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群香港化學工程師研究:催淚煙化學物在社區殘留長時間,難清洗 促警勿過份使用催淚彈

2019/9/11 — 11:09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一群香港化學工程師研究催淚煙在社區殘留的情況 研究摘要》

近三個月來,警方在衝突現場已施放超過二千枚催淚彈,有部分散落在⺠居,街舖及公共場所。一群化學工程師組成研究團隊,在過去三個星期走訪發生衝突的地區,採集超過200個樣本,分析催淚煙內化學物質在社區殘留的問題。結果發現,催淚煙中主要引致不適的化學成分CS,能殘留在環境中長達2-3星期。該長時間殘留CS化學物質的地方,警方都曾多次及密集式發射催淚彈作驅散行動。

化驗團隊自8月18日起,在香港多個地方,包括金鐘、上環、⻄營盤、九龍灣偉業街、德福花園、深水埗及荃灣,於不同日子,用含溶劑的抹布採取物件表面的塵埃樣本,用來分析催淚煙內化學物質。

廣告

以下是研究的重點:

1) 催淚煙內化學物質殘留時間能長達兩至三星期

廣告

我們在金鐘、上環/⻄營盤及深水埗一帶,於衝突發生後14-21天進行取樣,仍能測出CS化學物殘留在物件表面,如天橋基座、廣告牌、街舖外牆及大廈門口梯間等,該位置雖在室外,但均為空氣不流通及有遮蓋。另一個共通點是,警方曾多次於該地區密集式發射催淚彈。例如:上環7.28 曾施放超過四百枚,及深水埗8.14曾向區內施放達35枚。

2) 天氣及人為因素或有助緩解催淚煙殘留問題

我們發現在一部分催淚煙影響的地方,或會受天氣因素(如太陽、風吹、下雨等)及人為因素(如清潔),未有在3-7天後測出CS化學物。例如:清潔荃灣楊屋道街市,處於空曠的天橋及其附近的荃灣公園,比較空曠的九龍灣德福花園平台及偉業街行人天橋等,均在3-7天內錄得CS殘留緩解情況。

3) 催淚煙的影響範圍是與空氣流通的關係

我們研究荃灣楊屋道8.25衝突地方附近的催淚煙殘留物質結果,發現位於楊屋道北面的河背街及眾安街內街,均未能測出或有低水平的催淚煙殘留物。相反位於楊屋道南面的荃灣公園附近位置測出較多的催淚煙殘留物。我們認為像河背街比較窄的街道,礙於未有足夠空氣流通,使內街範圍未受催淚煙殘留物影響。相反,若警方在比較空曠地方作密集式發射催淚彈,催淚煙殘留物能隨空氣流通影響得更遠。在8.25荃灣衝突中,荃灣公園是其中一個受影響地方,最遠測出殘留物地方距離衝突現場達250米。因此催淚煙殘留物的影響範圍,取決於警方發射數量,天氣及地形因素。

取樣及分析方法

我們用一塊沾有溶劑的抹布,在一個面積(30cm x 30cm)的表面上進行兩次拭刷,取得表面塵埃樣本。完成後,將抹布放入試管保存,運往化驗所分析。
在化驗室,我們在試管加入溶劑,並用超聲波將塵埃上的化學物質溶解出來。然後,將溶液注入氣相色譜-質譜儀(Gas Chromatography – Mass Spectrum),其分析出來的結果會與質譜數據庫作比較。

是次我們有分析催淚彈中一些粉末,與質譜數據庫較對,找出兩種化學物:CS(鄰-氯代苯亞甲基丙二腈/ 2-Chlorobenzylidenemalononitrile) 及 鄰-氯苯甲醛 (2-Chlorobenzaldehyde)。由於團隊未能於化學品供應商購買該等物質,用來計算樣本中CS的濃度,故此結果只能用相對數值來表示。催淚煙中找到的CS(鄰-氯代苯亞甲基丙二腈/ 2-Chlorobenzylidenemalononitrile) 及 鄰-氯苯甲醛 (2-chloro benzaldehyde) 均會刺激皮膚、眼晴及上呼吸道。

化學工程師團隊謹此促請:

1) 警方切勿在室內及非空曠地方施放催淚彈,因催淚煙化學物質會殘留該地方一段長時間及難於清洗,及不要過份使用催淚彈,使催淚煙化學物質擴散至衝突範圍外的⺠居及公共地方;

2) 警方妥善處置遺留在現場的催淚彈容器,以免公眾健康受到威脅。

3) 政府有關部門(如食物環境衛生署及環保署等)必須就影響範圍進行化學品污染檢測,並進行徹底清潔,確保公共地方沒有再受催淚煙化學物質影響。

一群香港化學工程師上
2019年9月11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