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筆牽連清朝、中華民國以至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爛帳

2019/9/1 — 13:12

圖片來源:拍賣網站,這張只要台幣5500元就可以成交,歡迎競標以後去告中國政府,但是不保證結果就是了。

圖片來源:拍賣網站,這張只要台幣5500元就可以成交,歡迎競標以後去告中國政府,但是不保證結果就是了。

嗨,大家今天過得好嗎?我是歷科大嬸。關於湖廣鐵路的這筆帳,如果要認真看待,絕對不是「拉板凳看戲」就好,而是一筆千絲萬縷的爛賬。這件事與中華民國的誕生有非常密切的關係。而且,以前就已經有人提告過,結果是失敗的。

話說 1909 年,也就是宣統元年,清政府計劃修建湖南、湖北兩省境內的粵漢鐵路,和湖北省境內的川漢鐵路。因屬湖廣總督轄區,故稱「湖廣鐵路」。因為朝廷沒錢很久了,因此清廷決定以兩湖厘金鹽稅等收入作擔保,委託英、法、德、美四國銀行團,向外國投資者發行債券。該鐵路債券由清政府郵傳大臣盛宣懷於 1911 年 6 月簽發,期限為 40 年,到期日為 1951 年 6 月 15 日。債券總額為 600 萬英磅,約合當時銀兩 9000 萬元。債券面額分為 20 與 100 英鎊兩種。

不過,事情沒這麼簡單。因為清廷想要趁此修建整合的機會,把四個省分的鐵路國有化。事實上,這些鐵路原本就是民間興建,因為在清朝末年,蓋鐵路是一種時尚,湖南、湖北是鄉紳集資、廣東是華僑集資,被收歸國有這件事,只要價錢合適,大概都不是問題,問題就出在四川。四川的鐵路是「田畝加賦」,四川的中產階級幾乎都有貢獻。但清朝即便集資 9000 萬兩,也不夠買下這些人的股本,他們只想用折扣的方式賤價收購公司股份,於是引發激烈的「保路運動」。湖南、湖北、廣東的價錢還合理,但是四川簡直讓股民完全不能接受,大批民眾拿著光緒皇帝的牌位上街頭抗議,四川總督趙爾豐竟然下令開槍打死了三十幾個人,引發全省暴動,不得已清廷只能再調動兩湖的部隊進入四川平亂,導致武昌的防務空虛,辛亥革命就這麼應運而生。

廣告

那麼,既然這筆錢在中華民國誕生前夕才發行,誰得要來承擔這筆債務呢?清朝滅亡後,在 1913 年,中華民國交通部與四國銀行團訂立「實行湖廣鐵路借款合同辦法」,繼續發行該債券,並如期支付債息,直到 1949 年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滅亡之前,這筆公債都還是被承認的,原本 1951 年要還本金,但是既然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滅亡,當然要由 1949 年以後成立的新政府繼續承擔。這件事情仍然沒這麼容易,因為新中國對於腐敗的西方資本主義國家抱有強烈的敵意,這些公債根本就是清帝國發行、中華民國持續,中國人民根本沒有從萬惡的帝國主義手中取得任何資本,為何要由新中國承擔?這件事就擱了下來。直到 1979 年,中美正式建交,有 9 位美國民眾向阿拉巴馬州法院提告,才又有了新的發展。

他們以持有的鐵路債券為證據,對中國提出 2.2 億美元的民事訴訟,阿拉巴馬州法院向中國外交部長黃華發出傳票,要求他到法院代表中國說明,否則會做出缺席判決,而中國政府拒絕接受傳票,法院因此在 1982 年做出判決,要求中國給付 4130 萬美元的本金與利息。中國政府得知這樣的判決結果,立刻提出上訴,要求撤銷這個判決,原因在於中華民國在 1913 年自己願意承擔清朝的這筆債務,但中華人民共和國根本否認中華民國這一筆債務,並不是什麼都得繼承。況且,國家享有主權豁免權,除非本國同意,不得以國家做為被告,這也不是所謂的商業活動。美國司法部也向上訴法院遞交「美國利益聲明書」,表達反對本案的請求意見,最後美國聯邦第十一巡迴法院與最高法院都駁回原告請求,這件案子在 1987 年定讞。

廣告

川普有沒有想向中國追討這筆錢,不得而知,但是肯定他並不是原告,原告只能是持有債券者,如果想要買這些債券,現在網路上都可以買到,並不會困難,一張大約只有台幣幾千元而已。而要談這些債券追討的議題,絕對不是以看好戲的心態來對待,而是把事情的原委搞清楚,會比較適當一些。

債券已經有人提告過,而且敗訴確定、辛亥革命因為保路運動而成功、中華民國曾經還過利息,只是來不及還本金就被滅亡了,否則認真講,這筆錢應該跟中華民國要才對,而且 1951 年就該還了。這是故事的三個重點。歷科大嬸就講到這裡,我們下次見。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