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七警案,控方會令檢控無法成立嗎?

2015/10/14 — 10:26

2014年10月15日,七警涉嫌毆打曾健超 (新聞片段截圖)

2014年10月15日,七警涉嫌毆打曾健超 (新聞片段截圖)

【利申一︰曾先生是我的朋友】
【利申二︰刑法同 CAP 221 我識條春】

我都唔想用陰謀論用政治動機睇阿廉斯基(編按: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英文名字是Rimsky)。問題係,就算平時一單打交傷人,打幾分鐘,居然可以威到幫七個被告分埋邊個係 common assault 邊個係 AOABH 邊個有 wounding 仲有人係 GBH with intent,講真我真係好少見到有細緻到咁。

你話同一單案,成班被告罪名有輕有重,或者真係唔出奇,但通常不出兩種可能︰一係,案情複雜,被告各自參與不同部分之餘,又真係難以證明彼此有串連、合謀( conspiracy)或者共同圖謀(joint enterprise)的可能,先至會各有各告不同罪名;另一個,就係當中有人同控方做左 plea bargaining,願意承認較輕控罪甚至指證其他人。

廣告

如果係後者,而家呢個階段就唔知啦(嘩七警當中有人做「金手指」就真係好睇過戲);但如果係前者,講真,一宗四分多鐘的圍毆事件,可以有幾複雜呢?求其捉個人問下,呢單野係七個人從事緊單一的襲擊事件,定係七個人各有各犯?甚至問 Ken 哥自己,佢最傷那個位原來係可以 identify 出邊個邊一拳邊一腳做成,而其他人只係輕輕碰下咁樣樣?

呢個真係咁複雜的法律問題?還是只係簡單的常識問題呢?

廣告

平時警察查傷人打交甚至兇殺,會唔會咁仔細分開所有人的責任呢?筆者手上就有一單,兩兄弟同商業夥伴談判不成拳腳相見,三個人加埋成百幾歲都仲打交打到出埋口小學雞咁,PW1 的口供其實只係指向其中一人,但兩兄弟都告晒 GBH;另一單就真係「攞命」,死左人,打出致命數拳的人捉唔到,就捉住左其中一個有份追死者的小嘍囉,照樣告老謀。

六年前陳竹男被懲教員打死一案(特區 訴 梁盛志及其他,[2014] HKCFA 108),由高院審到上訴庭終審庭,已經反覆解釋 Joint Enterprise 如此 classic 的刑法原則︰"... the fact that a person was voluntarily and purposely present witnessing the commission of a crime, and offered no opposition to it, though he might reasonably be expected to prevent and had the power so to do, or at least to express his dissent, might, under some circumstances, afford cogent evidence upon which a jury would be justified in finding that he wilfully encouraged and so aided and abetted." (R v Coney (1882) 8 QBD 534, approved in R v Clarkson [1971] 55 Cr App R 445)。

合理的做法是︰如果控方認定七人中的「主犯」,有意圖地對阿 Ken 造成嚴重傷害(grievous bodily harm / GBH),其他在場的人,即使是係打一兩下、甚至只係「睇水」,只要達到上述的標準,乃至只係「有能力阻止而不阻止」,根本已經可以構成係「協助」同「教唆」,從而與主犯同罪論處(s.93 CAP 200)。

呢個就係一以貫之的法律原則。如果在七警案,控方要偏離呢個原則另有做法,就必須提供堅實的理據;一旦控方的處理,無論基於任何理由,最終造成控方在七名被告的案情上出現不一致的情況,於是令檢控無法成立,呢個無疑係最差的效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