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七警案 ‧ 文字直播】10月25日審訊 曾健超續作供

2016/10/25 — 9:30

【七警案 ‧ 文字直播】10月25日

【七警案 ‧ 文字直播】10月25日

【請讀者不斷更新網頁(F5),緊貼案件最新進展。】

今日是七警案第四日正審,案中事主曾健超將會繼續作供,接受辯方盤問。

【16:53】休庭。案件押後至 10 月 31 日審理。

【16:20】代表第七被告的大律師羅志霖表示沒有問題。主控資深大律師麥禮士補問。

廣告

曾健超供稱,他在認出疑犯後,再要求行前察看,是因為早前認人時,該疑犯一直閉眼,所以他想再看疑犯會否開眼,唯結果沒有。不過他表示,即使疑犯閉眼,也可確認其身分。

得知曾健超有帶涉事電話上庭,麥禮士要求,曾健超將自拍面部傷勢的三張照片,向法官及控辯雙方、包括七名被告展示。照片顯示時間是 04:18。麥禮士指,較早前曾健超曾供稱拍攝時間是 04:33。曾健超稱是自己講錯,相信正確時間應為 04:18,三張照片是同時拍攝。

廣告

麥禮士指,在黃竹坑曾有人告知曾健超他的權利,不過不是一對一,而是由一名姓胡警員向自旅遊巴下車的一群人講述他們的權利。曾健超對此稱沒有印象、好似係。

主控完成補問。

法官問,為何他看手機照片時,看不到拍攝時間。曾健超解釋,在照片上再點一下就會顯示。法官要求再看一次。

法官問曾健超,為何他認人時向韋舉手,曾表示無特別意思,只想表達「就係佢」。而對韋的舉手回應,曾理解韋的意思是,請他向警察講出想法。法官再問曾健超,他在黃竹坑曾不同意讓警驗傷,但又把衣服拉起(讓警員看),那他到底是不同意甚麼。曾健超答,他是不同意警詳細檢查傷勢。

辯方要求取得曾健超的自拍照副本,但又不同意透過電郵取得,理由是恐照片中的原始資料遭更改。各方同意安排曾健超現在前往警察總部,以讓辯方取得照片副本。

庭上傳閱曾健超電話。

【16:04】林芷瑩指,較早前曾健超已認出第五被告就是襲擊他的人。曾健超稱,他要認的是當時在同一地點的另一便裝探員。

林指,曾健超認出該人後,向警方表示,該人是押解他的警員之一,但沒提該人是曾與他在七號房內的人。曾指,「押解他」的意思就是「押解他去七號房」。林芷瑩指,曾健超當時如此說,是因為他認不到那人是否七號房襲擊發生時,在房內的另一人。曾不同意。

庭上向曾播放認人片段。

林芷瑩指,片段顯示,曾健超向警員表示自己認出疑犯前,曾經舉起右手,並望向法律代表。之後法律代表韋智達舉起左手。林芷瑩指,上述動作顯示曾健超在尋求韋智達的確認。曾健超不同意。

林芷瑩指,謝旦生在事前及過程中,從無向他講過不可舉手。曾健超稱不肯定。林指,謝亦無告訴韋智達不可做手勢。曾健超同意。

林芷瑩指,他望向韋是因為他不肯定疑犯身分。曾健超不同意。林指,向謝表示認出疑犯後,曾健超之所以要求再行前察看,是因為不確定其身份。曾健超表示不同意。

林指,多份報章有刊登第六被告照片。曾健超是熟讀新聞報道後,才辨認第六被告。曾健超表示不同意。

林芷瑩無其他問題。

【15:47】證人傳召返庭。林芷瑩續盤問曾健超。林稱,2014 年 10 月 15 日 06:12 曾有警員告知曾健超被捕者權利,曾健超回應說不肯定時間及人名。

林續稱,曾健超當時沒作投訴。曾健超表示同意。

林續指,於 07:40,又再有人告知曾健超他的權利,但他亦無作出投訴。

林芷瑩說,曾健超在其司法覆核申請表格中,沒有提及自己在當日 06:12 曾獲告知被捕者權利,指控曾健超提出司法覆核申請時,蓄意遺漏此重要訊息。曾健超表示不同意。

林又說,曾在 2015 年 1 月 27 日的直接認人程序中,認出第六被告,而當時他是由律師韋智達及一陳姓律師陪同。林指,當日他認出第五被告後,被帶到一間房,等候被叫入證人室。等候期間,謝姓警員(指總督察謝旦生)未曾進入曾健超所在房間。曾表示不記得。被問到在房中等了多久,曾健超亦說不肯定,但不是很久。

林指,即使謝、曾進入該房,也沒有說話,曾稱不肯定。

林又說,進入證人室後,謝旦生曾向曾健超解釋認人程序,是辨認涉及中區警署內毆打事件的人。法官要求林澄清,林重整問題。

【15:39】庭審恢復,證人未被傳召返庭,控辯雙方及法官繼續澄清問題。

【15:24】短暫休庭。

【14:58】代表第六被告的大律師林芷瑩提問。現向曾健超展示其司法覆核申請相關表格,上稱申請人記得,在場兩名警務人員中,有人用9008號碼,是申請人被轉往黃竹坑後,從文件中得知。林芷瑩指,這講法,與曾昨日在庭上的供述不同。

曾指,他是在警員處理文件時,聽到這個號碼。

林芷瑩另引曾申請司法覆核的誓章中指,曾已讀過上述表格,表格內容為他所知所信真實準確。

曾指,是林的理解有問題,處理文件的不是他本人,他是在他人處理文件時聽到號碼。

林芷瑩指,司法覆核申請表格中,是指曾自文件中得知號碼,而不是他昨日供述的聽到,兩者明顯有異,曾不同意,表示看不到兩者分別。

林又問到,2014年10月15日06:12在黃竹坑,他獲督察吳振東告知他作為被捕人士的權利,包括諮詢律師權,而在司法覆核表格中,卻指曾自清晨03:25 未獲警員說明權利。證人回答前法官請他離席,向林澄清上述問題。

【14:54】講到在變電站聲稱被襲擊後,仍在龍和道時,鍾偉強指,曾健超感到痛及混亂,即使押解警員換了人,憑他的狀態亦不會知道。曾不同意,因為時間上是緊接。

鍾指,律敦治醫院驗出在曾身上的傷,是曾被帶到變電站前已做成。曾不同意。

鍾完成盤問。

【14:48】鍾偉強指出,六月份作供時,曾健超曾估計在中區警署及七號室逗留的時間是半小時,但昨則供稱在七號房逗留的時間,是在一小時內。

被問到估計改變的原因,曾健超稱純粹感覺,是半小時到一個鐘頭之內。

鍾又引曾昨日供稱,他在2014年10月15日早上在黃竹坑首次作出投訴時,未有提供投訴詳情,因為他想先接受治療,因為當時他仍覺不舒服,而曾在數小時前,即在中區警署的狀況,不會更好。曾同意,但是否更差就不確定。

鍾質疑,在七號房內,曾健超會休息,部份時間會合眼,會否是在合眼時,有人碰他的面想叫醒他。曾健超指,如果有人碰他的臉,他會感覺得到。

鍾質疑,曾健超在七號房內發生的事無印象,因為他身體不適,精神疲憊。曾不同意。

鍾指,第五被告當時無掂過他,曾不同意。

【14:34】庭審恢復。

代表第五被告的大律師鍾偉強續盤問。鍾偉強指根據閉路影片,是有兩名軍裝進入七號房內,問曾是否記得七號房內有否發生其他事,曾健超稱不肯定。

庭上再播放閉路片段。一名女警自七號房內拉出一張凳,曾健超表示不記得。

鍾偉強問,兩名進入七號房的女警在房內做甚麼,曾稱無印象。鍾指,是曾健超叫她們入房,曾健超曾問她們會如何處理案件,白衫者告知曾將被轉往臨時羈留中心,曾稱沒有印象。

鍾指出,曾講不出女警入房是在他大叫之前還是之後,曾指對於個時間,他沒有印象,但根據cctv顯示的時間推斷,女警入房是在他大叫之前,因他自拍照片是在04:33,而他是在自拍之後被掌摑。曾澄清,他沒講過是他要求兩名女警進入房間。

【13:02】午間休庭,兩半續。

【12:48】現向曾展示2014年10月22日曾自己簽署的誓章,當中提到曾健超司法覆核申請相關表格,曾確認為真確。

現向曾展示有關表格,內有『第三次襲擊』即曾聲稱發生在中區警署內的襲擊的內容,由大律師按照曾的指示撰寫,上稱,押送他的警員要求曾輸入手提電話的密碼,鍾指,此記述與他昨日的證供,即警員是要求他講出密碼有出入,曾不同意。

表格上又載,曾健超被毆後,曾經大叫自己被襲擊,要求見人,與曾十分鐘前的證供,即冷靜地記住細節不同,但無提及自己曾大叫。曾解釋,剛才他理解鍾的問題,是有沒有事再發生在他身上,如警有沒有再打他等,並承認自己當時曾大叫。

鍾質疑,他大叫後應有兩名女警員進入房間,曾健超指,記憶中兩人無走入七號房內,至少沒走近他檢查他的傷勢。

現播放閉路電視片段。

現庭上播放中區警署的閉路錄影。鍾指出,閉路電視片段可見,至少有兩名警員進入七號房,逗留了兩分半鐘。 

【12:05】曾又供稱,進入七號房後,曾將電話放入警員提供的膠袋,之前他是放在褲袋,還有一包紙巾,警有在房內搜他身,是在他將電話放在袋內之後。

鍾指出,曾昨作供時無提及有搜身。

鍾盤問下曾續供稱,放入電話後,該膠袋放在曾大髀上,警無要求取走。曾後取出電話拍攝面部,拍了3張。鍾質疑,當時兩名押解警員在門附近或房內,他是否有時間影相。

鍾又指,進入及離開七號房時,曾的雙手均被綁,質疑他如何拍照。曾指,他被帶入七號房後,搜身時警員將反綁他的索帶剪走,再換一條,但雙手放在前。曾稱索帶太緊很痛,警員稱如你合作就綁鬆啲。

鍾質疑,曾作出了要求,而警員順從。他又問,換索帶及拍照兩件事,有沒有告訴其他警員,曾稱無。但曾指,他有在黃竹坑,向法律代表透露自己曾經在警署內自拍,當時電話在他身上,整個拘留過程中,他都保管著自己的所屬物件,即手機及紙巾。

鍾偉強又問,他告訴律師時,有否向他們展示照片,曾稱無,因為當時忙於傾法律問題。曾又指,他離開北角警署後,他再與律師會面,有給他們看照片,應為2014年10月16日上午。

曾指,這些相仍在他電話中。鍾問他申請司法覆核時,有否向法庭提供他曾在中區警署自拍的3張相,曾稱無,據他所知,申司法覆核時,使用的是在黃竹坑見律師時影,包括正面及背面。

鍾指控,曾故意不向法庭透露他有在警署內自拍。曾稱自己不是故意,而法律意見沒建議他這樣做。翌日他們申請緊急司法覆核後,他之後才向法律代表提及自拍的事。曾稱自己無意隱瞞甚麼。

鍾指,曾從無向任何調查其被毆指控的警員,提及有3張自拍照。曾指,一開始接觸時,他與他的律師都不相信投訴警察課,不信他們會公正及獨立地調查,所以要求展開刑事調查而非警察投訴,法律意見稱若他畀資料投訴警察課,他們在調查時,是可與被投訴者分享有關資料。

鍾指,曾因為開頭不相信投訴警察課,因此沒向他們透露他曾自拍及有3張相。

鍾指,之後曾在某一時間知道,案件轉為刑事調查,七人涉襲擊他而被捕及刑事起訴,之後他為何不披露他曾在警署拍照及有3張照片。曾重申,不相信投訴警察課,已多次與律師代表表明,不是在投訴。

鍾問,曾當時信不信律政司及香港司法制度,曾稱相信,但指搜證的是投訴警察課。

鍾指控,曾健超故意將自拍的事及該3張相保密。曾不同意。

鍾問到,曾有否向律師以外的人提過,兩警曾友善(kind)地為他換索帶,曾稱沒有,並表示無講過兩警是友善。

鍾又引述曾時供稱,他與警員就解鎖電話討論,之後他被一警員掌摑。曾供稱,之後兩人就在房外商量,沒特別事發生。鍾問他被摑的反應,曾指自己很痛,當時叫自己冷靜及記住當時時間,房號及警員的樣貌特徵。

除了兩人,曾稱有在七號房內無見過其他警員,曾稱在走廊及大堂等地均有相信是警員的人行來行去。

【11:52】庭審恢復,代表第五被告的大律師鍾偉強續盤問證人曾健超。在鍾的盤問下曾健超供稱,事發後被帶到中區警署,在警署大堂見值日官,是一名女性,之後再被帶到七號室。

曾稱,他當時經過大堂,在接待處位置,獲告知該人是值日官,然後就被帶到七號房,當時與值日官沒有對話,但不肯定她有沒有講話,因為當時沒有留意。離開中區警署被押上旅遊巴前,有再經過大堂,見到該值日官。

曾建超又指,她有說話,但不是向曾說,而是向押解他的警員說押到哪間房等程序上的事。而他離開時,該位置有不同的制服警員在,曾不肯定有無見到該值日官。期間,曾健超不肯定有否見過人,但她好像有行過房門口望過。

【11:13】法官宣佈短暫休庭。

【11:00】現向曾展示警向曾方律師發出的信,日期2014年11月28日,提及11月26日安排的認人曾健超沒有出現。曾健超解釋,如前所述,是因為等不到警方的回覆。

鍾續指警2014年12月3日、12月9日再致信解釋,回應曾透過律師反對以警察做戲子,兩封信均有提及不同認人方式。警嘗試安排於2014年12月12日做一次認人,曾未透過律師表明會否出席。曾表示不記得。

警後透過律師通知他,因得不到回覆,取消程序。曾稱是。

法官問曾健超,他曾到警署門口但因得不到回覆離開,是在哪一日,曾健超稱不肯定,但是警方安排認人當日,應該是2014年11月24日。

鍾續盤問稱,警於2015年1月14日致信曾的律師,邀請曾於2015年1月27日進行認人,明確稱會用無戲子的面對面認人方式,僅涉及中區警署事件,只認兩名疑犯,曾同意出席,並認出第五及第六被告。鍾問到,在得悉將進行面對面認人,到去認人期間,曾有沒有再看含有兩人照片的相關新聞,曾稱可能有,因為主流傳媒有報道。

鍾質疑,曾健超認出被告,是因為傳媒及報章報道。曾不同意。

【10:26】現再向曾展示一些報章刊登過的新聞照片 (呈堂的蘋果及東方照片)。曾承認,應該在2015年1月27日認人程序前,有看過這些照片。

鍾偉強指出,在該次認人之後,曾繼續有看事件相關報道,曾同意。

鍾又指,曾在獲釋後不久,投訴警察課一直有透過律師與他保持聯絡,其中一件事是邀他出席認人程序,相關警員是他在司法覆核中指涉及襲擊他的警員,曾同意。

鍾引警員指出,警方曾建議以無關警員為戲子,安排列隊認人,曾透過律師反對程序;曾不同意,指律師發現此不尋常安排,沒有反對,而是去信要求解釋,他跟律師有到警總門口準備參與認人,但最後都等不到投訴警察課的回覆,該日的日期曾不記得,但是是他第一日到警署進行認人。

之後,曾的律師及警方保持通信,警回覆稱有關安排是標準做法,曾健超表示,不知道警方作過此解釋。

現向曾展示警方向其律師發出的信件。曾指他應該有看過,但唔記得咗。曾又指出,己方在2014年11月24日提出要求解釋,但警的回覆的12月。

鍾指出,之後,曾繼續透過律師反對用警察做戲子。曾稱不記得。現向曾展示另一封2014年12月9日,曾的律師發出的信件。曾指自己應該有看過。鍾指出,曾應知悉警方12月有再發信解釋過有關安排。

法官要求證人暫時離庭,與鍾偉強澄清問題。

【10:08】代表第五被告的大律師鍾偉強盤問。鍾問到,曾自北角警署獲釋後,看過他聲稱被襲擊的片段,鍾指,曾的優先目標是找出涉事警員的身份。曾指,那是律政司或警方的責任。鍾重複問題。曾表示不同意。

鍾續指,2014年10月16日,有人代表曾申請緊急司法覆核,要求警務處長披露涉事警員身份,曾承認是獲其同意。

鍾反問,那為何曾否認其優先目標是找出涉事警員身份。他又問到,曾健超看過的影片中,有部份拘捕他,及抬他的警務人員的面部特徵,另外曾亦有留意報章報道,曾同意。

現向曾展示《蘋果日報》2014年10月16日的報道,上有6人的照片,報道指6人是涉事警員,曾稱自己當日有看過。鍾偉強指,曾健超應有研究報章刊登的照片,曾稱是。

其中一張相,是曾在2015年1月27日在認人手續中認出的人,曾同意。

現向曾展示2014年10月17日的《明報》報道,上亦有6人的照片,與《蘋果》的6人相同。曾健超指出,《明報》報道有7人,法官亦同意,鍾更正問題。

明報報道刊出的照片中,其中一張相,是曾在2015年1月27日在認人手續中認出的人,曾同意。

【10:00】 在黃竹坑,與律師開會後,曾在律師在場之下作出投訴,警填寫投訴表,但曾拒向警員提供襲擊詳情,蔡指是因為曾對發生的事無獨立記憶,曾不同意。

蔡又指,記錄傷勢的警員,不是如曾昨供稱的僅憑觀察,而是按曾所述作記錄,曾不同意。

警填表後,曾在表上簽名,蔡指是因為他同意表上的內容才簽,曾不同意。

去完醫院驗傷後,在北角警署,警再要求曾提供襲擊詳情,曾在律師協助下,提供了一張英文口供。

法官指出,曾昨供稱,自己在北角警署先是因要休息,拒絕提供投訴指控撮要,較後時間才落口供,曾同意。蔡指出,曾初到北角警署後不給撮要,並非因要休息,而是因為他無獨立記憶,『仲未作曬成個故仔出嚟』。曾不同意。

自北角警署保釋後,曾看過疑遇襲片段,並在之後幾日與不同傳媒見面。蔡維邦指,因2014年10月15日清晨發生的事,曾成為了某程度上的名人,他試圖利用名人身份成為從政者,曾不同意。蔡指,曾今年有參選立法會,當公民黨拒絕支持,他就退黨。

蔡維邦指,曾健超稱抬他的警員沒有換過,是大話,因為他仇恨警察,希望一些警員入罪,並無其他動機。曾健超不同意,因為如果換了抬他的人,他的手腳會掉下來,他說的只是,他感覺不到抬他的人有變過。

蔡維邦續質疑,曾健超被定罪後,更加憎警察,曾不同意。蔡盤問完畢。

【09:35】庭審恢復。

代表第三被告的大律師林浩明沒有提問。

代表第四被告的大律師蔡維邦盤問。蔡引述曾健超昨稱,在上花槽前他在龍和隧邊,帶上口眼罩及手套,當時旁邊有示威者是剛睡醒的。蔡維邦問,這是示威者是否在隧道內睡覺,曾稱否,蔡稱他們若不在睡覺又如何被叫醒?

曾健超解釋,他們不是在隧道內睡覺,而是在佔領區睡覺,但被叫醒到龍和道。蔡再問,佔領區是否指告士打道,曾補充,還有添馬公園,立法會外等。

蔡再問到,曾稱他們當中很多人都沒戴口眼罩,而他看到一群警員向示威者推進,作為戴著口眼罩的示威者,他拋棄(deserted)他們逃往花槽。曾不同意。

曾續供稱之後發現一枝5L的水,曾潑水落隧道是為了減慢警察推進,而非針對警察。

蔡維邦質疑,曾作為受過大學教育的人,作出有關證供,曾反問:「咁有咩問題?」蔡維邦指他的證供 : "sounds quite silly"

蔡維邦又問,曾健超有否喝過,如何確定是水。曾稱沒有喝過。

案中事主曾健超今早到庭,準備繼續作供。

蔡維邦指,曾潑水時,花槽附近有警察喝停他,當該名警員靠近,曾就以手臂箍其頸,之後警員才將他推落花槽。曾健超不同意。

蔡續指,曾暴力反抗一段時間後,才有警察對他噴胡椒,曾不同意。

蔡續指,曾健超後被帶到添馬公園,先是行走,然後放軟身體拒絕再行,警察是因此將他抬起,曾不同意,表示不知道被抬起的原因。

之後曾健超被抬往變電站,蔡維邦認為,曾健超不可能知道期間是否有警員換了人,曾健超稱有可能,但捉住他肩膀,腳,手指,及在他視線前方一左一右的人均無換過。

蔡維邦指,考慮曾健超的體重及時長,警察曾經換人,曾不同意。

變電站疑遇襲後,曾被帶上私家車到中區警署見值日官,再被帶上旅遊巴到黃竹坑再見值日官,司機,兩名值日官及旅巴司機均非襲擊警員之一,但曾健超沒向他們投訴自己遇襲,蔡指是因為他太震驚沒有獨立記憶,曾不同意。蔡維邦又質疑,不投訴是因為曾健超心內認為他們也是人渣警察,曾健超解釋,不向他們投訴是因為,不認為他們是可靠適合投訴的對象。

蔡維邦指,曾在黃竹坑見到很多被捕人士,他們理應是曾的手足,為何曾不向他們講發生的事,曾健超指出,羈留過程唔畀傾偈,蔡維邦指羈留期間不准講話是nonsense.

曾健超指,羈留時不只不準傾偈,轉頭望牆上掛鐘也會被喝罵。蔡維邦質疑,曾健超有否向陳淑莊大律師投訴羈留期間的待遇。

主控麥禮士反對,認為蔡在要求曾披露私人法律意見。法官批准問題。曾指他沒有,因為覺得被毆打一事較重要。

法庭外,繼續有約十人聲援案中被告七警。

法官:杜大偉(David Dufton)

主控:外聘資深大律師麥禮士(Daniel Marash)
副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
署理高級檢控官馬嘉娜

被告名單

涉於2014年10月15日在金鐘龍匯道政府大廈泵房東變電站外毆打曾健超
被控「有意圖而導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罪」:

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總督察黃祖成(49歲) 代表律師:駱應淦
觀塘區反黑組高級督察劉卓毅(30歲) 代表律師:清洪
觀塘區反黑組警長白榮斌(43歲) 代表律師:林浩明
觀塘區反黑組警員劉興沛(39歲) 代表律師:蔡維邦
東九龍總區刑事總部警員陳少丹(33歲) 代表律師:鍾偉強
九龍城區刑事偵緝警員關嘉豪(32歲) 代表律師:林芷瑩
觀塘區反黑組警員黃偉豪(37歲) 代表律師:羅志霖

涉同日在中區警署接見室毆打曾健超
被控「普通襲擊」:

東九龍總區刑事總部警員陳少丹(33歲) 代表律師:鍾偉強

發表意見