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七警案 ‧ 文字直播】七警代表律師 今天結案陳辭

2016/12/6 — 8:46

12月6日暗角七警案結案陳辭

12月6日暗角七警案結案陳辭

【請讀者不斷更新網頁(F5),緊貼案件最新進展。】

涉嫌2014年10月15日佔領運動期間襲擊曾健超的七名警員,上月8日被裁定「有意圖而導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罪表面證據成立,其中被告陳少丹另涉「普通襲擊」罪亦被裁定表證成立。各被告將不會自辯或傳召辯方證人,案件押後到昨天(5日)至周三(7日),讓控辯雙方作結案陳辭。立場新聞將繼續作文字直播。

控方昨日結案陳辭指,有充份證據證明,七名被告有意令曾健超身體受嚴重傷害,七名被告根本沒合理理由將曾健超帶至變電站及對他使用武力,指出七人的行為超出其法定權力。控方指,七人是夥同犯案,各人均須為曾健超在變電站所受的傷負責。(詳看報道〈控方結案陳詞:七警有意令曾健超受嚴重傷害 夥同犯案 需共同負責〉)

控方昨天完成結案陳辭,今天到辯方作結案陳辭。

【1636】

法官杜大偉(David Dufton)初步定於下年1月6日會就案件裁決。

廣告

【1622】

代表第六被告的林芷瑩質疑,驗傷報告中曾健超的傷勢,並不能被視為控罪中的「嚴重身體傷害」。

廣告

林又指,有制服曾健超的警員曾供稱,曾用護膝壓在曾健超背部。林又指,只有一名警員承認曾用護膝,質疑當晚制服曾健超的警員,或使用了比他們在庭上供述更大的武力,去制服曾健超。

而案中多名警員均曾供稱,當時有一名不知身份的警員協助制服曾健超,林芷瑩指該警員亦有可能造成曾健超受傷。

【1600】

針對代表第五被告的大律師鍾偉強在陳詞中提到的案發時間及相關時間之根據,法官要求澄清。

鍾引述曾健超供稱,自己在警方車輛上待了三十分鐘,鍾根據呈堂片段顯示的時間,以及曾健超當時的狀態,對此表示質疑。

鍾陳詞完畢。代表第六被告的大律師林芷瑩陳詞。

【1523】

代表第五被告的大律師鍾偉強指出,曾健超曾表示不信任警方及投訴警察課,亦沒有告知律政司,他曾在中區警署報案室自拍傷勢。鍾認為這顯示曾是個充滿計算(calculated)的人,一直不披露他手上有上述證據,直到上庭才披露,認同蔡維邦指,法庭應考慮曾健超證據的可信性。

鍾接著指出曾健超就中區警署報案室事件的證供中,一些與閉路錄影不符之處,鍾指曾健超自己也同意,當時他受了傷,狀態是疼痛及困惑。

【1450】

蔡維邦就曾健超證供的可信性陳詞。蔡提到,曾健超在作供期間,多次未有直接回應或拒絕回應辯方的問題,因為會對他不利;承認潑水後,曾健超又辯稱是為了阻慢警員推進及沒有潑到警員。

蔡維邦指,曾健超是個機會主義(opportunistic)的證人,形容曾健超當時在龍和道馬路,看到警員推進就逃離馬路走上添馬公園,拋棄(desert)了他的同伴,就如他在得不到公民黨支持參選時,就拋棄了公民黨。

而曾健超作供時曾否認,被制服期間曾經使用武力,與其他警員的供詞矛盾。

蔡維邦認為,曾健超在作供時,只有一用機會,就會對警員作出負面評價,如他曾指「只有警員會在示威時使用武力」,但據警員供詞,曾才是首先使用武力的人。
蔡續指﹐曾健超在事發後,一直未有向其他警員投訴,直至在黃竹坑見到律師。而據警員證供,曾健超在見到律師前,曾經向警員要求驗傷,當時他曾表示傷勢是在被捕時造成,而不是他被制服後。

蔡又形容,曾健超在向警方作出投訴時,態度並不合作。

蔡認為,作為案件主要證人,曾健超作供時如此機會主義,其證供不可靠。

而如果曾健超指抬他的警員沒有換人的證供不被採納,控方就只剩新聞影片,去證明被告當時在變電站,但有關片段並不足以證明。

【1250】

代表第四被告的大律師蔡維邦陳詞時指,他同意駱應淦稱,新聞影片中被帶到暗角者的衣著,並不是曾健超獨有,蔡指出,當晚有很多人都是穿黑衣服到場。

蔡又指,假定被帶到變電站者是曾健超,他在龍和道制服時,必定有受傷,蔡認為驗傷報告中提到的傷勢,大部份是在制服時造成,在變電站階段受的只是部份傷勢。

蔡又指,控方在新聞影片中指認被告,僅稱其穿「淺色」褲,連具體是甚麼顏色也未提及。

蔡認為如果控方要指控第四被告當時身在變電站,曾健超指抬他的人沒變過的供詞是關鍵,但倚賴曾的證供並不安全。

蔡將於午間休庭後繼續陳詞。

【1245】

代表第三被告的大律師林浩明陳詞稱,倚靠衣著而非面部特徵認人並不可靠,因當晚現場有二百刑事警員。

法官要求林浩明澄清他陳詞中提及,警員抬曾健超走過的路線。

林完成陳詞。

【1117】

清洪指,今次案件引起極大爭議及基於不同政見的情緒反應,而一個年輕人的美好未來,將以此案定奪,而第二被告是一個沒有污點( of umblemish character )的年輕人,當晚在場是為了維護法律與秩序,保護當晚在場合法示威的人士。清洪形容,控方嘗試以夥同犯罪的方式指控第二被告有罪,是非常牽強,不符法律與公義。

代表第二被告的大律師鄧皓明指,即使在變電站的人是曾健超,目前亦無法證實他身上的傷勢,是在變電站階段而非在制服階段造成。

另一方面,鄧指出目前沒有證據證明第二被告當時身在變電站。

對於控方指,七名被告是有共識一同襲擊曾健超,因此到達變電站後曾一被扔在地就立即被毆,鄧皓明則指,根據曾健超證供,他在被抬時,聽不到警員的討論內容,認為目前無證據顯示有夥同犯案的情況。

第二被告的代表律師完成陳詞。

【1055】

代表第一被告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陳詞指,所有制服曾健超的警員均供稱,制服曾健超時,需要使用武力,曾在龍和道花槽階段可能已經受傷。

法官問,駱是否認為曾在變電站階段沒有受傷,駱指他的意思是曾的大部份傷勢在到達變電站前造成。

駱續指,在呈堂的新聞片段中,(警員抬著曾前往變電站的路途上)有49秒被遮擋,遮擋前後畫面中的警員,可能非同一批人。

而第一被告的上司,只在新聞照片(顯示警員抬曾健超)中認出被告,在暗角片段中,則因畫面太暗而認不出任何人,因此不能斷定兩者是同一人。而曾健超亦未曾指認第一被告。

由於多名辯方律師的書面陳詞均提到,控方未有足夠證據證明新聞片段中被帶到暗角者為曾健超,庭上翻看各新聞片段。
駱應淦指出,片中見到的上衣及鞋子,都不是只有曾健超才有,不能確定當晚42個被捕的人,沒有其他人穿這件上衣及鞋子。

駱陳詞完畢。代表第二被告的資深大律師清洪陳詞。

【1023】代表第一被告黃祖成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開始陳辭

【1008】開庭 

【0930】七警今早到法庭,繼續有支持者在現場。

法官:杜大偉(David Dufton)

主控:外聘資深大律師麥禮士(Daniel Marash)
副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
署理高級檢控官馬嘉娜

被告名單

涉於2014年10月15日在金鐘龍匯道政府大廈泵房東變電站外毆打曾健超
被控「有意圖而導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罪」:

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總督察黃祖成(49歲) 代表律師:駱應淦
觀塘區反黑組高級督察劉卓毅(30歲) 代表律師:清洪
觀塘區反黑組警長白榮斌(43歲) 代表律師:林浩明
觀塘區反黑組警員劉興沛(39歲) 代表律師:蔡維邦
東九龍總區刑事總部警員陳少丹(33歲) 代表律師:鍾偉強
九龍城區刑事偵緝警員關嘉豪(32歲) 代表律師:林芷瑩
觀塘區反黑組警員黃偉豪(37歲) 代表律師:羅志霖

涉同日在中區警署接見室毆打曾健超
被控「普通襲擊」:

東九龍總區刑事總部警員陳少丹(33歲) 代表律師:鍾偉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