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七一想搞遊行?申請左不反對通知書未?

2017/6/30 — 12:55

2015年七一大遊行

2015年七一大遊行

【文:按針;編緝:小巴、K】

夏日為我們帶來集會。今年民陣71遊行,民陣組織者連日來籌備各項的遊行集會,但現時警方根據不反對通知書,只開草坪讓人進入維園。民陣因而提出的「雙起步點」建議交于公眾集會及遊行上訴委員會(下稱 “上訴委員會”)會進行聆訊,希望得到警方同意,減少對遊行的限制。雖然今年七一遊行上訴最後被駁回,警方的權力以及聆訊過程其實都值得公眾關注。

七一遊行路線的限制

廣告

民陣組織者預算今年71遊行有10萬人參與,但因為同時間有慶委會辦活動,警方只可批准民陣使用可容納3.2萬人的維園草地作為集合地點。組織者於是建議加入近時代廣場一段的波斯富街作為第二起步點,以便減輕維園出發的壓力。

*Sogo Crossing
民陣這建議亦同時考慮到警方的反對理由:由記利佐治街排隊進入維園草地對祟光百貨外過路處過往多次發生警民衝突,所以民陣的「雙起點」建議亦希望能舒緩記利佐治街的壓力。

廣告

*緊急車輛通道
但是,警方的證言指出使用波斯富街會對港島交通做成嚴重影響,並以緊急事件的高風險評估為由反對讓民陣使用波斯富街。最後,上訴委員會基於組織者的建議將會對其他公眾人士在遊行時的道路使用權和人身安全構成一定的負面影響,而駁回組織者的上訴。

*插隊
警方在今年71遊行的上訴委員會聆訊中有提到根據過往經驗,有為數很多的遊行人士會經由波斯富街打後的街道自由加入主遊行隊伍,而警方控制不到這些人流的加入。這反映出警方處理遊行活動中被動的取態。

筆者重申,組織者與警方都有責任主動協助遊行的順利進行,但並不等於可以硬性規定示威者如何走。最終,最重要的是人潮受到管理,達到公眾安全的目的。例如警方只著眼肯跟指示進入維園的公眾人士,但罔顧其他選擇從波斯富街或之後加入的人士,這顯然不是有效的人流管制。

警方掌握生死大權?

依照香港法例第245章《公安條例》第8(4)條/第13A(4)條的規定,遊行的舉辦人要向警務處處長作出書面通知,並在警務處處長沒有作出禁止/提出反對的情況下方可舉行。這就是我們經常聽到的不反對通知書 (Letter of No Objection) (下稱 “LONO”)。

LONO不只載有不反對決定,更重要亦載有警務處處長為是次遊行集會所定立之條件。以往所有條件都是經組織者與警方通過會議得出的共識,但隨著政治環境的改變所施加的條款和限制亦有所增加。

從回歸初期條件只交代基本資料,例如開始/結束的地點和時間,到近年不斷增多的附件,列明遊行集會時的注意事項及需要遵守的法例,需封閉那些路段,安排多少名糾察,到衞生問題、小販管理,甚至能否玩樂器,都包括在內。警方亦以“根據過往經驗”為由,不斷拒絕組織者所作出的新建議。

上訴機制

公眾集會及遊行的安排設有獨立的上訴機制。如處長因禁止/反對已接獲通知的公眾集會或遊行或對有關集會或遊行施加條件,而組織者認為不合理的話,組織者可根據《公安條例》第16條向上訴委員會提出上訴。

上訴委員會由一位退休法官擔任主席,成員從一個15人小組輪流選出三人擔任,並會在接到上訴申請後於短時間內召開聆訊。上訴委員會可決定維持、推翻或更改處長所作出的禁止/反對決定或所施加的條件。

其實在機制上,上訴委員會的決定是可以JR(Judicial Review, 即司法覆核)的。但基於時間問題,上訴委員會聆訊通常只會在遊行集會前一至兩星期前進行。故就算申請了JR,到了JR聆訊時往往有關該遊行已經過去,而令該JR變成只涉及學術討論的聆訊。法庭一般不會處理這樣的申請。

 

法夢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