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七一的啓示

2015/7/2 — 11:00

【文:雲起峰】

二零零三年七月一日因為政府要為二十三條基本法立法,再加上經濟低迷丶沙士爆發,而令五十萬港人上街遊行,最終政府無奈要擱置立法。翻查過去的七一遊行資料,民陣或其他主辦單位其實在零三年前已有舉辦相關主題的遊行,但遊行人數一直徘徊在幾百至幾千人,到零三年才突然升至五十萬人。突然的超大型遊行的震撼性,令當時政府不知所惜,被迫擱置立法。當時港人亦為自己遊行時能保持和平丶理性而又成功迫使政府讓步而感到驕傲。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囗亦同時成為港人日後抗爭的習慣。

廣告

零三年後,每年七一都有大型遊行,而且人數多數以十萬為單位。近年七一遊行後多了些集會丶靜坐或小型的衝擊。但這些行為開始型式化,幾十萬人浩浩蕩蕩的從銅鑼灣走到中環金鐘便和平散去。七一遊行已變成行禮如儀的事,政府對遊行訴求丶遊行人數不聞不問,繼續我行我素,香港政經民生各方面繼續被侵蝕。七一遊行已經失去其表達訴求的作用,現在為的只有情緖的宣洩。抗爭最需要的是民眾的一點激情和堅定的意志,原是成功的七一遊行現在卻每年的令抗爭者洩氣、旋耗民氣,間接幫政府維隠,可見和理非非的傷害不淺。相反,近年的光復行動人數通常不過千,但行動成效遠比七一遊行高: 成功取消一簽多行、成功迫使政府加強打擊水貨客等等。

今年的遊行民陣稱有四萬八千人,人數是近十年來最少的一次。泛民的解釋竟然可以是「沒有議題有迫切性」或「因為政改被否決,市民感到安心」。這些解釋是不合理的,這十年來,民生只有一年比一年差,民主進程只有倒退,中央越來越強硬,筆者完全不覺得「沒有議題有迫切性」或「因為政改被否決,市民感到安心」,否決政改只不過是暫時防止了民主急劇倒退,對民生基本上沒有任何幫助,筆者實在不明白民生議題如可沒有迫切性、如可能令市民感到安心。 十分明顯,泛民根本沒有面對真相的勇氣和良知、更沒有爭取真民主、與中共對抗的決心,只是希望苟且偷生、得過且過,希望繼續活在自己的浪漫式失敗主義世界裏,並從中確立自己的道德高地自我淘醉。筆者認爲今年遊行人數大減,可以有兩大原因:1)經過雨傘運動後,香港人對前途已經心灰意冷,無心戀戰。2)香港人已經覺悟,明白現時的抗爭方法無效,遊行與否意義不大。

廣告

筆者認爲在抗爭路上,的確需要理性,但面對橫行霸道、掌控強大國家機器的中共,不停的使用無效、軟弱的手段是非常不理性的。不限制自己抗爭的方法才是理性的行為,再加上爭取真民主的決心,抗爭才會有出路。有人説「不和平就是要殺人放火」,這是思想懶惰的説法,很明顯光復行動不需要殺人放火亦能達到目標,用點創意就可以了。翻看世界歷史,一個地方要由極權的地方變成民主的地方,如非君主立憲(極罕見的),幾乎必定會經過非常動蕩不安的情況,否則人民繼續受到壓逼、社會永無零日。這是常識,但偏偏這就是最難接受的事實。

最後,筆者想勉勵各位港人,雖然面對中共和建制派的壓迫、國際社會的冷落,但香港人不宜妄自菲薄。 「行至山窮水盡,坐看風起雲湧」,即使香港人實際上可以做的不多,政治環境變幻莫測,筆者會與港人同舟共濟,再發表更多文章分析時勢。思想能影響行為,筆者希望能幫助各位有更好的理論基礎,以備不時之需、亦希望能讓其他未覺醒的人有啟蒙的機會。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