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七一於我而言

2015/7/1 — 14:21

身為八十後,在香港的政治生活中,七一遊行必定是當中非常重要的一個日子,自2003年開始參與七一遊行,當時參與與一般市民一樣,跟隨隊伍,沿途叫喊口號。那時自己剛剛大專一年級,因為在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就讀的原因,開始了解社會時事,加上當年對基本法23條立法的不滿,因此便第一次走上街頭,很記得當年的七一,第一次看著密不透風的人潮,在自己前邊、身邊走過時,對自己來說有多大的鼓勵,當時也開始相信,社會是應該由人民改變,當年行完之後,也只是心滿意足的離開,現在回看是很傻,但對當年的我來說參與七一是一種啟蒙,也為自己將來繼續參與社會發展埋下了一顆種子。

然後董伯伯下台,貪曾上場,回歸後的社會、政治問題漸漸浮面,每年七一就成為了出一口氣的日子,過程也是和2003一樣,跟隨隊伍,沿途叫喊口號,但自己心知,行的人數少了,同時,也開始質疑,遊行這個方法,有什麼作用。然後社會上更有一種聲音說,有很多人只是為行而行,更批評七一為嘉年華,就算行了社會也沒有改變。當時身處其中的自己,也開始反思這個問題,就是「七一遊行於我、於社會而言,有什麼意義?」

然後因為參與劇團好戲量,接觸了表演藝術、民眾劇場,於是往後的七一遊行時,自己便不再跟隨隊伍、叫喊口號,而是在七一遊行中進行不同的藝術參與,做街頭劇、表演、行為藝術等等。當時自己已經明白,七一遊行目標不是直接立即改變社會,而參與的目的就是打開香港社會政治參與的可能性和多元性,同時也是對政府施加壓力的一個過程。而自己當時更有一些浪漫的想像,就是「如果香港政府真的變得更自由、民主,每年七一真的變成一個社會集體參與的嘉年華,也未嘗不可」而當年的想法,就是七一是屬於人民、屬於大家,因此不論你是什麼階層、身分、職業,也可以值此表達你的素求,因此七一遊行並不一定要有一致口徑,反而愈多人參加,愈多采多姿,政治光譜愈闊便愈好,所以自己便以劇場工作者的身分繼續參與。

廣告

去到今年,2015年,因為已投入了全職教育工作,同時參與了專業政治團體-進步教師同盟,今年首次在七一路上擺街站,為教育界爭取合約教師權益。因為我很清楚知道,我們的政府沒有改變,應該變得更差,施政保守、極權、偽善,社會被當權者分化、打壓。因此這年參與七一除了表達素求,也是希望透這個公眾參與的平台,集結更多的力量,推動社會改變。因為上以下的改變在1997回歸至今,我已很明白是沒有可能發生,而下而上就需要更多不同團體的深耕細作,才能有成效。而我更相信,雨傘後,各專業團體的成立,就是其中一種更全面改造社會的方法。

所以,今年七一,也是在街上與各位相見。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