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錯再錯 皆因走上極左路線

2019/10/4 — 16:13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沈墨】

10.1 荃灣中學生中實彈,10.2全港多處依然許多人自發上街聲援,稍有常識者都可看出香港民心背向;更莫說,短短三個多月,香港人因反送中迅速地被connect並催生出真正的分離主義意識。此時此刻,再傳立「禁蒙面法」無疑是火上加油。為甚麼正常人都做得出的正常判斷,遇上林鄭政府,換來的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錯誤反饋?

若說6月初,還可能存在林鄭個人執政因素的話,從縱容鄉黑到今日黑警濫暴、濫捕,做盡不堪之事,文官系統的迅速崩壞,呈現在人們眼前的實則已遠遠不再是一種判斷或認知上的錯誤,而是十分眼熟的中共維穩模式;一條極左路線。

廣告

中共在港,民心已失,稍微分析反送中運動至今的脈絡已可一目瞭然。中共在港支線繁複,眼目眾多,自然不會不知。問題是既收復民心無望,給不給香港民主就存在兩個現實層面的問題:

1)自7月始,國內輿論已將整場運動與外國勢力、暴動、破壞一國兩制、港獨等大帽子掛勾並做大量渲染;予以港人民主,不單會引起國內嘩然、不滿,更可能會起到仿傚作用;對其政權穩定帶來危險;將錯就錯便是唯一的選項。

廣告

在中國,輿論永遠是把雙刃劍。對外,大外宣要亮劍,四處點火,霸道無理,結果再次喚醒全世界對紅色中國的警惕;對内,因全面左轉,無論是複雜的中美貿易戰,還是本應可從輕處理的香港問題終都搞到沒轉彎餘地。這從一年來,國內輿論在中美貿易戰上時鷹時鴿,時而批評議和主張為投降派,時而強調要進一步開放,足可見一斑。如此,習對香港問題的決策可能面臨以下兩種情況:1.習若是理性的、想柔軟的,但輿論情勢卻會對他形成挾持之勢; 2.習若是被權力衝昏頭腦,那輿論則是一種助長。無論那一種,得出的結論都會是負面的。

2)從目前的情勢,香港很可能已被綁上貿易戰的戰車,《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又勢必通過,情勢上對中共而言,這枚棋子已為他人所用,既棄之可惜又收回無力;大一統的傳統觀念之下,右派路線顯然只能處於聲音弱小的位置。而給不給民主對於極左路線而言,實不是問題核心;而是應如何盡其所能打壓、利用為自己贏取政治資本才是根本。

從種種跡象看,習近平若真有意放棄香港,展現強人形象,早在10.1之前已有多次可直接介入的機會。顯然,這並不是他想要的選擇。但正如貿易戰一樣,為甚麼明知拖字訣可能要付出沉重代價,還要拖?或不如干脆似連登仔所預期,直接攬炒?顯然,他還是希望保留兩手牌的可能。

中共所謂內鬥,從來都只會外化為路線之爭,即左右之爭。因為專權,沒有公開討論,是左是右往往取決於權力的鐘擺。習如今雖被視為定於一尊,但左右之爭,無論從意識形態或實質工作上都不會消失。香港問題,現在左的路線既已上路,能否有效壓制便需要時間去證明;習對既尚未就此明確表態,則必然造成極左路線無論是為了掩飾其原有過錯、表達政治上的忠誠(寧左勿右)、或別有居心都會把事件做到極緻;必要時可攬炒,甚至把這座城池綁作貿易談判的「人質」。但若港人保持韌性,形勢膠著不退,極左路線遇挫,鐘擺便可能出現。所以對極左路線的執行者,其處境與港人實是類似的,同樣身處一場不確定的賭局;只不過,他們是在用瘋狂掩飾他們內心的恐懼。

香港的不幸,不僅在於她不可避免地成為了棋子,更糟糕的是這種情勢似乎只能當一邊走到極緻時,才能出現真正的轉機,而這往往只取決於一人一時之念。這就如,近日路透社消息指中國駐港軍力或已倍增,多數人或認為這是對示威者的一種震懾,但或許駐港軍力的角色亦存在另一種可能:監軍。即是督促另一系統的人做事的同時,也可因應情況隨機應變;甚至於關鍵時,上演一幕清君側亦未嘗不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