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脈相承的操控思維

2016/7/7 — 16:53

立法會7月6日恢復辯論醫委會改革條例草案,香港醫學會再次呼籲到立法會外靜坐集會反對草案。

立法會7月6日恢復辯論醫委會改革條例草案,香港醫學會再次呼籲到立法會外靜坐集會反對草案。

這邊廂醫生、醫科生和市民群起反對政府欲推行的醫委會修訂條例草案(下稱草案),那邊廂的政府官員,包括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高永文和一眾保皇議員也忙不迭的為草案鳴鑼開道,雙方都各自表述,甚至互相攻擊,再一次證明在現今這種社會分裂的慘況下,只會出現越來越多的激烈對抗場面。

反對草案的一方,主要的理據是草案增加了醫委會的委任成員,可能引致的後果嚴重,其一是這些新增的委任成員,無論是醫生或是病人組織代表,都極大可能會成為政府的喉舌,不單未能解決現存的問題,更把局面惡化,一面倒的只為通過政府倡議的政策,與循直選進入醫委會、代表前線醫學界的成員對著幹。最令市民擔憂的當然是若通過了草案,委任成員一旦改變或修訂外地醫生的執業考試,通過不稱職的醫生在港執業,便不能確保市民大眾將來獲得專業和穩妥的醫療服務。

高永文的解釋是政府的修訂是「要體現增加公眾參與,以及提升醫委會的公信力和透明度」,並稱「現時的修訂已在選舉與委任、業界與非業界比例間取得平衡」,強調「修訂絕對不會增加政府對醫委會操控」云云。高永文大抵忘記了香港市民已清楚洞悉特區政府一脈相承的操控思維,無論是社福、傳媒、教育界已看到那操控魔爪的入侵,這一回伸進醫委會,又怎能說服市民相信這些「語言偽術」?

廣告

其實,最近的活鮮鮮例子便是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下稱議會) 所遭遇到的粗暴干預。教育局妄顧成員意願,否定歷史,把議會二十多年的重要工作目標完全抹煞,在沒有得到現屆成員的共識、沒有諮詢全港教師的情況下,一意孤行要改動議會的架構。改動後操守議會的直選議席被刪減,增加了政府委任的成員;另一借口是要加快審理個案,其實是剝奪議會的聆訊權,由教育局操控個案的審理,與醫委會的改革建議如出一轍。

醫生和市民或者不知道操守議會面臨的荒誕局面。為了操控議會,教育局居然未經諮詢便改變議會二十多年來的選舉程序。今屆議會任期四月底屆滿,原定三月舉行的換屆選舉,突然由官方單方面取消了。最荒唐的是將現任委員任期延期一年,以便順利改革議會,恐怖的是建制成員居然接受這個非法延任安排,繼續與政府狼狽為奸,局面一發不可收拾。這一回醫生、醫科生和市民若不強烈反對,也將會重蹈教育界由大學至中小學備受操控的局面,醫委會也會重演操守議會「被改革」的鬧劇。

廣告

這個由梁振英領導的特區政府,根本已失掉民心。謊話連篇、操弄民意、再加上「建制傳媒」的配合,欲赤化香港、操控特區每一範疇的意圖昭然若揭。醫委會的修訂條例草案即使有「意願良好」的建議,我們對特首委任的醫委會成員及內地的醫學訓練都沒有信心。要走出現在對立的僵局,唯一做法是否決修訂條例草案、重啟全面諮詢過程,訂出一個大家都可以接受的方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