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票一故事.16】律師:回憶傘運仍流淚 議會需要新聲音

2016/9/3 — 13:38

「我覺得,比我細十年的年輕人,真係好慘……」

已是兩年前的事了,但如今一提起雨傘運動,Linda 還是流下眼淚。

Linda 是一名律師。很多人以為,律師普遍支持民主。她卻說這可能是誤會。Linda 認識的同行當中,只有三分一支持民主派;另外三分一投向建制,「因為生意嘛,有好多客源嘛」,一切基於利益考慮;最後三分一,是政治冷感人士。

廣告

「他們經常話,政治我唔識架,只識做自己嗰瓣,做吓合約啦,甚至上庭打吓官司啦,不過政治啲嘢,我唔睇架。」

廣告

Linda 算是異數。兩年前的佔領運動,她積極參與。佔領之初,她在夏愨道上行走時,總是誠惶誠恐。只因為她和同行朋友,都是律師。「大家都好驚青。會不會因為俾人拉,所以無咗個牌,無得執業呢?」

她發現律師身分,原來只是負累。假如當醫生,起碼可以幫忙救治傷者,但當律師,還要是一個從事金融行業的律師,Linda 只覺有心無力。「一個人被捕,之後要點做?我唔在行。」

「其實律師真係好無用囉。」

正因如此,她特別欣賞走在最前線年輕人們。「他們咁後生,又願意付出。」只是政府一直無動於衷,警察濫暴,教她特別心疼。「好唔公義……學生真係好慘……」雖然事後學聯等組織遭受猛烈批評,但 Linda 選擇包容,「當時無人知嘛。」

也因為傘運,她認識了羅冠聰這名字。

今年年初,香港眾志成立,她曾經寄以厚望。「除了街頭運動,也想正經走入議會,這樣很難得。」及後眾志傳出不少失誤,她縱有滴汗,卻仍堅持「要畀個機會新的聲音」。

「立法過程中,好多都是有關利益的 negotiation,我希望佢可以多啲從年輕人角度出聲。」

今次選舉,她的一票留給羅冠聰,一個比她小約十年的年輕人。

「到 2047 年,我已經 63 歲,未來是他們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