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週一行難解三大問題

2015/4/17 — 11:24

4月13日,中共中央正式收緊自2009年4月起實施多年的「一簽多行」(一年多次赴港個人遊簽注)政策。合資格的深圳戶籍居民即日起入境香港只可「一週一行」,亦即每週一至週日期間,只可憑證訪港一次,一年累計最多訪港52次。至於目前約160萬名「一簽多行」持證者,在現有簽證過期前不受影響,依然可以繼續「一簽多行」,但續證後就要遵守新規定。由於原有的「一簽多行」證件有效期為1年,因此有待「明年今日」,才足以把現有持證者全面過渡至「一週一行」。有論者預料屆時新政策可以減少深圳居民30%訪港人次,即由1485萬減至1040萬。需注意的是,這次不是香港特區政府的政策轉變,而是源自國務院的正式批示,要求深圳市公安局等地方部門貫徹執行。另有消息表示,收緊措施擬先從深圳開始,日後將會酌情檢討其他城市居民赴港的自由行政策。

雖然「一週一行」政策比目前的「一簽多行」好,但我相信效果不彰,遠不如「大幅減少赴港自由行城市」及「一簽一行」來得妥當有效,也不如由香港政府行使入境否決權(非僅由中國政府行使出境批准權)來得尊重自治。

為何效果不彰?這裏首先涉及到我們希望追求甚麼樣的效果、解決甚麼樣的問題。我認為主要問題有三:一、取締違反大陸走私法律的水貨客走私活動(水貨問題)。二、緩解香港旅遊相關基礎設施接待容量不足的問題(容量問題)。三、減少部分劣質大陸旅客對香港市容、公德、安全、噪音、垃圾、衛生、交通、店鋪租金、路面暢通、公共安全的持續低文明衝擊,以及本土社會文化粗鄙沉淪等「赤化」問題(文明問題)。

廣告

一、水貨問題

廣告

對於「水貨問題」,「一週一行」政策作用不大,因為該政策規定有例外情況:如果有意赴港探親、從事商務活動或其他特別合理理由,深圳居民仍然可以繼續「一簽多行」,不受限於「一週一行」。這裏的重點正是從事「商務活動」。眾所週知,「走水貨」行為本身就是商務活動,固然不在話下。

更重要的是,目前港深兩地之間的「走水貨」行為,涉及到龐大和有組織的官商同謀走私產業鏈,絕不是聽那些官員說完「打擊水貨活動」之後就會自動消失。

這個集團絕對有能力編造出一堆「有根有據」的「商務理由」,提供給那些多次來回兩地「水貨客」,俾便他們取得有效期3個月至1年的「商務簽注」,繼續在期間內「一簽多行」多次進出香港,不受限於「一週一行」新政策。

況且,一般人要取得「商務簽注」並不困難。在大陸淘寶網中,早已有人出售「商務簽注」,其中最便宜的一種只需人民幣5元便有交易。簡直是「人有多大膽,證有多大產」。

此外,即使水貨客不申請「商務簽注」,在目前活躍兩地的水貨客當中,香港居民已佔超過60%,均不受「一週一行」影響,導致香港居民在日後水貨客大軍的主力地位更加鞏固。互聯網上已有人以600元日薪招募港人當水貨客。只要有利可圖,適應水貨「新常態」的招數將會陸續有來,經營者只需支付略多成本而已。

由此可見,「一週一行」新政策充滿操作空間。只要走私集團和犯罪結構維持不變,呼完口號之後,「水貨問題」還是不可能被緩解。只要專制腐敗的舉國政權不變,只要中國偽劣商品失信於民導致民眾轉而外求的格局不變,「水貨問題」就會一直存在下去,只不過是走私集團將會針對新政策,想方設法鑽空子耍手腕,不斷變換方法罷了。

二、容量問題

對於「容量問題」,「一週一行」政策簡直是杯水車薪,最終毫無實效。

香港人口723萬,面積1106平方公里,近半土地為無人居住的郊野公園,地狹人稠,眾所週知。2014年全年訪港旅客人次竟然高達6084萬,超過本地居民人數8倍之多,而且按年增長12%,其中大陸旅客佔近78%(4725萬),當中有近60%(2817萬)更是即日來回的不過夜旅客。同時,特區政府預計2017年全年訪港旅客人次將會高達7000萬,2023年會衝破1億。如果大家還對這些數字所代表的意義沒有具體印象,或許可以比較一下外國的相關統計數字。美國每年接待7400萬遊客,英國3000多萬,日本1300萬,新加坡1500萬,台灣不足1000萬。小小的香港,竟以6084萬這個數目,甚至僅以中國大陸訪港旅客4725萬人次這個數目,就已經名副其實地「超英趕美」,而且超過日本、台灣和新加坡的總和。香港人受得了嗎?究竟香港衣、食、住、行、休閒娛樂各類生活設施,是為723萬香港人來準備,抑或還要另外為超過人口總數8倍的年度旅客人次來準備?這就是客觀的「容量問題」,絕對不是實施所謂分流旅客到全港各區,或者設置邊境購物城這類做法所能解決的。

那麼,深圳戶籍居民「一週一行」政策能否緩解上述「容量問題」?需知道深圳戶籍居民僅約332萬人,目前約有160萬名「一簽多行」持證者,一年內隨簽注失效而可逐步換成「一週一行」,因此有人預料明年今日可以減少深圳戶籍居民30%訪港人次,即由1485萬減至1040萬,減少445萬人次(需注意這是完全撇除上述我對「水貨問題」分析以後的超級樂觀估計)。這445萬人次,即使真的有那麼多,相對於中國大陸訪港旅客4725萬人次這個總數來說,根本連10%都沒有。因此,這個「恩惠」對解決「容量問題」的作用,根本微乎其微,甚至可以忽略不計。

更重要的是,中國大陸訪港旅客人次總數料將不斷增加。剛剛談及到了2017年,中國大陸訪港旅客人次總數將會比目前再增加1000萬。屆時,因「一週一行」政策而被當局聲稱會減少的這445萬人次,就會被完全超額抵銷掉。在大陸旅客總數不斷擴增的大氛圍下,「一週一行」政策對於解決香港設施「容量問題」毫無實益。此外,《深圳特區報》也表示,深圳戶籍居民近年很可能增加至400萬人。由此可見,在大陸旅客基數不斷增加的「失控」大環境下,「一週一行」政策所帶來的所謂「好處」只不過是一根雞肋,最後只會淪為一場煙幕,瞬間消散,無影無蹤。

三、文明問題

對於「文明問題」,「一週一行」政策並不遏制大陸旅客的暴發戶式消費購物文化,跟香港市民最關注的「文明衝突」問題毫不相關。

先予說明的是,我從來反對標籤大陸人為「蝗蟲」,也從來不覺得香港人的文明程度傲視全球(例如香港居民佔深港兩地水貨客人數超過60%),但是我們不能漠視至少部分大陸旅客的「不文明」言行舉止,的確讓許多香港市民合理地感到不悅與憤怒。畢竟兩地歷史、文化、教育、社會差異甚大,這就是我所講的「文明衝突」,必須予以正視。

承上所述,「一週一行」政策本身,只針對「量」,不針對「質」,根本無助於減少部分劣質大陸旅客對香港市容、公德、安全、噪音、垃圾、衛生、交通、店鋪租金、路面暢通、公共安全的持續低文明衝擊,以及本土社會文化粗鄙沉淪等「赤化」問題。當然,對於大陸旅客入境,香港無法實施直接貼身的「文明程度審查」。但是對在港旅客的破壞社會秩序行為嚴格執法,一點也不困難;對鐵路沿線及新界各區走私搬運水貨行為嚴格執法,並且調查有無執法人員與水貨集團互相勾結,一點也不困難;對疑似走私水貨旅客人士列入黑名單定期禁止入境,一點也不困難。然而,這些簡單而有效措施都被當局束諸高閣,視而不見,反而敲鑼打鼓推出「一週一行」政策,包裝成「皇恩浩蕩」的模樣,企圖緩解香港市民不滿,實際上是一種哄騙魔術,識者聞之不齒。

事實上,香港市民目前最關心的,不是涉及大陸走私犯罪的「水貨問題」,因為走私行為所逃漏的稅款是深圳海關及中國當局的稅收,香港人不會為此而惱怒,也不會全心全意誓死捍衛中國徵稅的執法有效性。

香港人最關心的是「容量問題」和「文明問題」,尤以「文明問題」至為關鍵。放眼上述分析,由「一簽多行」逐漸改成「一週一行」,既無助於解決屬於「量」的「容量問題」,也無助於解決屬於「質」的「文明問題」。如今有論者認為「一週一行」是一大「德政」,「有理有利有節」云云,恐怕只不過是「有病」而已。

演完爛戲之後,黨員還要放屁。特首梁振英聲稱去年6月他已向中央提議以「一週一行」取代「一簽多行」,自命恩公,但實際上他在此之後另有一大堆不被中央採納的其他提議,例如「一簽若干行」等,卻閉口不提,而且他曾三番四次強調必須顧全國家中央及地方大局而很難改變政策云云。不過,中央說變,他臉就變,還說自己「成功爭取」來邀功,令人作嘔。

他還意猶未盡,聲稱拖延至今才實施「一週一行」,不是因為別的原因,正是因為「立法會議員在尖沙咀這個非水貨活動的購物區拉篋示威,加上過去一兩個月在新界西北區反水客活動波及正常旅客」,導致「增加特區政府工作難度」,「令特區政府跟中央及內地的商討添加困難」。他更引述國務院港澳辦的鄭重呼籲,「不應容忍港人從事任何增加香港及內地社會矛盾、磨擦及影響香港及內地居民感情的事」。

這是偷樑換柱的說法,揩完油後還要倒打一耙。試問:沒有「光復行動」(雖然我不盡同意其抗爭手段)和「拉篋示威」,能夠迫使港共和中共稍加妥協嗎?難道港共和中共會自動自覺地在港人漠視大陸旅客泛濫之時推出「一週一行」嗎?沒有抗爭,哪有改變!有了抗爭,就有改變!

梁振英大言不慚,還聲稱正是因為「拉篋示威」和「光復行動」,「令特區政府跟中央及內地的商討添加困難」,才會導致拖延公佈新政策。試問:這些抗爭行動為何及如何「令特區政府跟中央及內地的商討添加困難」?梁振英的腦袋是甚麼構造的?同樣也有「容量問題」和「文明問題」嗎?

他還聲稱香港未來要以「一減一加」來區分大陸旅客,一方面打擊水貨,另一方面鼓勵旅遊。這種說法變相否認有「容量問題」和「文明問題」,只承認有「水貨問題」,但後者偏偏卻是「一週一行」政策所無法有效解決的。這種貨色的「瞎子」,以至幕後操控他的那一大堆共產黨幹部官僚,還有能力領導香港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