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票一故事.15】文學少女:香港曾經不是排他的地方

2016/9/2 — 13:16

王家琪在大學研究文學。她深刻記得,從文學歷史角度,香港曾經是個開放包容的地方。不少大陸作家逃難來港,另外還有新加坡、馬來西亞的作家,因嚮往香港的自由創作風氣而安居於此,盡情寫作。

到八十年代,即使香港文學的主體認同出現,香港作家開始將自己從華文作家中區分出來。大家仍不至於排外。

「曾經香港不是一個用『排他性』諗嘢的地方。」

廣告

所以,對於近年社會興起的本土思潮,王家琪有點感慨。一方面,她明白大家為何有這情緒。「八十年代中國仍在安全距離裡面。所以我們可以一邊認同中國文化,一邊認同自己是香港人,以至有國際視野。」但如今中國大軍壓境,香港人期望遠離,「我覺得都係正常。」

廣告

理解,不代表認同。今次選舉,王家琪讀過不少本土派的政綱,都不敢苟同。「本土不是一個有效理解所有問題的框架。如果一個政黨以中港區隔作為最終訴求,這不是我想要的。」就如同近年在全球興起的右翼思潮,她也自言憂心。

所以,在思考投票意向的時候,她很快就排除了青年新政和熱普城的選項。而建制派,更加不用考慮。

七除八扣下,住新界東的她,發現自己只剩下三個選擇:長毛、張超雄、慢必。她承認這三位現任議員政治光譜相近,所以難以抉擇。

「得一票,唔知點算好。掙扎中,都係呢三個。」

對於香港未來,王家琪直認悲觀。「我們這一代,由反國教到現在,睇住香港插水式惡化。」大家都預期未來幾年是香港很重要的關口。而這,正正是她希望挑選上述三位議員的原因。

「假設真的發生,我信他們會企穩立場,堅定抵抗一些唔應該發生的事。」她深知如今立法會議政功能不大,只期望有惡法出現,心儀候選人可以拉布抵抗。「都無其他嘢可以做,除了拉布。」

三個對象,一張選票,點算?王家琪想了半秒。

「我諗過畀張超雄,因為佢比較低調啲。我欣賞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