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七警案審訊來到最詭異、最「危險」的階段

2016/10/31 — 12:19

七警步出法院

七警步出法院

審訊終於來到最詭異、亦最「危險」的階段。

曾健超是被指某項犯罪行為(to be fair 犯行亦已經定罪)拘捕後受圍毆,犯行的「受害人」與第一線拘捕人員於是被傳召為七警案的控方證人。理論上,這群首批接觸曾的警員,與七警不但份屬同僚,而且在「執行職務」上有連接關係,所以很大機會是同一陣線的人。

廣告

然而,礙於案情與程序,不可能期望七警的律師主動將這批警務人員傳成辯方證人,但他們的證供的 relevance 亦不言而喻,所以還是得由控方傳召,成為「頂證」七警的證人。

而從首名作證警長的過程來看,控方的「主問」亦相當點到即止,大致只限於確定證人在拘捕時並沒有施用警棍等疑似造成曾健超身上嚴重傷害 (GBH) 的器具,就沒有再問。

廣告

然後要留意的,就是七警律師能否借著「盤問」自由度較大的優勢,將控方證人引導至其他足以損害曾健超較早前證供可靠性(例如觀察能力以至可信程度)的角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