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七警案 ‧ 文字直播】10月20日第二天正審

2016/10/20 — 9:24

請讀者不斷更新網頁(F5),緊貼案件最新進展。

今日庭上播放認人片段,作供的證人包括警司蘇振光、負責認人程序的總督察謝旦生,另看報道〈庭上播認人片段 曾健超投訴被告閉眼 總督察:唔可以逼佢打開眼〉

【16:09】控方短暫補問後,謝旦生完成作供。休庭。

【15:05】代表第六被告的大律師林芷瑩盤問。

廣告

林芷瑩指出,法律代表僅應作觀察者。但謝指,若其當事人權利受損,法律代律有權提出。

林芷瑩續稱,證人的法律代表,不應作任何手勢及說話影響證人認人。而在第六被告的認人手續前,謝沒有向證人(曾健超)的代表律師提示這一點。謝表示,在認人房內,他沒有再作有關提醒,但事前在證人房,他已見過證人及其法律代表,當時已作出上述提醒。

廣告

林芷瑩問,是否有記錄或影片證明他已提醒,謝稱無。

現播放涉第六被告的認人錄影片段,林芷瑩另呈上一些片段截圖。

林芷瑩指出,片段可見,曾健超觀察疑犯後,頭轉向左望向其法律代表,而謝在認人當時,是沒有留意到曾健超望向其法律代表。

謝表示,不知他是否望向法律代表,但有留意到他頭部轉向左,然後轉回單向鏡(疑犯方向)。

林指出,較後時間,曾再次看向法律代表,並舉起右手,問謝當時是否留意到。謝稱當時沒有,但現在看截圖就看到。

林芷瑩指,片段截圖可見曾健超舉手後,他的外籍法律代表,向著曾的方向,舉起了左手,而當時謝沒有留意到,謝同意。林芷瑩認為,他若留意到,會阻止兩人溝通。

謝不同意,指自己最主要看律師有無行為影響證人認人,才是最重要,因為有時一些證人會先看看律師或監護人才作出決定,才覺安心,例如家長陪同的小童證人,他們作決定前都會望一望成人。

林芷瑩指出,在外籍法律代表向其舉手後,證人即時說出『我認到係佢』。但法官及謝均指,律師舉手與曾健回答之間,中間隔了謝邀請曾坐下的時間。

林芷瑩指,曾健超是在律師作手勢後,才表示認出疑犯,質疑曾健超是在尋求律師的確認。

林芷瑩問,如謝當時看到這些手勢,他會否阻止,謝稱未必會,因為只要謝認為法律代表沒有作出影響證人認人,而當時證人已望了疑犯好一段時間,已打算決定是否認出,在謝的理解,證人作出的決定是獨立。

林芷瑩認為,當時他應該暫停認人程序,謝不同意。

林又指,證人認出疑犯後,謝應警誡疑犯,但謝沒有,謝不同意。林向謝展示謄本,記錄中並無警誡內容,但謝稱記憶中他是有作警誡。

現重看錄影。

看過片段後,謝同意,他當時是沒有警誡疑犯。

林芷瑩又指,證人在認人期間提出了要求,包括要求疑犯站起,及要求看向前。林指,根據守則,謝當時應告知曾,應憑外表辨認疑犯,而非作出要求。林完成盤問。

【14:43】庭審恢復

負責安排第五,六被告認人手續的總督察謝旦生續作供,代表第五被告的大律師鍾偉強到場盤問。

鍾偉強問到,根據警內部指引,疑犯的法律代表在認人程序中不可參與,除了在認人程序前的會面。鍾偉強指,疑犯或因被認出而有入罪風險,而證人沒有這樣的風險,權利受損的風險較疑犯低,因為證人的法律代表亦應受上述限制,謝同意『可以咁講』。

鍾指出,謝當時放棄了對證人(曾健超)法律代表的控制,謝完全不同意。他指,法律代表的角色,是保障當事人權益。

鍾要求播放片段,顯示曾的一名女性法律代表,在曾健超認人前不久,走上前望了望疑犯,亦似乎做了筆記。謝稱,據記得該法律代表姓陳。

鍾偉強問,謝為何容許她如此做。謝指,看不到陳這樣做,會影響認人手續,她沒有向證人講任何話或給指示,而證人(曾健超)則正專注認人。但謝指,他當時沒留意,剛才的作供是根據片段所見而說出,但強調認人當時,看不到任何法律代表向證人作任何指示,證人是獨立完全認人手續。

鍾完成盤問。代表第六被告的大律師林芷瑩盤問。

【13:03】休庭至下午兩時半

【12:47】代表第五被告的大律師鍾偉強盤問。

在其盤問下謝供稱,20150127前,他已接到指示負責認人手續約三次,11月有一次,但幾時他就不記得。至於0127的一次,謝是於一週前,知道認人會以直接認人的方式進行,指示是由案件主管,高級督察黃秀玲(音)作出,除直接認人外沒予其他認人方式選項。

鍾就第一段影片,即有關第五被告的認人過程追問。謝供稱,認人手續前他已知道疑犯不願意參與。

而警隊指引指出,在證人在房時,疑犯法律代表不應講話,只在證人離開房間後才可講話。

謝指出,但若疑犯權益受到重大傷害,其法律代表仍可向疑犯給予建議,而過程有錄影錄音,過程對證人和疑犯都公平。

【12:35】片段播放完畢,主控主問。謝旦生供稱,當時他問疑犯是否願意參與正式認人,疑犯不願意。

謝指,第六被告的法律代表,沒有就該次認人作出任何投訴。該法律代表後要求記錄透過單面鏡看到當事人的距離,謝作出記錄,約為三米。

主控完成主問。

【12:02】開庭,現播放第二段認人片段。

片中,曾健超認人時,曾問「可否請疑犯企起身」,負責認人程序的總督察謝旦生兩度要求疑犯起身,不獲回應,疑犯仍坐著。曾健超又要求疑犯看著他,謝按其要求向疑犯轉達。

之後曾指出「我認到,係佢」,是其中一個押他到中區警署的警員。

曾健超就不能要求疑犯睜眼等提出質疑,謝向他解釋這是未經疑犯同意的認人,警方不可以逼他「點樣做」,情況與警方錄口供時,不可逼疑犯說話類似。

認人完成後曾健超及其法律代表離開房間。謝旦生向疑犯表示,他已被認中,問他「有冇嘢想講」,疑犯未有說話,但法律代表要求謝覆述曾健超認人後所言,謝指曾說認出疑犯是押解他的人。

【11:20】休庭。

【10:00】傳召負責 2015 年 1 月 27 日為第五,六被告進行直接認人程序的總督察謝旦生作供。

謝指,認人程序於荃灣警署二樓一間有單向鏡的房間進行,認人者是曾健超(證人)。

庭上播放當日第一次認人程序的錄影片段。片中,證人認人時兩度指「佢合埋咗眼」。謝曾要求疑犯睜眼但疑犯未聽從,後謝向證人解釋,由於今次認人手續未經疑犯同意,警方無法強逼他睜眼。後證人再次認人,並稱「係啊係佢,我認得佢」。其後認人手續完成,證人及律師離開房間後,謝向疑犯稱:「疑犯一,你係被認中咗嘅。」

庭上向謝展示一份日期為 11 月的≪疑犯須知≫。謝旦生表示,自己是在認人程序當日才收到這份文件。至於發給疑犯的,是新的≪須知≫還是兩個月前的≪須知≫,謝表示不記得。

謝當時有口頭向疑犯確認他已收到須知,且不願意進行認人手續。

謝確認,證人要求疑犯睜眼時,疑犯是合上了眼睛。他又稱,證人認出疑犯後,稱疑犯曾在中區警署報案室『打佢』。謝將證人的說話記錄簿上。簿上記載證人聲言:「佢係喺中區警署七號證人室打我的警察。」

按紀錄,疑犯律師在疑犯被認出後,沒作任何表示。謝供稱,之後疑犯律師亦未作任何投訴,包括就認人程序公平性的投訴。

【09:34】開庭。

警司蘇振光續作供。

蘇昨供稱在案發後幾日,就獲案件主管通知,七名被告均不參與認人。蘇指,由於案件主管黃秀玲(音譯)告知他七被告不願參與認人,所以他在 10 月 31 日發信邀曾健超參與直接認人。

庭上向蘇展示 2014 年 11 月 3 日的一封信件。該信由總督察羅瑞森(音譯),按蘇振光指示,向被告的法律代表發出。信中提及認人手續的不同選擇。蘇解釋,該信希望對方以書面回覆,確認被告拒絕認人。蘇指,信中寫法較詳細,會對被告較公平。

庭上向蘇展示同日,第二、三、四、五、六、七被告律師的回信,確認六人不願參與任何認人,包括小組及直接認人。

蘇供稱,不記得第一被告律師有否發出類似信件。

庭上向蘇展示一封日期為 2015 年 1 月 23 日的信件。該信由黃秀玲發予被告律師。信中確定第五、第六被告會出席 2015 年 1 月 27 日的認人程序。

蘇稱,黃秀玲僅告知他,兩人當日願意出席,而非兩人願意參與認人。他指,由於律師表明被告不願參與認人,故符合≪內部守則≫所載,進行直接認人的條件,因此決定選擇直接認人。

主控盤問完畢。

杜大偉法官請蘇澄清,他提及在第一次嘗試進行認人程序時,「『對方』未予正面回應」一句中,「對方」是指誰。蘇稱是曾健超代表律師。蘇指,該代表律師的回覆沒有提及曾健超願意出席認人。因此 11 月 7 日的認人程序在事前已取消。

蘇作供完成。

七警今早到庭時,有約10名支持者在庭外聲援,大叫口號:「七警盡責保香港,面對佔中沒退縮。」

10月20日,七警到達法庭

10月20日,七警到達法庭

法官:杜大偉(David Dufton)

主控:外聘資深大律師麥禮士(Daniel Marash)
副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
署理高級檢控官馬嘉娜

被告名單

涉於2014年10月15日在金鐘龍匯道政府大廈泵房東變電站外毆打曾健超
被控「有意圖而導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罪」:

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總督察黃祖成(49歲) 代表律師:駱應淦
觀塘區反黑組高級督察劉卓毅(30歲) 代表律師:清洪
觀塘區反黑組警長白榮斌(43歲) 代表律師:林浩明
觀塘區反黑組警員劉興沛(39歲) 代表律師:蔡維邦
東九龍總區刑事總部警員陳少丹(33歲) 代表律師:鍾偉強
九龍城區刑事偵緝警員關嘉豪(32歲) 代表律師:林芷瑩
觀塘區反黑組警員黃偉豪(37歲) 代表律師:羅志霖

涉同日在中區警署接見室毆打曾健超
被控「普通襲擊」:

東九龍總區刑事總部警員陳少丹(33歲) 代表律師:鍾偉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