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票一故事.6】為這城變化感不安 中國移民:從愛國到反共 

2016/8/24 — 17:15

「點解香港人咁苴(音 zaa2)嘅?連國歌都唔識唱。」

這是陳琛林 1998 年初來香港時對這個城市的印象。那時候的他,國民身份認同高漲。

「身為中國人,應該對國家感到自豪。」

廣告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誰叫他在大陸讀小學時,課文字裡行間盡是愛國主義。比如談中日戰爭,籮蔔頭總是邪惡似鬼,而共產黨同志則既勇敢又富犧牲精神。因此,來到香港後,年紀輕輕的陳琛林難免會認為愛中國/中共是理所當然的事,而對老是「搞屎棍」的反對派,則應深惡痛絕。

只是隨著陳琛林在香港日子漸長,開始知道甚麼是六四、明白到批判思考是怎麼回事,他開始發現原來自己過去在大陸沒能接觸的資訊太多,被洗腦的思考方式太窄。中學時代的他,一本李碧華《煙花三月 》捧在手,「方知日軍捉中國女人做慰安婦固然可惡,但逼害中國人逼害得最慘的,其實是中國人自己」。及至成年,陳琛林成為一個看得清中共真面目的香港人。

廣告

因此也看得見,香港的可貴之處。

「我覺得香港同大陸最主要的分別是,香港有公平制度。大陸是人治的。而在香港,就算你想人治,都會有套制度約束你,令你不得放肆。」

今年 29 歲的他明白,要守護香港的制度,自己不可置身事外。上屆立法會選舉,陳琛林票投街工梁耀忠。雨傘運動期間,他曾經瞞住思想仍很建制的父親參與佔領,後被發現,與父親大吵一場,至今關係仍然不好。

120 萬人的運動,終於沒能爭得真普選。在那之後,暴政卻變本加厲。陳琛林尤其憂心中共對香港各階層的滲透,比如身為醫療從業員的他,就對最近醫委會改革一事心驚膽顫。畢竟政府已經對法律界、學術界進行過粗暴干預。

這個城市的改變,令陳琛林深感不安。

「香港的制度正在褪色。」當香港制度淪亡,香港還是香港嗎?

「街工唔係唔好,有做好多實事,但當你見到政府連立法會參選人都要篩選,你就會知道,在一個爛仔面前,做實事沒辦法贏。」他說。「所以我想嘗試新人。」

這一年,陳琛林轉投朱凱迪。

「其實新人入面我都信青政的,不過又有人話游蕙禎以前做過《大公報》[1],有時又見他們對一些議題態度曖昧......而朱凱迪十幾年前已經在香港搞社運了,我比較相信這個人。」

 

--

[1]:游蕙禎就此事回應,詳按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