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七警判刑之後

2017/2/18 — 13:42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  (TVB新聞截圖)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  (TVB新聞截圖)

七警被定罪,警隊一哥以「警務處處長」的名義,用處長辦公室的公函向其同僚發信,表示「非常難過」。到七警被判刑之後,他又出來面對記者,公開表示「心情感到十分沉重」。其實,整件事最令人感到難過的就在一哥竟然會以這樣的方式來回應整件事。真的懷疑,他是否明白這樣的表態,對警隊及向社會傳遞了什麼訊息。

畢竟在雨傘運動那種崩緊對立的氣氛中,七警按捺不住,犯上了錯誤,到今天身陷囹圄,極可能會失去工作和事業發展的前途,對他們個人及家人都是沉重的打擊。作為他們的親人、朋友都有理由感到難過;一哥作為他們的上司,站在同僚的角度感到心情沉重也是可以理解。

但作為警隊的一哥,是不是也應該以其公職的自份,搞清楚整件事的是非對錯。警隊作為社會上最重要執法組織,除了滅罪、刑偵、反黑、維持治安與社會秩序之外,其中一個最核心的責任就是要悍衛香港的法治。他個人,他作為同僚,無論如何為七警落得如此下場感到難過及心情沉重,但作為警隊的最高代表,首先應該是要確認警務人員在執行職務之時都不能用「私刑」。也要確認警務人員無論在任何情況之下都不應該超越法律授予他們的權力。警務人員有權拘捕,但無權判刑,在絕大部份情況下,法律都沒有授權他們對被捕的人士作出刑罰。在拘捕及執行職務的過程中,他們有比示威者更強更有殺傷力的武備,他們使用武力也有相關的法例作後盾,如果在已經把當事人制服了的情況下,還要拖到暗角輪翻歐打,這與他們執行職務有什麼關係?這更是明顯超越了他們獲得的授權。最終因此以受到判罰,還有什麼可爭議之處?

廣告

有法律背景的某位議員竟然認為警方濫用私刑只是「小懲大戒」,甚至把犯了錯的七警抬高至「俠」的級數。這只能暴露了這一位法律背景的議員連基本的法治觀都不合格,只能令法律界蒙羞。這樣的言論及表態支持,不但無助舒緩矛盾,反而只會害死警方。作為警務人員絕對不能因為有這樣的低層次支持言論而感到沾沾自喜,反應抱持更大的警覺,這一類人不是支持警察,而是希望把警隊推向風口浪尖,是要把前線警員送死。

不過,當警隊內某些代表性的組織及人物竟然也一再出來批評法官,認為影響了警方的工作,那就涉及警隊如何看待自身的權力,也似乎連違法與根據授權來執行職務的界線都搞不清了。況且,那件事是如此清楚,那段片是那麼廣泛地流傳,「警務人員違法用私刑」的證據是那麼明顯不過,一哥作為警隊的總代表是不是更加應該作出澄清及糾正?

廣告

雨傘運動造成的一個最不幸後果,是警民關係的決裂。這個決裂過去從來未出現過,而且在年輕一代的特別明顯。在事件中,部份示威者確有越界衝擊的行為,個別警員的濫權及粗暴,在網絡上也不乏證據。部份示威者已經被檢控,有些已經被判刑,而針對警方濫權的,最主要及最有象徵性的就是「七警」及「朱經緯」。這兩件事被咬得這麼緊,原因是廣泛流傳的片段已經清楚說明警務人員濫權行私刑的事實。在法庭上用什麼辯護策略來處理,是不是最終能夠以法律程序及其他技術因素來打甩,這是另一個問題。但遲遲未就朱經緯事件作一個讓公眾起碼不得不接受的結論,已經再一次反映現時的投訴機制不能有效處理這些事,這也進一步加深了市民對警隊的不滿。而且,警隊高層,包括一哥自己,也未能清楚展示警務隊伍首先是要為市民服務這個目標,自己首先就要守法,也要尊重法治。

一個社會,如果連執法的隊伍都得不到市民信任,生活在這裏還有什麼安全感可言?就算我個人不認同因為個別前線警務人員的失範行為、或個別警隊高層的不得體言論而把整個警隊說成是「黑警」,但也不能不承認,在不少香港人心目中,特別是年輕一代的心目中,香港警隊已經逐漸蛻變成「香港公安」。警隊中人自己能不能摸透,「公安」這兩個字的描述,包含了多少不安情緒及負面的評價。

有警方代表說,覺得警隊仍然得到市民的廣泛支持。這一說法我也不會反對,但也不能否認,對警隊抱有負面觀感的人,在過去幾年越來越多。看看那些不分青紅皂白出來撐警的議員是那一類的議員,只要對自己誠實一點,警隊高層沒有理由不感到憂慮。再去看看出來高調示威撐警的又是什麼組織,有什麼人在裡面。除了鄉音未改的大媽,與講句說話都亂晒籠的Uncle之外,來來去去就只係愛字頭及薑蓉義和團那一類組織,當然也包括江湖大佬的夫人。只要不再去欺騙自己,其實,知咩事啦?長此下去,事態還不夠嚴重嗎?

作為警隊一哥,也包括警隊的其他高層,難道不應該想一想如何修補與市民的裂痕嗎?你們真的認為重建與社會的信任,在所謂士氣、所謂尊嚴、所謂面子面前,是那麼不重要嗎?作為同僚、上司、朋友任何人都可以對七警及他們的家人提供一些協助,但警務人員的協會竟然會公開說「同僚手足因公含冤受屈,痛心疾首,憤慨之心,天地可鑑」這些話,不但無助於修補警方與社會的裂痕,只會令對立加深。

作為警隊的一哥,當知警隊必須立根於社會,必須得到社會人士的廣泛支持。現在法庭既然已經有了判決,應該有勇氣確認及悍衛司法的尊嚴,就算沒有男兒漢大丈夫的擔當精神出來公開向市民道歉,起碼也應該煞停不得體的言論,自己也起碼要以身作則,不要向自己的下屬及整個警隊傳遞錯誤的訊息。更不應進一步令市民懷疑警隊作為一個執法的最重要紀律隊伍,除了有個別警員的質素及操守令人擔心之外,現在是不是就連管理都出了問題。要香港的警隊表現優秀,警隊的一哥首先要向整個社會證明自己有多優秀。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