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票一故事.14】八鄉居民:民主自決,要進入生活

2016/9/1 — 14:25

過去十年,Wendy 不停搬家。她不特別喜歡搬來搬去,但樓價愈來愈貴,地方愈住愈細,也沒法子。最初住在港島,後來搬到新界東、九龍東,但依然未能安居。

直至兩年前。慣住市區、又怕蚊咬的她,把心一橫,毅然遷住八鄉村屋。這個決定,令她猶如重獲新生。

「這一區,可以給我更好的生活。」

廣告

住進八鄉之後,生活寫意,Wendy 開始留意身邊的環境議題。原來,世道已經愈來愈荒謬。例子有天水圍的泥頭山。「咁大個泥頭山,政府幾乎乜都唔做,只 charge 你幾千蚊就算。」憤怒還憤怒,但她只是平民一個,始終需要有人代表自己,走在前線。

她決定了,這個人叫朱凱迪。

廣告

去年區議會選舉,朱凱迪在八鄉出選,挑戰鄉事代表,並其身後的龐大勢力,最終雖然落敗,但身為選民, Wendy 卻很欣賞他提倡的「自決」理念。「當民主自決成為生活。」她牢牢記住朱凱迪網上文宣的這一句。

所謂「自決」,指的不僅是香港政治前途,更是每個平民的日常生活。

今次選舉,新界西足足有 20 張候選名單,教人眼花繚亂。Wendy 仔細翻閱各人政綱,最欣賞的,始終是朱凱迪。「他區議會選唔到,因為根本敵不過鄉事派。他的視野應該是大一點的舞台。」她認為朱凱迪的政綱,不單與新界西居民有關,更是香港人整體都關心的議題,例如港鐵,例如發展。

「我覺得他可以代表到我的聲音。」

朱凱迪 fans 不少。這段日子,Wendy 聽見身邊不少朋友在說,「如果我住新界西,就可以投朱凱迪啦。」她倒覺得有點不妥。「即使不是住在這區,也可以問自己,有無嘢可以做到呢?」同樣的問題,她也會問自己:既然早已決定了投票心水,那最後幾天,是否可以為心儀候選人做得更多呢?

只因 Wendy 一直相信「民主自決」要進入生活。「你覺得唔對路的地方,你就要做啲嘢囉。」

由搬家,到投票,都一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