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票一故事.2】知識分子的矛盾:暴力,啱定唔啱?

2016/8/20 — 10:31

公民黨陳淑莊定熱血公民鄭錦滿?

這一票的矛盾,也是黎雋維理性與情緒的矛盾。

現於港大攻讀博士學位的他,同時是個執業建築師。八年前的立法會選舉,他投公民黨;四年前他也投公民黨;這一年,他的「Default」,仍然是公民黨陳淑莊。

廣告

「公民黨始終是 appealing 的。」架起圓框眼鏡,一副知識分子氣的他說。「感覺上他們比較專業,辯論質素較好,最少你不會覺得選了個獃子入去瞓覺,而真係會辯論。」

然而問題是,過去四年似乎證明了一件事,即溫和民主派可以發揮的作用,著實有限。當香港政治問題的嚴重程度已超越「不公義」,而是「違反常理」,黎雋維有感傳統泛民的應對總像「綁手綁腳」,束手無策。

廣告

「比起他們,本土派回應 local 議題好像比較自由,有 flexibility。」

所以黎雋維有時會覺得,也許讓較激進的本土派加入,可以為議會帶來新鮮空氣,擴闊討論空間,將它的「status quo」改變。

問題是,本土派「暴力」喎!暴力「唔啱」架喎!黎雋維不諱言,一個受教育的人,有這種思維是理所當然的事。確實,他的感受不是孤例。以今年年初的旺角衝突為例,就有多達 45.1% 市民認為對示威者該予以譴責,42.9% 市民認為「體諒但不贊成」。認同者只有 12%。

「──怎麼說呢,這是好自然的反應。」

而黎雋維的掙扎正正就在於此。一方面他覺得「暴力」確實是不對的,但另一方面,他又深感示威者行使暴力不無原因,因為社會早已不再有任何渠道讓他們發表意見,於是他又有感,暴力其實沒有錯。

「他們確實是宣洩了香港人的某種情緒,這是你不得不承認的。」

那麼暴力是對還是錯?他坦言對這矛盾感到痛苦。

「面對好多議題,比如說投票,你都會強烈感覺到,這種矛盾未 resolve 到。」

他的這一票,最終花落誰家,眼下仍未定案,可是黎雋維說,若再有本土派候選人被取消參選資格,又或再出現政府、建制派使橫手的情況 ──

「咁你要玩嘢吖嘛,我咪投個激進嘅入來同你玩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