊有垃圾都唔執,咁你點講呢?」

因此在這一屆立法會選舉,較之於活躍於大政治理念舞台的政客,楚翹更願意選擇願意落地關心民眾的候選人。

她會投張超雄一票。

「其實你睇一個人過往表現、聽佢發言,就會知道他是不是真正關心民眾。你睇候選人的傳單......當大多數人都集中宣傳他們的政績時,只有張超雄一個,願意花大篇幅去講香港貧窮問題。」

「如果一套民主制度不是關心人的制度,那我不會想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