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群社工在警總外的親身經歷

2019/6/23 — 11:29

一群社工選擇走到陣地,監察市民免被警察暴力對待,甚至嘗試以言語守護市民,免市民被警察言行挑釁,導致成為警察「老屈」市民是暴徒的藉口,亦會透過「大聲公」搶回說出真相的話語權,避免官媒看圖作文。

在此,一群與市民同在的社工必須澄清坊間官媒的八大指控:

1. 大部份市民只是站或坐著參與

廣告

即使大家沒法原諒政府於6.12下令開槍,更繼續堅持以暴動罪檢控5名無辜市民,似乎想合理化他們開槍及暴力對待市民的原因,更在200萬+1人遊行後繼續不願意撤回送中條例,但大家只是在炎熱的天氣下站著和坐著,選擇以和平集會來表達訴求。即使深夜有位酒醉的藍絲伯伯闖入,市民也只是齊唱「Say to the Hallelujah to the Lord」回應,伯伯果然被歌曲淨化,樣子沒有那麼暴躁,臉上還露出微微笑容,社工最後以懷柔方式勸喻他離開。

2. 市民只能以言語化作武器應對手持武器的警察

廣告

在不少警總的出入口也有警察駐守,警察應該收到指令要表現理性以誤導警察暴力清場是迫於無奈,故即使市民憤怒地對站崗的警察指責,也沒有攻擊市民。不過,手無寸鐵的市民經歷被暴力清場的事件,更發現有軍裝警員更換衣服再走入人群掟東西,以給予警方攻擊市民的理由,市民早已對所有警察失去信任。當看見有駐守警總出入口的警察竟然沒有警察編號,亦沒有展示警察委任證,內心是十分恐懼自己或其他人會否有機會被警察暴力對待。雖然期間警方有更換一批戴上警察委任證的警長,但市民仍然是沒法識別指揮官的身份。最無奈是有位警察自以為能與市民對話,卻不明他所說的話只有不斷刺激市民。

那位指揮官之後叫社工幫忙勸喻市民,可是手無寸鐵的市民只有一把口,在面對龐大警力而感到無助和恐懼的市民,內心那份不安和失望的情緒,正常是會化成不少辱罵警察的說話。社工只能告訴他社工沒有能力阻止憤怒而恐懼的市民,且告訴他其實市民非常冷靜,當有警總員工需要離開時,沒有阻擋員工離開,反而有員工進入人群時作出挑釁,幸市民理性地說:「唔好理佢!」,互相提點千萬不要做一些給予警察說市民是暴徒的行為。

在此,必須告訴警察,社工在陣地的角色是監察及提醒警察不能暴力對待市民,因為市民是雞蛋一方,沒有武器在手的一方,面對擁有強大武器在手的警察,社工必定是主力提醒警察不要挑釁市民,向警察解讀市民不同的憤怒言行是源自於背後那份無助、不安和失望的情感。

3. 警察的言語不當導致員工出入口被消失

市民一直期望林鄭或盧偉聰面對警總事件會願意公開對話,可是二人只選擇繼續禁聲,任由警察和市民對峙,令部份市民開始不滿。加上參與和平集會的人越來越多,令到警總出入口更加擠迫。市民圍堵警總各出入口,主要是害怕防暴及速龍會沿出入口衝出來,令市民受到暴力對待,所以市民單純地以血肉之驅做人肉欄杆。

本來警總員工通道是暢通,但因駐守出入口的警察要求開路而令市民感到又被冤枉,因為本來員工要離開便像行花市般自己慢慢穿插人群便可。結果,談判專家當然無法令市民按警察期望般開路,市民選擇以不合作的方法回應。社工亦告訴警方,市民其實非常理性,只是沒有可能開出通道。警察最終因擔心員工安危而放棄通道,但卻被報導成市民「阻人放工」,無視警方處理不當及過度驚恐的問題。事實上,即使後來有鐵馬陣在各警總出入口,但警總大門與鐵馬陣仍保留通道,以便有需要人士進出。之後,救護員便是透過市民出入警總的樓梯進出警總,出入的通道根本是被過度驚恐的警方消失。其實,如果有員工當初繼續於員工通道離開而於人群穿插,相信市民也不會阻礙。

4. 部份市民理性地以雞蛋撼動高牆來宣洩不滿

對比警察擁有的殺傷力強大的武器,包括胡椒水、催淚彈、橡膠子彈、布袋彈、警棍和盾牌,市民只能以沒有傷害性的雞蛋向警察宣洩內心的憤怒,但即使憤怒也沒有向起初在警總外駐守的警察身體掟雞蛋。一個政府竟令普通市民向政權掟雞蛋,市民需要鼓起多大的勇氣,內心是有多大的憤怒。

社工在場看見的是市民向警總外牆貼了「永不屈服」的大字掟雞蛋,除宣洩外亦提醒自己即使面對漠視民意的政府也不要屈服。直至,警總玻璃正門有位挑釁市民的警察,市民才開始向玻璃正門掟雞蛋,再次顯示警察挑釁市民後,卻將責任推給市民。那位非常激動的警察不單情緒激動,更以手勢挑釁市民,令市民起哄但也沒有向前衝。最後,由社工直接提醒警察冷靜及克制,要求他不要再挑釁市民,警察不挑釁市民,市民便會非常冷靜。

5. 搬運鐵馬到出入口只為保護市民

入夜後,一群年青人表示擔心防暴及速龍會衝出來傷害市民,期望於各出入口建起鐵馬陣。起初,部份議員也擔心年青人之後會否向前衝。事實上,他們是有理有節,早前已因願意接納其他人的意見而撤守龍和,所以他們只是單純期望以鐵馬延誤防暴與速龍衝出來攻擊市民的時間,完全沒有「衝」的想法,因為大家經歷200萬人遊行後,早已明白不同派別的市民需要互相合作,且要堅守「不流血、不受傷、不被捕」的原則,沒有人應該再為這個極權政府犧牲。眾議員明白後,也尊重年青人的想法,讓他們在警總玻璃正門築起鐵馬。

6. 誤將市民的擔憂看作激動

晚上,因傳媒希望追訪有人沿警總流動電梯走入警總而跟隨,不少市民係傳媒擔憂,因為6.12證明不少極度憤怒、情緒失控或憎恨市民的警察是無差別攻擊手無寸鐵的人,包括傳媒。市民很擔心傳媒會被警察傷害,於是不斷大聲說:「落嚟!落嚟!」,議員擔心市民而勸喻市民冷靜,結果令市民更不冷靜。最後,社工以「大聲公」說出市民內心的善意,市民因為自己的擔憂能夠被傳達出來,便不需要再聲沙力竭地大聲吶喊,傳媒最後也安全返回。

有時市民大聲表達並不代表激動,只是因為現場太多人而無法輕易將聲音傳達,甚至有時更會出現誤會。就像有位年青人希望向群眾提出可考慮轉往政總留守,但他的擴音器聲量不足,結果有人以為他是叫人去衝,又引起少許衝突。部份市民會怪責為何議員不讓年青人表達而群起說:「俾咪!俾咪!」一位起初表現激動的大叔,後來他持咪表達他的想法,內容非常動之以情。其實不少市民當有機會表達自己的心底話時,也是非常令人動容。最後,社工明白他們的目的後,讓他們使用「大聲公」表達訴求,也提醒記得要表示只是提出一個選擇,大家仍然可按自己的意願選擇。

7. 警察阻礙救護員救人卻屈市民阻礙

當眾志呼籲市民一起公投「留就一齊留,撤就一齊撤」,最後因救護員需要入警總救人而沒有公投。當中警察遲遲不開門讓救護員入內救人,萬一有人因此延誤救治,警方絕對無法承擔責任。最令人氣憤是警方竟然在「香港警察」的Facebook公然指是市民阻礙救護車前往救人,但200萬人遊行已證明市民是非常合作地讓路予救護車,真正阻礙救護員的人是警方。救護員到達後約20分鐘仍不願意開門,市民即使已知被警察「老屈」,但仍然擔憂救護員要盡快進入警總救人。

社工有以「大聲公」呼籲警方開門,除了提醒警察勿再推延救人時間外,亦要透過聲音公開讓傳媒錄下真相,不要被官媒以畫面作故事。期間,有年青人因擔心警察借救護員運出武器,亦有因聲音傳達不佳,令部份市民感到像是說市民障礙救護,要求不要再用「大聲公」。對於社工來說,市民的意見沒有對與錯,但應該需要尊重,所以答應不再「開咪」,結果引起不同人士為此有少許衝突,最後幸好大家是理性的,也明白槍口應該是對外,再加上社工真心覺得自己也有需要檢討如何表達,所以一起勸喻市民不要介懷,最終少少衝突便很快被化解。其實,社工的專長便是不要被表面的言行影響,要學習明白言行背後的真正想法和感受,才不會跌入非理性討論的層面。

8. 市民自願撤離以避免過度影響其他市民

零晨過後,年青人開始討論撤離,免市民太勞累,也避免過度影響其他市民的生活。市民商討撤離的時間,最後決定3am撤離。正當市民一起執拾物資離開,警總竟然開始安排員工於另一個出口離開,令部份年青人誤以為防暴突襲,衝往後門了解,結果拖延撤離時間。警方竟然那麼沒有智慧,不懂等多一會才安排員工離開,幸好市民是理性,知道並非防暴突襲便繼續執拾及撤離。

不少年青人因不捨物資,也有不希望就此離開而繼續留下,當數位社工與他們一起討論去或留,分享不少從不談政治的朋友也因6.12警察暴力清場而認為政府不對,對於圍堵警總的行動沒有太不滿,這也是更多市民覺醒的開始。最後,年青人表示幾位社工姐姐完全沒有裝備,倘若他們留下,社工姐姐也會留下,那便會對我們十分危險,所以決定一起撤離。

未來,社工在警民衝突的位置應該擔任甚麼角色,實在需要市民一起給予意見。不過,一群社工必須重申市民即使於大型抗爭行動,面對警察或政府處理不當,甚至是挑釁,已越來越懂得理性思考,平衡自己的情緒免被挑釁,因為「我們不是暴徒!」。

 

#撤回修訂逃犯條例
#釋放被捕人士
#撤銷5名市民暴動罪的檢控
#由不同專業團體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察於612開槍及暴力對待市民的責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