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見勇武便譴責,勢必被689食硬

2016/2/15 — 11:06

大年初一晚上,旺角火頭處處。

大年初一晚上,旺角火頭處處。

【文:胡人傑@前線科技人員】

對於旺角騷亂事件,提出反暴力理論無不妥,但套用於現實,權衡輕重,有所取捨,譴責不譴責,方為最困難之處,所謂 strike the right balance 是也。

(1)先說現實:激進本土在選戰中的份量

廣告

以2015年區選,樂翠選區(L19)作參考,假設何俊仁及鄭松泰分別代表泛民中的和理非與激進本土選民,而得票為1736對392,則激進本土選民在泛民中佔比達18%,不屬大多數,但卻足以令泛民票分兩路,兩邊都不足,令土共何君堯在區選中險勝。

廣告

所以和理非泛民如以劃清界線態度譴責激進本土,勢必令建制在即將上演的立會選佔盡上風,2月補選最為迫切,若泛民又是票分兩路,結果席位由建制擦邊佔領,則建制剛剛夠票通過議事規則修改,要是建制藉此廢掉拉布機制,議會抗爭功能即被削弱。民怨在議會中表達的機會被減少,諷刺的後果就是將會有更多街頭武力抗爭事件,以補充失去的表達渠道。無論失議席,或令香港失控從而給予689更高壓統治的基礎,兩方面都是689之得,泛民之失,此為何我說一見勇武便譴責,勢必被689食硬。

當然,如果完全擁抱勇武,亦勢必被689食硬,因為保守泛民選民會轉投偽中立黃成智或建制,或索性不投票,如此亦達削弱泛民得票率功能。

如何 strike the right balance,可參考戴耀廷的回應,不同意但亦不譴責,就是其精髓。

而泛民政黨,以社民連、工黨、新民主同盟回應最接近戴耀廷的方向,而公民黨則馬馬虎虎,但亦起碼將譴責勇武排在次要位置,而民主黨則最差,一開口就譴責。

(2)再說理論

其實暴力應用就是社會一部份,不然,何來警察與軍隊?一見勇武便譴責,就是缺乏多角度思考。

先說歷史角度,如果1997年勇武,我會譴責,2014年勇武,亦會譴責,但2016年,經過被政府奚落近兩年、被「城管」虐待近兩年、港大淪陷、財委會剪布、普教中入侵,仍一見勇武便譴責,則是離地!而停留於高唱民主高層次理念但缺乏路線圖,繼續沉迷於裝飾性的和理非論述而不作適時調整,則是僵化。

以社運組織角度看,則是傳統中國社會的缺陷--不懂消化多樣性的社會結構。這個,《奪命金》編劇黃勁輝的勇武孫悟空說得比我好,基本就是,沒有勇武悟空,和理非唐三藏單靠豬八戒及沙僧,西經團隊能不一早已被妖精果腹?另一方面,團隊若少了唐三藏的導善,霸氣悟空能不為報復而不停大鬧天庭,忘記取西經初衷?其實,要取西經成功,4人缺一不可,而4人只要取西經立場一致,就有不同而和的基礎,這才是西遊記的精髓。(有趣的是,傳統中國文化,在文字上是充滿多樣性,但實踐上卻變了單一性,一黨專政竟是神一般的選擇。)

勇武不能解決政局問題,但勇武事件亦不是一種可預測行為,須知勇武抗爭被掛在口邊超過一年,但只是這次忽然有真勇武支持,民怨多年聚積剛巧至臨界點,剛巧農曆年假,剛巧警方又日前拘捕了不是勇武的小麗民主教室引起關注,就是這樣水到渠成,隨機發生。既然發生了,就應加以善用,如葉健民在 i-Cable 節目中挑機葉國謙,要求民建聯認真考慮在議會中讓步。(另,節目中葉國謙強烈譴責暴力行為後,即被追問當年曾參與67暴動的歷史,他的回應值得一看。)

至於如何減低日後發生勇武抗爭的機會,並不是譴責,而是借機推進議會佔領,而立會選就在眼前,如何化危為機,方為上策,如果戴耀廷的雷動計劃能善用此事借力,令泛民在立會佔領超一半議席,則本土勇武抗爭肯定收皮(但不排除變成土共勇武抗爭,假設他們不關心紅色資本在香港的利益,一笑),當然,下一回就是重回區議會。

至於零碎細節如打爛 TVB 攝影器材(須知較 N 個警察亂棍狂毆明報記者15秒的嚴重性少百倍),則考驗激進本土的政治智慧,此等失誤,以道歉聲明化解,不是這麼大逆不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