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七一的缺席、內鬨、黨慶

2016/7/4 — 10:54

今年七一大遊行,原定由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帶頭,但民陣七一早上公佈,收到林榮基的通知,指過去數天林感受到嚴重威脅,決定缺席遊行。

今年七一大遊行,原定由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帶頭,但民陣七一早上公佈,收到林榮基的通知,指過去數天林感受到嚴重威脅,決定缺席遊行。

今年七一遊行,主題為「決戰689、團結一致、守護香港」。民陣稱有11萬人參加,較去年4.8萬人多逾一倍;港大民研推算遊行總人數應在2.3萬至2.9萬之間;警方稱高峰時有1.93萬人;以港大民研及警方公佈的遊行數字,今年遊行人數均比去年略少。無論如何,我們必須承認,這兩年的遊行人數不復2011年至2014年高峰期,尚未完全脫離雨傘運動後的抗爭低谷,而且各政黨或組織專注籌款的氣氛也較以前濃厚,抗爭的鋒芒銳氣也有所減退。然而,參與遊行人士的恆心和毅力,以及香港人的民心向背已經相當明顯,無可置疑。

一、守護林榮基

今年七一遊行的原定焦點是邀請香港三大政治犯(劉山青、程翔、林榮基)帶隊遊行。早前已被中共拘禁及限制人身自由達8個多月的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先生所遭受的政治迫害是現在進行式,其恐懼與焦慮實非筆墨所能形容。當天早上,何俊仁收到林先生通知,由於過去數日感到嚴重威脅,發現被人跟蹤,深感惶恐不安,基於人身安全顧慮,唯有被迫決定缺席遊行。林榮基的決定令人理解,也令人對中共暴政的殘酷本質更加理解,激起港人憤怒,抗共矢志不渝。
當務之急,正是五個大字:守護林榮基。需知道,在中共的「羽白暴政」下,所謂「叛徒」已經沒有任何免於恐懼的自由。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央專案組」就是要林榮基一輩子活在恐懼之中,作為報復其「失信叛逃」的代價。這是擺在眼前的殘酷暴政現實,不是大家的主觀意志所能即時轉移。林榮基,頂硬上,香港人支持你,跟你休戚與共。

廣告

林榮基現在所面對的處境相當險惡。他近日報警求助,表示獲友人告知他於6月29日曾經被人跟蹤,以及他懷疑於30日再被跟蹤。香港警方雖已跟林榮基錄取口供,但卻遲遲沒有派員全天候保護,只說會繼續跟進調查,不斷重申「現階段暫無證據顯示」林榮基個人安全遭受威脅,只提醒他有需要時可致電999求助,簡直不知所謂。

現在大家能夠真正做到的,就是不要對林榮基及銅鑼灣書店案件淡化、低調、沉默、忘記,反而要經常關注林榮基人身安全的具體情況,持續施壓香港警方盡快派員有效保障其人身安全,強烈譴責警方目前拖延態度,並且監察香港警方絕對不得消極放任或積極配合共匪再度來港綁架市民。媒體多做深度訪問調查,公民多辦論壇研討港人救亡圖存之道,老師多鼓勵學生專題調查研究,政團多聯繫台藏疆、國際政府及人權組織持續關注。

廣告

當這些「和理非非」手段到達了極限,屆時如果林榮基日後再遭共匪劫難,再遇不測,香港人必定忍無可忍,屆時必須團結起來,矢志反共,推翻暴政,光復香港。習近平,我們「現階段暫無證據顯示」你的個人安全遭受威脅,但我們提醒你未來有需要時,或可致電香港999求助。

二、內鬨惹憂慮

今年遊行的另一焦點是參與人士史無前例地連環內鬨,親痛仇快。晚上組織包圍中聯辦的人士更加無力無謀,先退後散。計劃上禮賓府的社民連人士也由於人數不足,同樣無功而還,甚至在中環遭受警察無預警施放胡椒噴霧惡意暴力攻擊,令人惋惜。

內鬨是這次七一遊行當中不能忽視的現象。我們應該面對現實,不應視若無睹。有別於以往槍口一致對外,今年非建制派團體之間爆發多次衝突。彼此內鬨程度,甚至較非建制派與警方之間的衝突程度,更加嚴重。

(一)有手持龍獅旗人士在崇光百貨門外路段企圖插入遊行隊頭,與民陣大會糾察發生推撞。當中有人戴上口罩,又有人用旗杆與民陣糾察隊員推撞,需要警方介入調停。

(二)「熱血公民」與關注勞工權益的網媒「惟工新聞」,因街站直幡擺放及被捲起等問題而發生爭執。「熱血」成員包圍「惟工新聞」街站,要求道歉。警方介入,築起兩重人鏈分隔雙方。

(三)表明不參與遊行的「青年新政」在銅鑼灣擺設街站宣傳理念時,引起部分遊行人士不滿。有人用大聲公播出刺耳聲音,試圖掩蓋青政成員聲音,又有人倒舉大拇指及喝倒采,甚至批評青政是「民建聯B隊」。「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頌恆則以「為何你們不罵方國珊」回應。

(四)中大學生會會長周竪峰與社民連晚上於終審法院門外發生衝突。期間周聲稱被拳打腳踢,在臉書表示「最嚴正之譴責」。事緣當晚是否應該發起佔領中環馬路而引發爭議。社民連鑒於現場人數太少而呼籲解散,但卻有學生上前質問為何社民連阻止佔路,當中包括了周竪峰及理大學生。有社民連成員反駁周「中聯辦行動去咗邊」,又批評他只是「口頭勇武」。社民連主席吳文遠表示:如認為堵路是可行的,現在給機會對方帶領在場人士堵路。雙方推撞,周等人被社民連成員包圍,長毛也在人群當中。周竪峰多番大叫「你起腳踢我」、「你隻腳做乜嘢」。擾攘十數分鐘後,周竪峰奔跑逃走,多人追隨辱罵。最後周走往港鐵站離去,事件才告一段落。

我不在這些衝突現場,也不想做判官。我只想說:如果這樣的情況繼續下去,最高興的將會是共產黨。

時下香港政局,比例代表選舉,抗爭多年無成,同道分黨分派,各自拉旗組黨,青年奮起逐夢,本屬人之常情。然而,如果因為意見稍有不合,立即不論青紅皂白而內鬨火拼,亦即把自己政見及策略視為純之又純的唯一真理,對方稍有不同,即視之為敵人,甚至抹黑栽贓,那就肯定貽誤大局,導致親痛仇快,宣洩個人積怨,淪為一盤散沙。

眼紅、氣炸、心狹,講到底,就是懦弱、躁狂、自私、不分主次、不顧大局,繼而把敵我矛盾的帽子亂套一通,如此下去,可以休矣,香港危矣。歸根結柢,華人在精神文明與寬容文化方面的自省、寬容、信任、互助,尚有很長的路要走。有些人甚至大言不慚,把香港人奉為舉世無雙的優越華人,自我陶醉,自得其樂,進而標籤自己樂得跟天地君親師那套迂腐思維無縫接軌,根本就是關起門來打炮,沒有謙卑,沒有求進,沒有自省,沒有寬容。

此外,部分人士呼籲當晚包圍中聯辦,參與由本土民主前線、青年新政、香港民族黨所舉辦的「保法治反暴力要獨立集會」,結果卻是無力無謀,先退後散,功敗垂成。錯不在呼籲大家包圍中聯辦,錯在於呼籲大家以「雙規」形式(規定時間、規定裝束)走去包圍中聯辦,徒惹警方事前佈防,羽扇綸巾,嚴陣以待,自己方寸難進,第二方案不通,最後掉頭回家。需知道,警方打壓是大家意料之內,雙規包圍也令警方完全意料,警強我弱,成敗早判。包圍中聯辦,應該用突襲,絕非提前數天事先張揚而變成指定時地的黑衣人聚會。盡了力,成敗不問;不盡力,必須自省。

三、斧頭幫黨慶

今年7月1日剛好是中國共產黨降生亂世95週年。共產黨在人民大會堂舉行大會,獨裁者黨總書記習近平發表講話,指中國共產黨深刻改變了近代以後中國發展的方向和進程,改變了中國人民及中華民族的前途和命運。說得沒錯,從那天起,家破人亡,命運多舛。

真像習近平所說的一樣,中國共產黨的出現,是個「開天闢地的大事變」,人人生活在「波瀾壯闊」的氛圍下,但見中國共產黨「跨過一道又一道溝坎,取得一個又一個勝利」,實在令人扼腕。斧頭鎌刀幫的95週年黨慶,正是建立在中國人95年來的血與淚之上,也與今年林榮基遭受恐嚇及香港遊行人士對罵內鬨互相映照,呈現出邪惡暴政的花與果。

習近平在演說中標榜三個「永不動搖」:「歷史和人民選擇中國共產黨領導是正確的,必須長期堅持,永不動搖;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開闢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是正確,必須長期堅持,永不動搖;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紥根中國大地,吸納人類文明優秀成果,實現國家發展的戰略是正確的,必須長期堅持,永不動搖。」

贅詞爆燈,腦筋起繭,智商成疑!其實一句已經說完:擁護習近平,永不可動搖。而我的回應也很簡單:習近平會死,共產黨會亡,更加不可動搖。況且,歷史和人民何時及如何選擇了共產黨,選擇之後竟然千秋萬代都不可動搖?承此思路,何不復辟黃帝至溥儀、袁世凱至蔣介石,聲稱突然覺悟自己辜負了當時歷史和人民的神聖選擇,進而一舉推翻慶豐?人建立的政權,豈能永不動搖?

他又提到要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勝利前進」,真是夢雪情深,夢遺無痕。他更聲稱共產黨「打敗日本帝國主義,推翻國民黨反動統治,完成新民主主義革命,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徹底結束了舊中國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歷史,徹底結束了舊中國一盤散沙的局面,徹底廢除了列強強加給中國的不平等條約和帝國主義在中國的一切特權,實現了中國從幾千年封建專制政治向人民民主的偉大飛躍」。簡直憑空杜撰,胡說八道,滿嘴謊言,不知所謂。實情是:它偉大,你飛躍,投入瘋人院,煉成洗腦精。

習近平撒謊成癮,繼續層出不窮:「沒有先進理論的指導,沒有用先進理論武裝起來的先進政黨的領導,沒有先進政黨順應歷史潮流、勇擔歷史重任、敢於作出巨大犧牲,中國人民就無法打敗壓在自己頭上的各種反動派,中華民族就無法改變被壓迫、被奴役的命運,我們的國家就無法團結統一、在社會主義道路上走向繁榮富強」。他怕民憤,妄想壓驚,自欺欺人。畢竟當今之世,沒有推翻共產黨獨裁暴政,沒有在人權、法治、道德、信仰方面脫胎換骨,中國人民才無法打敗壓在自己頭上以習近平為首的各種反動派,中華民族才無法改變被壓迫、被奴役的命運。

他甚至還把死人叫出棺材:馬克思主義是「我們立黨立國的根本指導思想」,「背離或放棄馬克思主義,我們黨就會失去靈魂、迷失方向。在堅持馬克思主義指導地位這一根本問題上,我們必須堅定不移,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不能有絲毫動搖」。既然必須奉行馬克思主義,是否應該熱烈慶祝太子黨腐敗權貴資本主義當權派圓滿成功,勝利洗錢,藏富於外,獨裁於內?對於這種劣等騙棍貨色的所謂「馬克思主義」,馬克思又是否呼籲過必須堅定不移地粉碎消滅,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不能有絲毫動搖?

斧頭幫95年來,說來說去還是這種貨色,沒有人相信,只有人裝信。因此,身為香港人,大家如果真心為了香港本土民主、命運自決或獨立建國而努力,就必須直接面對和解決這個壓在香港人頭上的最大問題,不能逃避,反省自己,挑戰極權,反習抗共,不應只說聲「中國、共產黨、習近平不關我事」,就妄想自己可以依靠太上老君神功或民族歸英咒語來自得其樂。意淫完了,還是需要面對一個根本問題:反共嗎?在反共的大旗幟下,才能構思自治、自決或獨立之路,才能把香港各路本土民主力量重新凝聚,包容左右論述;否則,在容共的前提下,妄想城邦、建國、垂範之中國夢,可以休矣。

在銅鑼灣書店事件爆發之後,我有一個建議:未來的七一遊行,應該確立為「香港反共大遊行」,捍衛人權、法治、自由、民主、本土、自治等核心價值,不應純粹流於散漫社會議題(同志平權、東北農地、工人權益等)與政黨組織籌款的七彩嘉年華,而偏偏欠缺「反共」這條抗爭主軸。

況且,在中國共產黨繼續獨裁專政的前提下,ABC(anyone but CY)及決戰689等主題或口號,始終比較次要,頗有渙散焦點之虞。需知道林榮基不是被梁振英陷害的,而是被習近平折磨的。當我們高喊「我們都是林榮基」之際,應該問問自己:我們究竟反對甚麼?只要思路清晰,抗爭目標也就清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